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刻(54)

靖博 阅读:69 2020-05-21 14:00:10 评论:0

*下文包含大量错别字,见谅。

之343

看到一则新闻说不理退市了,原因是“它忘记了自己只是一只包紫”。价格高,味道也就那样,最终黯然退出历史舞台。

于是中午就去楼下一家粤菜餐厅点了一笼小笼包(四只),一盅例汤。

吃包紫这件事如今总是让我失望,什么包紫都不再好吃了。

我在北京吃过庆丰、在天津吃过狗不理(总店)、在开封吃过第一楼、在上海吃过南翔。传说中的天下四大名包如今一个比一个尴尬。

先说庆丰,前东家办公室附近就有一家。

中午去点了两只、一碗鸡蛋汤。还行,只能说还行,吃不出一丝特别来。那种餐厅里面照例油腻腻的桌子,溜光水滑的水泥地,爱搭不理的服务员,残破的碗碟,脏兮兮的筷子和醋碟。很难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食物本身。

有次跟一个天津同事去天津办事,中午她请大家去狗不理总店。在店里听了传说中的天津快板,嘿,狗不理包砸。然后就没什么印象了。

开封第一楼吃过两次,第一次在开封吃的,好像也是总店,第二次在郑州的一家连锁店。今天回想起来,除了葱味和寡淡的肉馅,反倒只记得佐餐的那碗胡辣汤了。

南翔镇之前,我第一次吃南翔小笼是在嘉定文庙对面的一家小店,据说那家很正宗。结果从老板到服务员都是外地口音,使我难以相信那里南翔小笼的正宗身份。

及至后来开车去了南翔镇上,家家饭店都打着正宗南翔小笼的幌子,随便挑了一家,却不如那碗汤团记忆深刻。

狗不理退就退了吧,有点像马保国这个老骗子。不尴不尬的,也没啥意思了。

之344

上面说的是我对中国四大名包的体验记忆,下面专门说说我记忆中最深刻最鲜活的一次吃包紫经历。

那是我小学四年级的一天,我跟一个同学从游泳池出来,闻见路边一阵惊人的香味。我俩像小狗一样跟着鼻子就走过去了,是家小铺,卖水煎包的。一毛钱四个,两毛钱十个。就是这个价格,记得很清楚。

我说“熊,(我的那位好朋友外号叫”熊“,当然是我起的。我们班同学的外号90%都是我起的),你兜里有多少钱?我有两毛五。”

熊摸了半天,掏出一毛一分还是两分来。

我们买了十四个,老板还给饶了一个,一共十五只水煎包。

我跟熊都挺文雅,一人吃了七个,最后一个掉地上,浪费了。全程没有蘸醋碟,没用筷子,也没喝汤或水。

然后熊一抹拉胸脯说,太~~~好吃了!

我说不出话来。因为I can't agree more!而且有点撑到了。

第二天,我和熊又去了。这次有准备——我妈给了我五毛钱,他管他爸要了七毛钱。借口记不得了。

老板给了我们65还是将近70个好像。

那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包紫,不知名无流派没招牌的路边水煎包,从此再也忘不了,估计这辈子都抹不去那个记忆中满嘴流油顾不上呼吸的香了。

我喜欢吃包紫,但如今好像满世界都吃不到一个像样的包紫了。

之345

前几天手贱,重开微信朋友圈发了张圆圆日记英文版扉页照片。

几分钟内,大概有十几个点赞,不到二十条回复。

回复毫无意外地分两大派:(1)汉奸还没死啊?(2)同支持。

昨天看到关于圆圆老师的一句话终于说到点子上了——圆圆的错不在写家丑,也不在外扬家丑,只是在要追责。

不就是这么回事吗?很多精当的评论,一句话秒杀多少篇雄文。就像一个踢足球的前锋,思想境界和勇气秒杀多少知识分子和猛男。

之346

小花园明明挂着牌子不允许遛狗,里面每天都有dog corner. 可见很多规定根本就是扯淡。

如果规定了许多禁止却不真的禁止,规定就是废话。违反规定的人若是暴徒,制定规定的人就是混蛋。

很多不必禁止的偏要禁止,该禁止的屡禁不止,说了要禁止的并不去管。人们看了这样的禁止,不违反禁令才是白痴嘞。

说了等于没说,说话像放屁,谁还屌你?

自贬身价的谎言,还不如挥刀自宫来得干脆和痛快。

昨天在那个dog corner看见平时喂食的那只小黄狗呼朋唤友叫来了好几只狗,干什么呢?——Nothing,四只普通平民菜狗站成一排,眼巴巴望着三五只被主人当作宝贝的贵族狗。它们并不上前,也不叫唤。就那样痴痴地看着。

它们不是在等dog corner散场了去地上捡餐食,只是呆呆地望着不同待遇和阶层的同类,百思不得其解——这狗和狗,怎么就这么不公平?

我猜的。

之347

在读一本张大春的书《见字如来》,讲了四十六个汉字的故事。

每个字的故事都由一段往事的回忆起笔,然后追本溯源,讲字型、字义的变迁和在古文和白话文中意义的变化。

很有趣味的一本书,值得专门写篇书评

十几年前我就有过类似的念头,想写一个系列,专讲汉字,起名叫《美丽汉字》。仔细构思了一番,发觉自己的学问离写这个主题还太远,就搁下了。

以前教歪果仁简单的汉字,说起汉字的美来,我自己也想出过好几个精妙的点子。例如给歪果仁看雨伞的“伞”字,先写繁体字“傘”,再写简体字“伞”,放在一起让歪果仁猜是什么字。没有一个歪果仁猜错的——umbrella.

这是有段时间我教歪果仁认识汉字之美的第一课,好几个歪果仁在这个启发之下,对汉语产生了兴趣。还真有两个后来继续学习汉语口语和写字的。

又例如“车”字,我给他们看“車”字的甲骨文,看古代中国打仗的图画。于是歪果仁秒懂,这就是车,而车不一定就是car或truck.

还有一个例子,是从传统相声里听来的。说有很多汉字造错了。例如,“重”和“出”。

出门走千里,“重”字由“千”和“里”组成,明明应该是“出(去)”的意思。

两座山摞在一起,“出”由两个“山”叠在一起,明明应该是“重”。

诸如此类,还有很多有趣味的小例子。

我就是那时产生写一些列“美丽汉字”的小文章的,但这个题目真不是一般人能写的。作为我一个未来遥远的目标吧。

美丽汉字里,才有我所爱的那个国和文化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