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刻(30)

靖博 阅读:216 2020-01-13 14:07:21 评论:0

之227

寻访“绿房子”不遇

读了程乃珊的两本书,对“绿房子”产生了兴趣。

昨天专程去寻访,不料院门关着,门前停着两辆警车,警戒森严的样子,就没敢贸然进去。

“绿房子”位于铜仁路333号,与北京西路的路口处。原是上海滩颜料巨商吴同文的私宅,匈牙利设计师邬达克最经典的作品之一,当年被称为远东第一豪宅。

据说,吴同文当初选定这个地址是因为两条路的路名中有”同“和”文“两个字——铜仁路中的”同“字,和北京西路(原名爱文义路)中的“文”字。

今天,绿房子墙上的建筑铭牌上没有写吴同文的名字,只在对应的英文简介中提到了主人原名 D.V. Wood.

40年代大陆易帜前夕,吴同文选择了留在上海。49年后,绿房子一二层被上海教育局征用,三四楼仍归吴同文一家居住。

66年文革开始后,吴同文在家中自杀。文革结束后,绿房子划归上海市规划设计院,至今仍是该院的办公场所。

2914年6月14日,绿房子一度向公众开放参观,只说是邬达克留在上海的经典建筑,丝毫不提屋主的名字。

人民网:2014年6月14日,上海。上海人民的老朋友,匈牙利建筑师邬达克在上海留下的经典作品——位于铜仁路333号的“绿房子”在今年文化遗产日首次向市民免费开放。因是其限时开放的属性,今天一早,这栋花园洋房外等候参观的队伍就排了蜿蜒三百米长的长龙。馆方只得采取了限流的举措,分批放人进入参观。中午12时,当天的参观人数已超过了1200余人。

当时的报道参见:http://pic.people.com.cn/n/2014/0614/c1016-25149079-5.html

沿铜仁路走不多远,铜仁路257号是当年上海滩报业大亨《申报》总经理史量才旧居,一座鹅黄色小洋楼。

大门虽开着,我已没有心思进去看了。

任你多风云叱咤,谁都抗不过历史的洪流。再风光的人物,最后落得个连名字都不给写在自家房子的铭牌上,可叹。

之228

关于好好吃午餐这件事,我时常反复。

有时候真会煞有介事地挑选个餐厅庄重而认真地坐下点一两个菜,细嚼慢咽中午的时光。

有时候陷入学习或看书的快乐中不忍耽搁,就去吃个汉堡充数。

说汉堡是充数并不公道,我常去的那家汉堡店做得一首好牛肉堡,不输给国外的汉堡店。

只是时间用得短,体现不出重视来。毕竟汉堡终究要归在快餐的行列。

吃汉堡用时短,很快就能回来接着学习和看书。这让我常有偷得一截额外时光的快意。

但如果顿顿都吃汉堡,又对不起我好好吃午餐的健康计划。

所以基本上一周只吃一顿汉堡,其余四天都是要提醒自己慢下来一小时,晃晃悠悠享受一个中午的慢时光的。

最近晚饭吃得尤其注意,大幅削减了出外就餐的频率。主要为健康。

鹿好厨艺,又不断开发新的花样出来。

两周前的周末她新研制出一个莲藕萝卜小排汤,美味又清淡,适合周末在家养生

我心中常有一个怀念,是一个镜头,一个时常跳出的画面——我一打开家门,胖鹿在厨房烹着一锅汤,脸上敷着面膜,脚上蹬着粉红色胖拖鞋。

那就是我总不想离开的家了。

原来萦绕一个男人的家的形象,并不总是透窗的橘灯,也会是楼梯上就闻见的一阵饭香。

最重要的其实是一个娴静安然的女主人。

之229

楼下的保安能在墙角的椅子上半躺半坐一整天,我每次下楼抽烟时他的姿势好像都不变。

有的保安抽烟,就见他一根接一根抽,手里端着手机看短视频,咯咯地笑。

有的保安不抽烟,就干坐着,打瞌睡或空洞地睁着眼。

才二十来岁,每天就这样耗费着年轻的生命,真替他们惋惜。

我最近是一年中最闲的,老板们几乎休假一个月,总要过完春节才回来,公司上下一片节日气氛。

不利用这段时间加紧看书写作更待何时呢?

不论我是否做成什么,这段日子都值得以后怀念。

小保安,我,大家都一样。

不怕忙,也不怕闲,其实只怕迷茫。

一迷茫,生命又贬值了一段,无可追忆。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