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刻(46)

靖博 阅读:321 2020-04-17 16:22:03 评论:0

之306

每天阅读的大多是各种历史哲学和思想类书籍,偶尔需要读一些文学。但如今好的文学作品十分罕见,丧气得很。

我不喜欢看小说,因为大多数故事编得不像话。我心中的文学首推散文和严肃的叙事,可以是故事,也可以是演义,但现在很难找到这类能看的文字

前天看了版本《十月》过刊,看了一个长篇两则短篇小说,说实话,我为什么不去写小说呢?这是我看完后的感想。什么玩意儿!这还是中国顶级的文学期刊。

再也读不到中学时代废寝忘食不忍释卷的席慕容、张晓风、尤金那样清新的文字了吗?不是年龄的问题,是真的缺货,不怪食客的嘴刁。

文学本是最具抚慰力量的文字,现在好像谁也抚慰不了谁,但明明人人都需要抚慰。每个人都抢着说话争夺话筒,个个是麦霸,人人都跑调。

五音不全的KTV里,飘荡着自命不凡的陶醉。

之307

学了一门网课,关于商标保护的专业课。老师讲了一个经典案例法国鳄鱼和新加坡鳄鱼商标之争。两家打了25年官司,不了了之。争端无一解决,养活了不少律师。

老师说两头鳄鱼对消费者并不构成迷惑诱导效应,我不同意。

大学时,我们嘲笑乡巴佬时就喜欢问“你知道鳄鱼T恤上的头冲哪边儿吗?”

其实,不仅乡巴佬答不出,我们谁也说不清。一个朝左,一个向右。一个是新加坡的,一个是法国品牌,颜色也不一样,英文名字也不同,但问题只在于到中国后译名都叫“鳄鱼”。

谁说对消费者不构成困扰了?我到今天都搞不清哪个是哪个。

之308

最近迷上一部老美剧《犯罪心理》(Criminal Mind),合我胃口。每集不长,单独一个完整小案子。虽说情节草率,但看得过瘾。

自从二月份买了电信网络电视的收费电影频道,看了几部好片,包月费早够本了。只是发现一个问题,如果把电影频道里的所有美帝影片都去除的话,剩下的几乎没什么可看的了。

港片黄金年代时的老片很少允许播放的,韩国的也有很多禁片,日本电影本来就少。整个亚洲,除了这三个地方的电影,其他还能一看的也就是印度片了,但只能找到不超过五部。

我丈人坐在沙发上看着看着就睡着了,醒了一般继续看他的回延安、回韶山、在安源。Good appetite to him.

之309

一个号称练武的人,公然向一个作家老太宣战。这件事笑得我隔夜的屎都拉出来了。

打不过练武的人,就去打写字的人。我喜欢这个脑筋急转弯。这战略,港港的没毛病,甩田忌赛马一万扔。

人若决定了不要脸,想象力可以无穷。

太极大师多保重,圆圆老师狠狠揍他丫的,这次让他还撑不过20秒。

之310

读《帝国的慢性病:黑白大清》一书,学到一点常识——原来“爱新觉罗”(Aisin Gioro)并不是一个姓。

“爱新”在满语中是“金国”的意思,觉罗才是姓氏。皇太极建清国后才确定爱新觉罗作为皇家的姓。清朝的皇帝们,康雍乾嘉道咸同宣,其实比起前朝的counterparts大多勤奋很多,也搞出过两个中兴盛世,却也难逃脱灭亡的命运。中国的当代学者最喜欢叨叨明朝和清朝的事,一来安全,二来,像。民国历史禁区太多,大多侧重北洋时期野史和轶事,真正能写出《南渡北归》那种重量级作品的人太少。

于是,所谓的明清和民国相关书籍看得多了,越看越无味。当小说看还行,千万别想什么。明朝就看特务和酷刑,清朝就看冤案文字狱,民国看啥呢,想着想着就会犯规,边裁吹哨了,越位,球门球。

不过,说正经的,人大的张鸣老师那套《历史背后的细节》还是蛮好看的。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