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刻(36)

靖博 阅读:200 2020-03-02 15:12:24 评论:0

之252

在家工作了两周,在微信读书上读了几本好书

周濂《打开:周濂的100堂西方哲学课》,是一本跨度非常大的西方哲学入门小册子。收获巨大。

罗素《幸福之路》,翻译得很好,接下来计划读英文原版。

还有几本篇幅很小的杂书,随便翻翻,也有心得。

读书总好过跟人进行无聊的讨论。现在讨论这种事在中国是极度稀缺的,一切讨论都会变成情绪的交换,毫无养分。

例如在一个微信群里,如果群很大,就会不断有人提出争议性话头,然后就会产生双方各执一词并不聆听对方的争吵。这很无聊,完全是浪费时间。

还有比这更无聊的。

例如在一个较小的微信群里,大家彼此都很熟。但一谈到分歧的观点时,每个人都很费劲地维持着文字上的笑脸,一边心里骂着白痴,一边微信上写着“嗯,你说的有道理。”

这难道不更无聊,更浪费时间吗?

不同意对方的观点就该说出来,然后各自举证去论证自己的观点。这才叫讨论。

否则,就没必要进入这样的谈话。

我远避一切微信谈话,因为很耽误我看书。

之253

当说话变得不再随心所欲,张嘴就没有必要,除了日常必须的吃喝。

呼吸不需要张嘴,这真是一件幸事。

当睡觉开始噩梦连连,早睡就不再有意义,何必徒然增加噩梦的数量呢?

当走路开始充满了危险,直立行走就不再伟大。

最差的情形无非全人类恢复婴儿状态的爬行,像其他动物一样,不要再标新立异地荒废两只前腿。

之254

自杀前三天,即1918年11月7日,已经下了决定的梁济问儿子梁漱溟:“这个世界会好吗?”

正在北京大学当哲学讲师的儿子回答说:“我相信世界是一天一天往好里去的。”

“能好就好啊!”梁济说罢离开了家。这是他留给儿子的最后一句话。

1988年,梁漱溟病逝于北京后,冯友兰赠挽联曰:“钩玄决疑,百年尽瘁,以发扬儒学为己任;廷争面折,一代直声,为同情农夫而执言。”

写挽联的这位,正是33年前批判梁漱溟的发起者。这怎么好意思啊?没看出一个歉意的字来。

胡适先生的次子胡思杜,1948年因与父亲政见不合,拒绝随父登上离开大陆的飞机。

1950年9月22日,在香港发表与胡适断绝父子关系的声明,写出思想汇报名曰《对我的父亲———胡适的批判》。

1957年9月21日,胡思杜在反右运动中自缢,年仅36岁。

1962年,胡适先生心脏病突发病逝于台北,至死都不知道次子早已先他五年离开了这个矛盾的世界。

历史不堪回首,更不堪回首的是不能回首的历史。

之255

我痛恨一切虚假

就像痛恨阴天

所谓阴天

无非只是蒸汽遮住了太阳

假若你飞上天空

再厚的乌云也只是水雾

每次飞机上升或下降时 最危险

多数人此时在睡觉

我总在警醒

不是我不缺氧

只是我压抑不住看到迷雾被飞行器粉碎时的激动

我憎恶一切黑暗

即便你更正一千次声明

哪怕你喧嚣一万声口号

我都鄙视你

之256

当白天突然变得很短 很快时

你的夜晚一定是漫长的

当你觉得上午无法专心时

你的下午一定是慵懒的

谁都无法像切菜一样分割晨昏

就像一盘色拉

赶上一个好事的厨师

活生生做成了一锅烩菜

中午 我决定去江边走走

又担心碰见熟人

每个人都戴着口罩

却没有达到蒙面的效果

这多不好

多不划算

就像穿好了夜行衣靠

蹑足潜踪出了门

却发现月明如昼

之257

我又翻开了《三国》和《水浒》

打算同时读

其实怎么可能同时读呢

两拨人 两个朝代 两个时空

但怎么不能同时读呢

武松杀了潘金莲 刺配到了那个孟州地

赶上曹操挟天子迁都许昌

宋江却在汴梁李师师处动了春心

两下二话不说打在一处

时有玄德公前往卧龙岗访贤不遇

张飞兀自恼火

撞见了林冲、呼延灼绞斗一处

两本书从小都看过十遍以上

每次慕然不欢时都想拿出来翻翻

好像里面装着一个干净的世界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