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刻(43)

靖博 阅读:164 2020-03-31 14:10:05 评论:0

之291

在读耶鲁大学“幸福的科学”网课,今天老师提到一个概念:Savoring.

Savoring is the act of stepping outside of an experience to review and appreciate it. 

很好的理念。所谓“享受”,是要你暂时从事情中抽离出来,用旁观者的视角去看事情。这样看来,savoring翻译成享受并不准确,应该叫审视。

每天的生活都由无数个片段构成,每一刻光阴,每一声钟表的咔哒,每一次抬头望天空,每一个平凡走路的迈步。人如果真能从进行中的事中抽身出来,像灵魂游离那种状态,才能看清人所在其中的一切。

这样的过程,通过第三方的眼睛去看自己,学着全面观察和体会一切存在而欣慰,这样的观察就是要人懂得欣赏并享受生命的每一刻。

例如抽烟和喝水。

抽烟就认真地抽烟,体会一吸一吐之间身体的感官,学会在吐出的烟雾中看到时间流逝的永恒、新陈代谢的延绵。要我说,抽烟时必须专心地只做抽烟这一件事,不要把抽烟当作佐餐的茶酒或看书时的背景音。即便抽烟不好,也是体验人生这件事的一个庄严的仪式。

喝水也这样。我们不可能像高僧那样看到或想到一杯水里也有那么多小生命,所谓“佛观一钵水,八万四千虫。“我们没有那样的慈悲境界,却可以视一杯白水为神圣的独特。

每一杯水,端起的那一刻,饮下的那一口,谁能再复制一次?

之292

常听到一个句型,很多人挂在嘴上。

咱们__(A)__哪儿都好,就是__(B)___这点不好。

这里的A可以是:班级、学校、家、公司、小区、县、市、省、民族、国家、世代、地球、宇宙,以及一切地点名词。

这里的B可以是:空气、网络、煤气、卫生间、窗户密封、楼层、采光、污染、食品安全、不让人说话、腐败等等。

这个句型有无数种组合方式,传达的意思无非就一个——We are good, except that...

但是有人口中说的A到了其他人那里又变成了B,有人觉得一切都好,也有人觉得那一切正是不好的。

但无论怎么说,都不应该如此随意地假设能填入A的都是好的,而只有B选项是不好的。

大多数情况,其实是那些被说成都好的A,实际上都是B。

说话人不同,说话的场合不同,这个A和B面目不清,没有定数。

之293

在推特上看到一个小段子:

老财主临死前问儿子:爹死后,你打算怎么管好猪圈里的猪不让它们跑掉呢?

儿子:我去加固猪圈。

老财主:败家子儿。只要告诉猪外边有狼就够了。

之294

关于什么是洗脑,这个问题的争论从未有过结论。即便很多受过高等教育在外企任中层甚至高层,留过洋的人都搞不清楚。

一个最简单的判断标准如下:

所谓洗脑,就是只允许你听一个解释的声音,只允许你看一个版本的书,并且强制规定这就是唯一的答案。如果你不相信,你就犯法。

如果不管你听什么声音,不管你读哪个版本的书,随便你。把你当身心正常的成年人看待,让你自己作出判断。这就不是洗脑。

As simple as that.

被洗脑洗得久了,你就自然获得了一种自发洗脑的机能,不再需要外力了,你进入了全自动洗衣机模式,然后坚信这种洗衣方式是世上唯一的真理。如果有人告诉你被洗脑了,你就会跟他断交。

之295

十年前,国足被称为人们唯一可以公开批评和揶揄的国字头机构。

十年后,连骂国足都要小心翼翼了。

那天我无意间看见微博上一群骂国足的和挺国足的人对骂,才意识到了这个改变。

连国足都不能再骂的时代——国足万岁,输得伟大,死得光荣。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