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刻(24)

靖博 阅读:362 2020-01-02 16:39:39 评论:0

之205

(接瞬刻之198)胖鹿去老太太哪儿连扎了四针,带状疱疹竟然神奇地止住了!

还没有完全好,毕竟需要将养些时日。但不再发疹子了,这已经是很大的奇迹了。

这该怎么解释呢?

我一向对某些中医的狐疑遇到了一个难以捉摸的现实——没有吃药没有打针,也没有使用外敷的药膏,带状疱疹就在手指上戳了四针,挤出了几滴血,就这样好了?!

鹿说老太太用的还不是针灸那种针,而是普通的大号女红用的家务针。

我有点乱,让我平静一下。

中医的很多理论中掺杂了太厚的玄学成分,像一层灰尘蒙在一个古玩器皿表面。其实可能东西本身的确是价值连城,只是那层灰让人不敢相信。

要说生克和经络理论不科学吧,我们每个人又都有过类似这样的经历:手掌褪皮。这时候你是会往手掌上抹润肤露呢还是注意多吃蔬菜补充某些维生素呢?

润肤露治不了褪皮,只是掩盖褪皮的外观。补充维生素才是根本。

你说这个理论是中医呢还是西医呢?

我真的有点晕了。

读者中如果有人正罹患带状疱疹,可以留言给我。可以试试那位神奇的老太神奇的疗法。

之206

连续四年了,每年最后一天的晚饭是我和胖鹿两人亲密的火锅跨年家宴。

佐餐的总是年青时代的老歌联唱,有一年忘了我们俩听了首什么歌,都被触动了。但不是感伤,而是二人世界亲密依偎中回望青春的感慨。

自从几年前的外滩事件后,去外面跨年总让我觉得不安全。况且那年我和几个朋友本来说好是要去外滩的,正巧两个朋友不知怎么吵了起来,就没去。那次吵嘴有如天意,救了我们几个人一命。

我们的跨年火锅是搬进新家的第二年开始的,这让人不禁感叹人的确要有自己的家。

租房的几年总不是个滋味。虽说两个人在一起开心幸福哪里都是家,可在别人家的厨房支起火锅来又觉得没什么好庆祝的。

家,即便在中国贵得变态的家,总是给人一个安心的所在。

有了家,心才正式落下来,像风后终于安静下来的树叶,安安稳稳的。

有了家,有了她,才把火锅理直气壮地支了起来。

跨年,也就不觉得跟岁月有关了。

之207

去年最后一天去医院看了消化科,排了近500个号,其实也才用了一个半小时——90分钟500个人,平均0.18分钟看一个病人......

医生看了我一眼和体检报告上的数字,他一定怀疑我是故意来添乱的,说“这根本不用管,走吧。”

我就出去了。

好像半个上午的等待就为了换来医生的这句话似的。

去年最后一天,得了个心理安慰,也算不错的小结吧。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