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刻(34)

靖博 阅读:69 2020-02-12 18:54:40 评论:0

之244

以前的微信群基本都一个接一个退出了,有的是僵尸群,退不退出无所谓。有些是白痴群,不退出实在有辱斯文。

最近一下子又被拉进了很多个群,大多是与工作有关的,不同目的和任务的同事群。

一年多前,我在一个同行群里identify了一个疑似被招安并领了任务的同行,此后就不敢多说话了,以免被恶毒的挑事问题诱导发言后被抓屏举报。

有人跟我感觉相似,有人不太赞同我的疑心。

这无所谓,多点戒心在这个时代doesn't harm.

其实我的判断方法很简单——一个正常人正常情况下正常表达的语法和别有用心的句型存在天然的语言学差异。

一个小例子:我上周去了苏州开发区一趟,感觉那边的空气比上海好一点。

这是正常人的正常表达。

别有用心的人是这样说的:我上周去了中国苏州开发区一趟,感觉那边的空气比上海好一点,但上海毕竟比苏州大很多,污染重一点也合理。

看出关键点了吗?

我永远拥护苏州是我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我也不想指责上海的污染比苏州严重

so?

张绍刚说过“你是中国人,所以不能把‘在中国’说成在中国,而要说‘我们这儿’。”

这种经常拿出来挑事的话题,这么低级

趁早洗洗睡了吧。

我就不解释了。但我心里很清楚谁是伥鬼谁是卧底。

之245

今天小区开始按人头登记发良民证了,明天开始进出小区要查身份证+良民证。

我同事说,别美了,那不叫良民证,只是宅民证。并不证明你的良。

得,我还高估了自己的身份了。

多张证无所谓,跟公司多发张门卡一样。

问题是负责登记的那小伙子态度咋那么不像公仆呢?

我每次碰到这种做自己的工作时态度不好的人都会想起多年前工地上的一个意大利老外。

他每天早上都要召集手下在工地的一角开小会。意大利人聚在一起, as you can imagine,跟吵架没太大区别。

这意大利老头的口头禅我特别欣赏,所以这么多年一直记得:You do your job. I do my job. He do his job. OK? Andiamo (Let's go)! Via! Via! Via (Go go go!)

每个人都别把自己的工作不当正经事。你看不起自己,就别指望别人看得起你。

这个负责发放良民证的小公仆,连一个扫大街的农村大婶的境界都不如。

之246

昨天读完了一本集《你的眼泪是我看不见的那片海》,汇集了余秀华、刘年、王单单、张二棍、毛子、张常美、林东林几位当代诗人的作品。

多少年来第一次重读一本完整的诗集,而且读进去了,读到结尾时无端想起了周云蓬,就又听了一遍他自弹自唱的《九月》,用没发出来的伤感结束一次阅读

诗歌是美好的,永远那么美。

从唐朝就一直美不够,常常害得我也想写诗。

但我其实写不出诗来了,诗是小年轻的事。

但我还是想写几句,谁说的,嘴上说不出来的话才能写成诗。


如果下雨,你就来找我吧。

但不用带伞

雨那么大,还打什么伞?

如果天黑,你就来找我吧。

但不用害怕

天那么黑,还怕什么人?


终于有一天

宣布了

从明天起,1+1=3

很多事都得跟着变

比如我家两口人就要说三口人

我只喝了两瓶啤酒就得说三瓶

我们俩再见面 就不容易了

我得拎着猪头肉 扛着烟和酒

迈着三条腿 踱着五方步才能去找你

等等

中午天太黑

我去点根蜡烛

之247

我琢磨着要不要开始写在家办公的特殊日记

记录每天被困家里的日子

若干年后

再跟后人说起今天的情形

只怕他们又像听到60年前的事一样

摇头不信

周濂老师说18年前听到中学生说“郭峰的每一首歌都能唱到我心坎里”

当时惊异直指那学生灵魂的歌手居然是郭峰,而不是张楚。

嗨,怎么说呢,周老师。

18年前还好啦。

如果是现在,那孩子可能会说最伟大的摇滚歌手是汪峰呢

管他郭峰还是汪峰 张楚还是张杰

时代变了 我们跟不上了

大概10年前

我在一个体育场附近碰到我一个学生

她正找黄牛买票

陶喆演唱会

我问 陶喆是谁啊?

她从此没再来上我的课

这能说明什么呢

我们变了 时代不喜欢我们了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