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刻(27)

靖博 阅读:348 2020-01-08 17:07:35 评论:0

之216

很多人觉得现在的食品没有以前好吃了,从米面到蔬菜、鱼蛋奶,到各种零食小吃

小时候我特别喜欢吃饼干。七零后有几个不喜欢呢?

记忆中那时候的饼干都很严肃,四四方方的样子,包装没那么复杂,图案没那么花哨,但每一片拿在手中仿佛有种特别的重量。

这种重量的感觉大多源自珍稀和珍惜。

物品因稀缺而宝贵,其他东西也是这样。

现在的小孩吃的太好,不明白为什么世上还会有吃不上饭的人,也不懂穷人什么意思。

很多时候我会突然燃起一个吃饼干的念头,就去楼下便利店。但往往在货架上看了好几遍,也决定不了要哪种。甚至好几次看了一圈顿时却没了胃口。

什么都不稀罕了,你就什么都不稀罕了。挺可惜的一件事。

之217

天气终于恢复了正常——冷。

冬天就该冷,夏天就该热。

天地如此,人同此理——天睡我睡,天醒我醒。这才是正道。

偏离了正道就叫邪。

鹿连续失眠了两天,有点不正常。

前天还做了个奇幻的梦,梦见我参加了邪教组织,但她依然决定不离开我。

她的身体里不断长出绿色藤曼,源源不断伸展出来。

想想也觉得恐怖。

我大规模失眠那阵子,各种奇怪的梦都做过,也有过类似胖鹿的这种。

我猜只是因为前几天气温陡然突变引发的身体反应,不必担忧或过度解读。

我小时候记得最清晰的一个梦是有次在我姥姥家。半夜里我躺在炕上眼睁睁看着满屋子墙壁上都是人,全部穿着古代服装,驾着车马,像是一个热闹的集市。

并不觉得害怕,只是不解。于是叫我妈和姥姥。她们都睡着,叫不醒。

于是我就躺着看了一晚上墙上演的古装戏。

剧情不记得了,但直到今天我都不知道那是梦还是真的。

姥姥说人在七岁之前都能看见大人看不见的那个世界

之218

在中国家长每个周末为孩子培训疲于奔命的时候,韩国其实更严重。

而且“补习”这件事很有可能是从韩国发端的,早已是韩国的一个社会问题。

我始终不理解每个小朋友都去学钢琴书法围棋射箭跆拳道,以后到底想干什么?

就好像一个人小时候饿怕了,长大了就要带着全家老小拼命地吃喝的心态。

我们小时候什么培训班都没有,没地方学,更重要的是没人认为有必要学那些东西。

一想到未来的社会每个人都会弹钢琴活生生把高雅艺术搞成修自行车一样蓝领的技术就觉得害怕。

中国的孩子们,其实缺少的只是爱的教育

应该有一家学校专门给大城市的孩子们放映各种悲惨人生的影片,带他们去田野去乡村去山顶去沙漠去雨林去塞外去看各式各样的世界的模样。

让孩子们从小看到不同的颜色各样的生活

教他们养蚕喂金鱼孵小鸡给兔子割草为小猫小洗澡打针,夏天拿着手电筒去草丛里捉蛐蛐了解夏夜的秘密,冬天用稚嫩的小手堆雪人打雪仗体会冬日的暖阳。

所有技术都能学来,一辈子什么时候开始都不晚。

唯有爱,只有小时候最容易理解。

忙得手忙脚乱的家长们,牺牲了自己的一切闲暇,带着孩子四处学艺,想象自己如孟母般开明,以为那就是爱。

只是,坐在身后的孩子,在奔忙中漠然地望着车窗外,只是茫然。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