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刻(50)

靖博 阅读:75 2020-05-07 12:30:59 评论:0

之325

早上写了一篇缅怀泰戈尔诞辰日的短文,勾起了花季的回忆

我的小学很杂乱,因为转过至少四次学。从小就有颠沛流离的感觉。

我的初中学校很差,大概在我那个城市里排名倒数后十名之列。初一转学过来,是我转学生涯的结束。如今回忆起来,整个初中三年里还有印象的画面不多——有一个很要好的朋友,有一个临毕业给我写情书的小太妹,有一个很看重我的班主任,有一位脾气很好年轻儒雅的语文老师。

高中时代接触了朦胧诗,正值朦胧的黄金时代,又是花样的年纪,又遇见了一位十分看好我的语文老师,把我的多篇作文印发全年级传阅,尽管我从未获过作文大赛奖项,高考语文分数也不高。

高二时班上开始流行背诵宋词、对对联和学唱京剧,这都得益于开明的语文老师的指引。分班时我毫不犹豫选择了文科班,一大半是因了这个鼓舞和气氛,剩下的原因是我天生对数理化无感。

我爸常对我的数学恨到无语,常讲一个故事,说以前老家的谁谁谁在窗户外面偷听都把算盘学会了,意思是我怎么那么笨蛋。

但我只是对数学笨蛋,对语文和英语却充满了热情。后来想,这大概是大脑半球主导的责任,并不是我的错。

我自己喜欢文学,却不喜欢文艺女青年。

成年后,一路走一路碰见过不少对我有意思的女文青,却一律像数学之于我一样激不起多少涟漪。

很多人在少年时代就在脑子里无意识地构建一个虚拟的异性,所谓的梦中情人。但其实这个“情人”十分不可靠,常在荷尔蒙的鼓捣下面目全非,毫无原则可言。

这是可笑而自欺的。

之326

我爸妈越来越怕我了,不是那种怕,是不敢过度烦我。这是距离产生的效果,不一定美,但很必要。

中国父母有一个通病——一辈子都把子女当作自己的一种义务和拥有,从而衍生出一种无上的责任和权力。这很有害。

例如,很多父母喜欢对子女横加干涉和挑剔,有时候有点没话找话没事找事地寻衅意味。天冷了注意保暖,晚上不要熬夜,不要抽烟,不要喝酒,开车注意安全,少去外面吃饭,不要吃路边烧烤,甚至早上起床先喝一杯淡盐水之类的叮咛,这都是我这半辈子听过无数遍的。

都是好意,都是出于爱,我承认。

问题是,好意和出于爱并不能简单地等于爱。很多时候,爱也要表现为相信和边界。就像Michelle Obama的父母亲从不规定他们晚上几点回家,但告诉他们社交的注意事项,并完全信任他们的判断和自律。这种边界,或曰群己界限,实在是中国父母缺乏的意识。

我对爸妈的各种叮嘱,基本都是很简单的回应,表示I hear you,并不跟他们深入探讨那些注意事项本身的真伪和科学性。

生活的复杂性中不仅有科学道理,还有习惯和偏好,更有独立和选择。

一代人的经验和局限,不应当像路边发广告传单那样硬塞给下一代人,即便那个广告真的很优惠,独此一家,手慢无。

之327

每天中午都对午餐这件事有点发愁,不是为吃什么发愁,而是对为什么非要吃午饭这个问题有点烦。

上午大概是最适合我的写作时段,常常写到近12点,一抬头发现同事们都不见了,意识到又是午餐时间了,觉得虚空一片——人为什么非要每天吃午餐呢?太浪费时间。

古人多好,黎明即起,洒扫庭除,天睡我睡,天醒我醒。每天两顿饭,睡得早,起得也早,没那么事情,也没那么复杂的关系要办理。

酷刑史上,最残酷的刑罚不是挖眼割鼻,而是不让人吃饭睡觉,可以把人折磨得生不如死。

我很多个中午都不觉得饿,不认为必须吃饭。但很多时候吃饭变得如同一个潮流和规则,不吃就觉得离经叛道似的。

人真是越活越不敢自作主张了,晚上明明饿了也不敢起来吃泡面,结果第二天体重也并未减轻。然而这个执拗的坚持就是那么顽固,久了便成了一个咒语般的自我安慰。

之328

网络真是越来越梦幻了。昨天一个朋友突然问“Linkedin是不是有两个版本?”

因为他在Linkedin上发的一段视频不见了。

另一个朋友说,当然了,所有社交软件都有两个版本,一个对内,一个对外。这个话题不能多说。

前天在Twitter上看好几个人说什么“后浪”,不解。一问胖鹿才知道是5号那天国内一个视频网站发布的一段广告片,引发了很多争议。

我还是没去看那段视频,不觉得有必要搞懂“后浪”这个词。

如果是为了纪念五四的,不用看我就能肯定他们肯定说的不着边际。五四精神的核心就是三个英文词:Democracy, Science, Moral. 除此之外,再说什么,都是胡说八道。

如果只是广告目的的宣传片,更不用看。这年头,谁也拍不出什么花头来。

之329

前几天胖鹿的一个朋友来家,送来一个小米电视盒,然后在家看了一下午综艺节目。

我不喜欢闹腾,但不介意别人闹腾,只要不拉着我一起就好。

敢情传说中的小米盒子就是这样。主要方便手机视频推送到电视上,跟Apple TV原理一样。

我和胖鹿大概都习惯安静的生活了,猛地一下这么闹腾有点不适应。

我去小房间看书,胖鹿陪着她乐呵。傍晚,胖鹿也有点头疼。

所以说两个人相处时,三观必须一致,但性情不能太像。我们都需要不必争论的世界观和人生观,但不喜欢和另一个自己长时间相处,反正我不喜欢另一个我,if any.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