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刻(39)

靖博 阅读:86 2020-03-12 13:25:36 评论:0

之268

约翰·纳什在《美丽心灵》中看着芸芸众生不屑地说 lesser mortals. 普通人没有这个资格如此公然藐视全部他人,只能心里暗暗鄙视。

前几天读叔本华的书《一切都在孤独里成全》,只记住了他的一个理念:幸福的人生都是来自人的内在的。一切外在的东西都不会给人带来长久的快乐

其实简单说就是人要学会找到自己喜欢的事,这样才能有效利用漫长的人生。

世上最大的幸福就是闲暇,但过度闲暇又没有喜欢的事情做就会变成一种负担,滋生厌倦。

大家都觉得叔本华是悲观主义者,但这本书的理念却积极得阳光刺眼。

之269

又开了一个浪费时间的电话会,今天没躲开,被人发现没上线。

全体上下沉浸在一片过年的喜气洋洋中,有人提议买鞭炮来放,有人建议宣布战斗胜利。

没有人再看到危险,没有人再愿意说不一样的话。两个世界,天上和地上各有两个,心里和身外各有两个,从来都如此。

我不发言,听他们谈笑风生,仿佛刚拿了压岁钱或发了额外奖金。

耳边响起大雄那首歌......

之270

今早开完美国电话会,2点才上床。早上本打算休息半天,结果胖鹿一走,家里仿佛空了。一个人赖在家休息也没劲,还是去办公室吧。

办公室对我而言,吸引我的只有三样东西:

高速网络、比较舒服的桌椅、免费的茶饮和咖啡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我偶尔会看着办公室的墙壁发呆,所有的墙壁都很像,看不出不同的白或绿。

公司有时候像个婊子,有时候又像圣母。

有时候是一条战壕,有时候垒满了箭垛。

所以永远不要想太多,使用你需要使用的,做你应该做的。

仅此而已,两不相欠,像上海人的为人处世那样清爽。

只是,我还会常忆起年轻时对公司和工作幼稚的情感,相看两不厌,不知什么山。

之271

写书这件事是个十足的苦差,别人听说你一天写了一万字,没有概念。如果听说你一天只写了一千字,就会说才一千?

其实一天能写一千字很不容易。写书不比生孩子,后者无非一使劲把肚里的东西挤出去,前者无中生有吭哧吭哧最多憋出一个屁。

之272

早上剃须时第一次认真地看到了鬓间增加的白头发,真的是第一次认真端详自己。

我从来不喜欢看自己,所以不喜欢照相。

也不喜欢照镜子,自己嫌自己不好意思。

但白发的存在是真实的,平铺直叙毫不掩饰的。白发如雪这个词有道理,一根一根白头发重叠在一起就变成了一片白色。

那么符合逻辑,那么几何完美。

胖鹿说我是体内湿气重了,专门给我买了祛湿内服药膏,每晚给我用温开水调开端给我。

甜丝丝的,觉不出是药。

人的身体里本来就像地球一样,一半是太平洋,一半是其他。

为什么我的火焰总战胜不了海水?

之273

这几天开车上班途中开始听BBC,效果挺好。顿时觉得活在了真的世界里。

大学时有个好朋友,每天除了上学、睡觉,都在听BBC。

他早年丧父,是个孝子。周日经常叫同学去家里帮忙,不是搬煤球就是抗米面上楼。

我那时不理解他家为什么总有那么多重型家务。

后来他结了婚,又离了婚。

再后来出了国,接了母亲去国外。

又后来,回了国,做了大学老师。

我一听BBC就想起他来。

片头乐曲一响,就觉得心酸。

只为想起20岁的光景。

他卷起衣袖和裤管,大汗淋漓地坐在板凳上

听着BBC。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