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刻(48)

靖博 阅读:99 2020-04-26 14:36:16 评论:1

之316

午饭时听几个同事闲聊。

一个同事得了腰间盘突出,另一个同事给她推荐一个民间神医,顺便讲了一段这位神医的传奇故事。

说此人是一上海老头,开了一家私人诊所专治腰椎间盘突出,徐汇区政府认证的诊所。老头很神,每年要向华东师大捐款400万,每年去澳门多次刷钱散财。有一次去四川某寺院捐钱四百万,结果住持过意不去,送其一串佛珠。回上海后一鉴定,佛珠价值四千多万......

以上都是那个同事说的。我丝毫没有去求证的意图,只是想到一个普遍的现象——国人好像特别喜欢传这种事。

常见的例子是某人背景深厚,享有各种特权,上能直达天庭,下可隐身遁形。家财无数,海外置业,澳门豪赌,乐善好施,常为某某官府座上宾,明阴阳懂八卦,知奇门晓遁甲,未出茅庐先定三分天下......这不是诸葛亮吗?

我观察到的此类传说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传说中的场景大体类似,无非就是上面那几种。热衷讲述这种传说的人也一样,一律眉飞色舞心潮澎湃好像那人就是自己的亲爹或者只恨他不是自己的亲爹。讲者的兴奋度一路攀升,好像昨天亲眼所见一般。所称颂和艳羡的无非是——钱、特权。

这就是国人从古至今最向往的两样东西,没有第三样了。

你听过另一种传奇吗?

某人背景神秘(多为军政背景),有次被人欺负,于是召集了一车军汉瞬间包围了某基层衙门或捕房。讲这个版本传奇的人大多更激动,恨不得自己马上也可以拥有这个特权,杀遍一辈子的每个仇人。

之317

鹿买了盆栀子花,摆在茶几上。接连几日开得热烈,一个不留神就多了一个花朵。

我突然意识到不会写那个栀字,想了几回的工夫,她又绽开了一朵。

花草总是美好的,谁会不爱看花呢?

我仿佛看见胖鹿双手捧着花盆兴高采烈地从花市出来,满街喧闹遮不住五朵小花的香。

栀子花是纯白的,白得用佳能单反减光-2都拍不出花瓣的脉络。

一顿饭后,又都变黄了。不是枯萎的黄,倒像香水的头调过后显出中调的变化。

这花敢不是会思想吧,见白色难住了我的镜头,就抖擞出一身别样的颜色来。

再过三天,她会不会开满一茶几,铺满一地?

之318

来欣赏一则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第八届徐志摩微歌大赛”,主办:中国诗歌学会,海宁市人民政府。

作品要求:

1. 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我只看了这一条。

什么叫“以人民为中心”?我想了三个小时也没想明白。

嗯,这是2020年,就是现在的事儿。

之319

很久没写书评和读后感了,其实今年也读了不少书,少说也有四五十本了吧。

不太想写读后感了,费劲。费劲还在次要,更主要是因为这些书都还没好到令我特别想写读后感不写就不行的程度。

周濂老师的两本书最好,但事关哲学,我匀不出时间再去思考那些话题。

其他就没了,历史学家写的小说不能看,文学家强说历史的书不能读。除了文学、历史和哲学,还有什么值得看的呢?

所以我睡前开始了看张恨水,一本接一本,慢慢看,像民国老太太那样。

之320

好像再也鼓不起那股劲儿来去小花园晨跑了,今年至今都还没早期过一天。

小花园里总有两只小,我跑过它们时,它俩总站在路边呆呆地看我。偶尔会见它们的妈妈,一声不响趴在远处草坪上晒暖。

以前花园中心舞刀弄剑的老头老太不知道还在不在,太久没有早起遇见他们了。如今小花园里多了一拨练习跳舞的老太和三四个吹萨克斯的大爷。

我听见此起彼伏的萨克斯,马上想到80年代流行过的交谊舞和台球。多绅士多贵族的运动,到了中国就一定能给你接上无边的地气变成乡土的玩具。

80年代的交谊舞、迪斯科、霹雳舞和喇叭裤,同时期的台球路边摊、台球厅、旱冰场,当时基本等同于流里流气的小青年儿。

那天散步听见街边也有人吹萨克斯,暗想不知再过几年会不会连钢琴都会摆出来给广场舞现场伴奏。

吹萨克斯的人多了,起码说明衣食无忧的人多了吧。也是好事。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
  • 访客 发表于 1个月前 回复

    第三样是女人,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