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七日(3):犹太与犹大

靖博 阅读:63 2019-12-02 18:44:21 评论:0

犹太人是个太沉重的字眼。

小时候我第一次接触圣经故事时知道了犹大(Judas)这个名字,就是出卖耶稣的那个门徒。后来一直觉得犹太人似乎与这个犹大有什么联系。毕竟犹太教这个宗教的英文就叫 Judaism.

其实,犹太人还真的跟那个内奸犹大有点关系。

历史以色列人是有过自己的国家的,但坚持了不到一百年就分裂了。

北方的一半成为以色列,南方的一半组成“犹大国”。简单地说,主要是这个关系。

犹太人在全世界被歧视的确有这个因素——有人把犹太人看作是犹大的后代。但这是一个误解。

Anyway,犹太人在欧洲长期不能拥有自己的土地,大多从事商业。由于坚持本民族的文化和习俗,不和其他民族融合。时间长了就落下了很多不好的名声,也使自己显得特别孤立。

1930年代希特勒开始大规模迫害屠杀犹太人有更多复杂的原因,不仅仅因为“犹太人聪明”。

很多中国人喜欢说中国人就像犹太人,他们想表达的意思是中国人聪明、勤劳、善于储蓄。

但其实这个比喻极不恰当,漠视了犹太民族和中国人(汉民族)之间很多天然的区别和历史因素。

中国人在海外的形象整体并不好,这一点跟犹太人一样。但两者的成因不同。

中国人并不擅长做生意,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华人其实大多数主业是开餐厅,除在东南亚国家之外,真正把生意做得像犹太人那么大的并不多。

中国人善储蓄倒是不假,这源于长期的农业国家历史和小农经济模式和常年战乱形势下的谨慎心态。

中国人也没有像犹太人那样固执地坚守自己的民族文化和传统,量级不同。

今天世界各地的唐人街,如果认真地体会的话,除了不伦不类西化了的“中华料理”,我看不出有多少文化坚守的成绩。

这个话题太大,本文论述不了。还是回到游记本身吧。

我在柏林参观的最难忘的地方有三个,按照对我心灵的震撼程度,依次是:

3. 柏林地下城

2. 柏林墙

1. 秘密警察总部(Topographie Des Terrors),国内旅游攻略一般译作“恐怖地形图”。


这是一个博物馆,原址是纳粹党卫军、盖世太保以及后来的东德秘密警察(Stasi)的总部。

*盖世太保是个经典音译,德語:Geheime Staatspolizei,缩写:GESTAPO,意思是“秘密国家警察”。

*希特勒失败后,东德建立了新的秘密警察机构,正式名称是“国家安全部”(德語:Ministerium für Staatssicherheit,缩写为MfS),俗称“史塔西”(Stasi)。

这家博物馆门外还留有一段柏林墙。

我们到的时候,天色已暗。(柏林冬季下午四点多天就黑了)

有游人透过护栏在观察柏林墙隔离区内的细节,有人在参观一排当年秘密警察关押政治犯的囚禁室。

还没进门,已经感觉到一种压迫的气氛了。仿佛那地方周遭的空气都是黑色的、冰冷的。

博物馆很大,我们只参观了一楼大厅的图片展。

按照纳粹成型的时间顺序,分为几十块看板。从第一张史料照片开始,我敢保证,任何对历史有兴趣的人都会迈不动脚步。

我尤其钦佩德国政府对反纳粹主义的宣传和教育——揭露纳粹暴行的各种资料、场馆遍布全德国,每个德国人从小都会受到彻底的教育,让每个人看清纳粹的荒谬和残暴,警惕每个德国人——纳粹并非独裁的结果,恰恰相反,希特勒和纳粹党是民主选举的产物。多数人的暴政,在历史的机缘下,甚至更可怕。它可以使最谨慎的民族失去理智,它能使一切不合理的事物变成合理,甚至“真理”。

总有人把德国和日本作对比,得出一个德国悔过、日本不认错的结论。

这个结论看似清晰,实则模糊。

今日之德国,之所以能如此警惕纳粹主义,主要原因是战后纳粹政府已被彻底摧毁。联军共管的治理清除了之前纳粹的一切思想遗留。

反观日本,战后由于豁免了天皇的直接责任,保留了其政府和体制。

一个是崭新的政府,当然可以大张旗鼓毫无历史包袱地否定之前政府的一切。这是世人看到的德国对待二战态度的主要原因。

用一句大白话来比喻:

清朝替代了明朝,所以在清朝的视角,明朝的一切都是错误的。

如果只是皇太极取代了努尔哈赤,就不会有这样彻底的切割。

这就是德国和日本对待二战责任的不同态度之根源。

以下为“恐怖地形图”博物馆照片,不敢评论。


给“敌人”剃阴阳头、游街。


当众剪去犹太人的胡子,摧毁其人格与尊严。


政治犯的体罚


*上图中那个人是全德国唯一一个敢于不行纳粹礼表示反对纳粹主义和希特勒的人。这个勇敢的男人叫August Landmesser,是德国汉堡的一名普通工人。


*战后,两名守卫柏林墙的东德士兵因枪杀翻越柏林墙的Peter Fechter被判刑。理由是:作为东德士兵,服从开枪的命令是你们的天职。但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理应是你们的良心。有些时候,良心高于法律和命令。

今日的德国,新纳粹主义有所抬头,但法律和政府对其始终保持高度警惕。这一点值得我们欣慰,但德国时下的红绿灯政治格局和动向,仍然是一个未来欧洲的隐患。

柏林好像有好几个跟犹太人相关的博物馆和纪念地点。

最出名的一个是距离查理检查站不远的“欧洲被害犹太人纪念碑”(the Holocaust Memorial),其实按照其英文名称应该译为“犹太人大屠杀纪念碑”更合适。

这个纪念碑不是我们常见的那种一根高耸如云的塔式纪念碑柱,而是在市中心区一片空地上的水泥块。占地19000平方米,共2711块混凝土块,安放在一起,象征二战期间所有被害的犹太人的亡灵在这里安息。


地面刻意倾斜不平,人走在其间会自然产生压迫感和不适。

这个设计理念还体现在柏林的另一个犹太人博物馆(Juedisches Museum Berlin)。



这家博物馆主要汇集了世界各地幸存犹太人后人提供的遗物和各国艺术家的主题作品。


德国很少见到安检,我见过的几处安检分别在机场和这家犹太人博物馆,进门要X光机检查随身带的包,进去后包要寄存。

博物馆门外始终停着一辆警车,有警察在博物馆门外空地抽烟、警戒。我看到有个游客靠近了博物馆的外墙,马上有警察朝他们走去。

有一天晚上我们还在一座犹太人教堂门口看到有警车。

这说明,直到今天,犹太人相关的场所在德国仍然面临一些风险。犹太元素仍然具有某种敏感性和争议性。

离开了这几个沉重的地方,心里冒出几句不成句子的文字

警车

警察

依然停在犹太人的

远处和近处

天黑了

熄了灯

教堂里没有声音

依然有眼睛

在暗处

警醒着

历史里已没有人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
在线课程
Courera - Earn your Degree Online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