柏林七日(1)查理

靖博 阅读:73 2019-11-28 16:29:30 评论:0

第三次去德国,但这次是第一次去柏林

柏林的路上总想起季羡林的《留德十年》,很多年前翻过一遍,印象不深了,只记得里面作者留下了对历史沉重的思考。

德国这个国家似乎特备适合沉思,沉思中就会出现深邃的音乐和其他艺术想法。所以世界上一半以上的哲学家、思想家和音乐家都出自德国。

出发前我对柏林没有什么概念,只知道那里有三十年前轰然倒下的墙,和苦难深重的历史。

鹿说柏林的纬度相当于中国东北的漠河,但由于北大西洋暖流的影响,气温并不是特别低。

即便如此,由于从上海出发时大意了,只穿了一件卫衣和夹克,抵达柏林当晚就感觉有点感冒的迹象。蒙头大睡了一晚,次日清晨方才感觉好了。


这次总部会议安排得很好,每天的会议日程设计得都很充实而新颖,全天并不觉得乏味。

每天早上吃完一顿丰盛的早餐,就跟同事们一起出发。酒店门口不到五十米处就是地铁站,乘三站就到了公司总部。

德国地铁不像中国那样进站过闸机检票,而是在自动售票机上自己选择票面(当日、两日、七日等),初次使用时在验票机上validatehi(验证)一下就可以了,之后的有效期内都不用再验票。


公司给我们提前买好了七日通票,这样我们一周之内在市区内可以任意乘坐各种地铁、火车、汽车等公共交通工具。

会议过程不用多说,一周眨眼就过去了。

每天八点出发时天还没亮,晚上回去时天早黑了(冬天下午四点多天就黑了),一周之内好像都没见过多少日光,更别提太阳了。阴郁沉闷似乎更符合柏林的性格色彩。

每天下了班都有聚餐,集体行动,世界各地的同事每天都这样捆在一起,除了开会就是吃饭、喝酒、喝酒、喝酒,停不了的闲聊、说话,这是最令我感到疲劳的一点。

我始终不喜欢这种社交活动,就是觉得没有太多话说。即便是工作中已经熟悉的同事,下了班也实在没有太多话题可以交流了。

但总有人喜欢并擅长这种场合,谈笑风生,妙趣横生,总有说不完的话。

我发现这完全与语言无关。即便在中国,我用中文也跟人说不了那么多话。说一会儿就觉得累,心累,脸累,因为总要讪讪地举着一张笑脸和专注的眼神。

于是每逢这种场合我就觉得抽烟、喝酒这两件事格外亲切和救命。说累了我就出去抽根烟,或者再要一杯啤酒,显出也在享受跟大家在一起的假象。

性格的外向和内向是最难假装的事,假笑一会儿还可以,时间一长实在受不了。你笑得累,别人看着也别扭。总之话不投机,很多时候与说话的对象和话题无关,只是场合的问题。

内向的人,内心里需要不断的独处和安静,以此来获取能量。

外向的人,只要有聚会有声响有热闹,就可以不眠不休。

两种人,两种生理和心理需求,硬要捆绑在一起,彼此都不自在。

以前的老板有次开会时请一个外部机构来给大家现场做了一个性格测试,根据结果的分值排列出内向到外向的次序。

那次我是二十个人里内向值最高的人,排在我旁边的就是老板。也难怪我跟以前的老板每次说话时双方都很开心,因为我们的心理波长最接近。

一星期于是就这样呼啦呼啦地过去了,转眼到了周末。绝大多数人第二天都走了,只剩我和一个墨西哥同事留在柏林过周末。

墨西哥同事的英语很好,跟他说英语不累,也不用刻意使用简单的说法。他说话我也完全听得懂,没什么口音。

周末第一天早上,十点会面。

去哪里呢?

我俩都没目标,都不喜欢提前做计划和攻略。

他提议步行去酒店附近的博物馆区转转,后来知道那里就是柏林著名的Museum Island,集中了很多博物馆。

*参考:https://www.visitberlin.de/en/museum-island-in-berlin

有几家博物馆在修葺,我们一家都没进去。沿着著名的菩提树下大街(Unter den Linden)按照地图的方向往勃兰登堡门去。

勃兰登堡门不仅是柏林城的象征,也是德国国家的标志,就像长城之于中国。

1945年,苏联红军就是从这里攻进了柏林。勃兰登堡门因此归在了东柏林的版图内。


路上经过德国洪堡大学,想起一个好朋友曾在这里读书

还在路边一个街心花园看见了一尊马恩的塑像,这倒没想到。


菩提树大街其实是值得专门花半天时间慢慢走一遍的,历史浓度非常高,next time.

穿过勃兰登堡门,眼前就是曾经的西柏林了。脚下的马路上还留有当年柏林墙蜿蜒的痕迹,提示并吸引着我们前往昔日自由的西德。

国会大厦(Reichstagsgebäude)门外永远排满了游客。

因为是德国议会所在地,进门处有金属探测们和安检设备。德国只有很少几个地方有这种安检流程,下文还会提到一处。

我突然没了兴趣排队进国会大厦了,问墨西哥大爷 ¿Quienres un café? (Do you want a coffee?)

他欣然同意 Si, por supuesto. (Yes of course.)

我们就在国会大厦马路对面的餐厅坐下,喝杯咖啡,吃个蛋糕,抽根烟,聊聊今天的计划。

国会大厦正门的栏杆外有两个年轻人和一只扯着一个抗议横幅在呼吁保护环境,不远处是两三个警察在警戒国会大厦,旁边是各国游客熙熙攘攘排队进场。


那个场合好和谐,我当时觉得这个镜头已经足够满足我对国会大厦之前的所有想象了。

观光、秩序、抗议、警察、议会、和平共处。这不就是任何一个民主社会应有的最天然的社会画面吗?

国会大厦的穹顶是最出名的景致,next time, with 胖鹿。

三三两两的游人在旁边的Tiergarten公园里跑步散步遛狗,公园的另一端就到了著名的Checkpoint Charlie - 查理检查站(弗里德里希大街和Zimmerstrasse大街交界处,strasse就是德语里street的意思)。

所谓查理检查站跟查理没关系,只是因为这是当时最著名的柏林墙主要检查站之一。按照美英法联军的习惯做法,把三个主要检查站依次称为checkpoint Alpha, checkpoint Bravo, checkpoint Charlie. (Alpha就是字母A, Bravo是B,Charlie是C)

其他两个检查站都没保存下来,只留下了这个C检查站,于是就成了世界闻名的Checkpoint Charlie – 查理检查站。


检查站的十字路口牌子上写着,If you enter this area 30 years ago, you could be shot. (三十年前如果你走到这里,你可能会被击毙。)

十字路口竖着一块高高的牌子,面向西的一侧是一个苏联军人的画像,文字提示:你即将进入民主德国(东德)。


面向东的一侧是一个美军军人画像,文字提示:你即将通过联军检查站进入联邦德国(西德)。

不知这个牌子是不是后来纯粹为了旅游业才立起来的,我总觉得30年前立这种招牌有点搞笑,不符合苏联和东德那些极权统治者的风格。

世上所有在名字里面标榜强调“民主”的国家,没有一个是民主国家。你数数看吧,古巴、越南伊朗、北韩……You name it.

缺什么,补什么。越心虚,越怕人说。就这种心态。

*敬请期待“柏林七日(2)”——柏林的墙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
在线课程
Courera - Earn your Degree Online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