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刻(28)

靖博 阅读:337 2020-01-09 13:19:47 评论:0

之219

真是年纪大了,熬不得夜了。

今早凌晨2点参加了一个行业协会的志愿者电话会,大都是美国人,苦了我也。

本来也没想一定参加,但因为是新批准加入的志愿者成员,第一次就没参加,所以昨晚决定无论如何亮个相。

上午起来浑身不舒服,说不出哪儿不对劲。

很久也没跑步锻炼了,今年这个冬天过得很不上进。

之220

闲暇时我爱喝茶,咖啡是这两年在办公室才开始的习惯。

但我本心对咖啡没有什么喜好,不论是提神效果还是口感,都不如茶对我有效。

Coffee just doesn't work on me that well.

与咖啡相关的事物中咖啡馆却是个很好的发明,很适合安静看书和工作。

昨天看一本书上作者说到日本人发明的“珈琲”这两个汉子。

Coffee音译到日语写作片假名 コーヒー,模拟的还是coffee的英语发音,读作 KōHii. 但同时也写作珈琲

那本书的作者说“珈琲”这两个日本汉字透出一种怀旧、沉稳、优雅,比英语的coffee更显品味。这似乎有点过度解读了。

我说不出“珈琲”和中国汉字“咖啡”哪个更好,只是也无端觉得王字边比口字边多了些庄严。好像一杯coffee不只是用“口”喝下去的,更是一种值得专注和品味的严肃的事体。

日语语言有所了解的人大概会同意:当你在日本街头看到有些咖啡馆招牌上写着 コーヒー,有些却写着 珈琲店时,是不是也会觉得日本人巧妙地用了片假名营造出了一种时尚感,而用独特的汉字制造了一种时光和岁月的感觉?

我每次看到日本的上岛珈琲店时都是这样想的。

以前也试过去茶馆看书写稿,发觉没有咖啡馆让人静心。

有一阵子上海流行那种自助式茶馆,一个人几十块钱,不限时,随便吃喝。

那种茶馆的喧闹不亚于菜市场,去了两次就不再去了。

国人喝茶愣是能喝成一个大卖场味道,想想日本的茶道,简直羞煞人。

之221

我实在把不住我的读者的脉。

有时候我花了很多心思,斟字酌句认真修改了好几遍,结果没什么反响。

有时候我胡言乱语写些粗浅的我自认为拿不出手让人笑话的东西,效果却出奇的好。

也许我这人总是这样高估别人的起点和状态了吧,总怕说出些陈词滥调来。

我这种心态决不适合当老师,因为不能把握受众的接受程度和喜好。

更不适合当官,因为实在接受不了睁着眼说瞎话,上半身马列下半身西门的虚伪。

这话我好像不久前刚感慨过一遍,可见这件事经常发生。

之222

鹿喜欢给我买衣服,每年都要给我买新衣服。

搞得好像根本不怕把我打扮得好看引来外面小骚婊们注意似的。

如果统计一下的话,我从里到外从头到脚,基本没有一样是自己买的。

她有时候大刀阔斧二话不说地给我买,有时候旁敲侧击明示暗示地鼓捣我买,但最后都是她掏钱。

胖鹿口中从没说出过那句很多女人奉为公理的话: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

她的信条是:没有你的我的,你是我最亲爱的。

这辈子,我从没这么重要过。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