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刻(21)

靖博 阅读:557 2019-12-10 12:59:05 评论:0

之186

鹿闺蜜的儿子上初一,前不久被学校选派到美国参加了一个夏令营。

回来问他对美国什么印象。

这个初一小男生说:自由

我听到这个转述时十分讶异——一个初一的小男孩,精神世界的成熟远胜过许多国内的成年人。

问他感受到的美国自由体现在哪里,他说美国小朋友过生日时,可以自己选择吃什么不吃什么,做什么不做什么,没有家长逼迫和替他们规定。

这真是一个很好的洞见和视角。

尊重个性的确就是美国自由精神的基础。

胖鹿的两个外甥也去了趟国外,回来问他们对那个欧洲国家的印象。

他们说,很破,wifi不好,连5G都没有。

这倒符合很多中国老年人出国旅游回来的印象——国外的建筑没有中国的新。

很多人看惯了风景画,猛地一下让他看到不属于公家的私人图画,他就会觉得手画的风景没有印刷的好看。

之187

我平时学习专业知识时,习惯对新接触到的理念做初步的网络研究,充分利用强大的google收集相关资料和文本。

然后通过几天连续的阅读和归纳,形成自己的一篇专业文章。

起初我用中文写,后来发现这个英中之间的转译过程很多余,浪费我自己的时间和精力。

后来干脆开始用英文写作,在同行中引起了一些小波澜。

这些专业小文章都没有花费很多时间,也没怎么用心修改和校稿,就直接发到网路上去了。

后来有一天,偶然听一个同行说我的网站上有防拷贝功能,我这才知道原来很多人都试图拷贝过我的那些小文。

不试图拷贝怎么知道我加了防拷贝功能呢?

专业文章不同于在这里写的随笔,留了很多个话头和方向,都是未来可以发展深入成更好的文章的。

对这些东西我比较在意,于是制止了别人毫无致谢的拷贝。

这个做法有点违背了我信奉的互联网自由、开放和免费的信条,但也是不得已。

之188

一个老友微信里问我是否方便语音。

我正在下楼的电梯里,说可以。于是让我猜那一头是谁在说话。

另一个熟悉的声音说了一句话,我猜错了。十分尴尬地猜成了很多年前对我有意思的一个女孩。

我是一个不擅长处理这种社交小插曲的人,原本想轻松一下插科打诨几句的念头随着这个尴尬不能够了。

对“猜猜我是谁”这种事,我一向猜错。

但对诈骗的猜猜,我一次也没上过当。不仅没中过招,还玩弄过几个骗子,跟对方瞎说了几个回合。

有一次,一个广东口音的骗子打通了我的电话,让我猜他是谁。

我说你是李轻松吗?(李轻松是九十年代地摊上流行的色情小说作者)

他说是啊。

寒暄了几句,他说过几天到上海来找我。

我说好啊,来前打个电话哦。

第二天一早,他就打来电话了——果然昨晚在南京嫖娼被抓了,需要交两万块罚款。

我说你别急,告诉我银行账号,我马上给你转钱过去。

他发来了一个农行卡号。

我马上去农行网站输入他的卡号,胡乱输了几次密码,导致银行卡被锁定。

然后我短信他:款已汇出,请查收。

过了五分钟,他打来电话说没收到钱。

我说不可能啊,不过也可能不是即时到账的。你跟警察大哥求个情,一会儿再查一下账户。

半小时后,他又发来短信说没收到,又发了一遍账号。

我又上农行网站试了一下看账号是否被冻结。

他再次打来电话时就开骂了,用的广东话。

我听得懂广东话骂人,也顺便操练了一下多年前跟广东同学学会的脏话。

第三天,他又发来好多条短信骂我。

我去买了两张神州行电话卡,装到另一个手机里。

转天跟人喝酒到半夜,我开始用那个手机打他电话,居然通了,我就挂掉。

这样骚扰了他两三天后,他把他用的那个手机号注销了。

那阵子我太闲了。

之189

大概十年前,有次回老家,我爸说现在人人都在投资

有的利息很高,二十多个点(20%以上的年利息)。

我问你们参加了没。他说参加了一点点。

我说马上立刻立即把钱取出来,不要再搞了。

我爸比较怕我,听我的第二天就把他那一万块钱本金取出来了。

跟老家同学聚餐时,我问他们知道不知道民间泛滥的这种非法理财和诈骗活动。

共舞元同学们没有一个不知道的,并且家家都有老人参与。

我问他们知道不知道这是典型的庞氏骗局

大多数同学认同我,但说没办法,管不住老人。

我问他们ZF知道吗?ZF对此什么态度和策略?

他们说从上到下没人不知道,但因为这种理财集资团伙太多,涉及金额太大了,没人敢贸然戳破那个泡泡,害怕由此引发社会动荡。

他们所谓的动荡的意思因为ZF打击非法集资引起诈骗团伙跑路,资金链提前断裂后引发民怨。

于是,这个在官府眼中明明白白的一个违法行为,由于投鼠忌器的考量,堂而皇之地发展了好几年。

我老家那个四五线小城市一段时间里路上常见几百万的豪车,肥了很多人(投资项目运作人)。

这些豪车几年后突然一夜之间不见了。

有个链条自己断了,接着就是排山倒海地多米诺效应。

共舞元同学们告诉我有不少贫民老年人因毕生积蓄被骗而自杀的。

但好在官府一直害怕的动荡并没有出现。官府于是很满足。

这事也就渐渐平息了,好像一切都没发生过。

这个神奇的国度,很多发生过的事都像没发生过一样。

之190

最近读了梁文道一套三本谈美食的书,还不错。

是2012年出版的,不算新书,只是我之前没看过。

读书这件事上,梁文道对我影响很大。我三十多岁时正是因为读了他的那套七册读书的丛书才开启了我海量阅读的阀门。

这样一个具有启蒙者地位的作者突然写出像蔡澜一样的美食文字,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随手翻翻,三本书有点水,完全可以缩编成一本。

前天读完了台北老友特地寄来的一本书,是美国一个心理医师写的。

戈登·利文斯顿博士(Gordon Livingston, MD)《青春走得太快,领悟来得太慢》(英文书名:Too soon old, too late smart: Thirty true things you need to know now.)

台湾译者翻译得很好,没有翻译腔,译文流畅。读完后我都想找来英文原著再读一遍。

过几天写篇专门读后感,值得推荐的一本好书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