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书话(15): 张大春《见字如来》

靖博 阅读:171 2020-05-22 14:33:47 评论:0

《见字如来》(四十六个有温度的汉字,讲述汉字里的中国文化),作者 张大春。

本周读了两本书,张大春的这本很厚重,读得很慢,需要反复琢磨和做笔记。

讲了四十六个汉字,每个字都从作者的一段回忆生活记忆起笔,从字形、字义的变迁全面解读那个汉字。这种形式正是多年前我多次幻想过的一个方向——通过身边的故事讲述汉字背后的故事,汉字的美丽。

下为我的读书笔记的一部分。如果要读这本书,先做好心理准备——汉字中有大美,和令人感动的文化。假如你识得繁体字,阅读体验会更好。

第一个汉字:害

“害”字的顶上是个“宀”(读若“棉”),意思是屋宇、房舍;更多的时候,所表述者,家也。在这个家里,形成祸害之事,泰半起于口舌纠纷,所以字的下方有一个口,象征着吵架、争执。在屋顶和口角之间,我们还可以看到一个字形——丯(读若“介”),表现出丛草散乱之形。这可以解释成家人一面口角、一面扭打或破坏家具的情状。

*之前谁会知道汉字的宝盖头读音是“棉”,害字核心那个形似“丰”的字形读作“介”?开篇就被吸引住了。

“惧”字得写成繁体字“懼”才能看懂。右半部分下边是鸟身,上面一双眼睛,形似一只猛禽怒目而视,岂不恐惧?

“怕”字在甲骨文和金文里原本没有,古文中也不表示惧怕的意思,反而念作“泊”,表示内心恬静。

现代白话汉语常以“惧怕”连用表示害怕的情绪,有点莫名其妙。

第二个汉字:酒

酒的甲骨文是个尖底的酉字,就是酒樽,左边看似楷书的水字偏旁,却不是水,而是溢出的酒汁形状,可见古人造字是由主张的。

形容喝了酒的状态,也有大量的字。微微有点意思了,谓之“醺”;一点儿意思都没有,谓之“醒”;意思到了,谓之“醉”;意思过了头,甚至失去了知觉,英文谓之black out,也有专字,谓之“酲“(靖博 按 音同”成“,就是宿醉);比”酲“之不相上下的,还有一个词语”酩酊“;无论意思多少,一旦上脸,就叫”酡“(靖博 按 音同”驼“);酒品不好,醉后逞凶的,叫做”酗“。

*本来打算把这篇读书笔记慢慢写下去的,但净是不认识的字,手写能模仿,但不懂发音,键盘就打不出来。写起来很费劲。恰好在网上搜到一篇台湾中学生网站国中二年级学生写的一小篇本书的读后感。

尽管是中学生的笔触,却在“我的观点”部分有不少认真的思考。大家可以观摩一下对岸国中二年级学生的语文程度——https://www.shs.edu.tw/search_view_over.php?work_id=2383884

于是,我这篇本来计划整理我读张大春《见字如来》的读书笔记就此打住,变成了欣赏一篇台湾中学生读后感的半拉子文章了。

我的觀點
漢字發展三千年來,一代一代人傳遞形象化的交談語言,用刻、畫、寫的,當筆墨交棒於五指之間,執掌,寫的一筆一畫皆是經過千年的淬煉。作者張大春縱覽古書,旁徵博引,為讀者揭秘漢字邈遠的身世,解說它們的構造和來歷,以及語義的衍生與變異過程,從而釐清現代人在應用語言字詞時所產生的一些疑惑與誤解。例如,張大春談及“騙”這個字,從字的構成部件去引發人們的思考:為什麼“騙”有“欺哄”的意思,但卻以“馬”作為部首?作者進一步解釋:“這個‘騙’字,在中古時代,就是描述一人‘側身抬腿跨上’的動作”,現今的辭典還收錄“騙馬”一詞。之後,“騙”的字義就逐漸從具體走向抽象,被引申為“跨越、超越”的意思,進而轉為“欺哄”之意。

「書寫,最重要的就是對生活經驗的感受力。」對張大春來說,許多字不只是表意、敘事、抒情、言志的工具,在探討、翫味之時,他習慣回到最初學習或運用這些字詞的情境之中──那些在生命裡稍縱即逝的光陰、那些被現實割據成散碎片段的記憶、那些明明不足以沉澱在回憶底部的飄忽念頭、那些看似對人生宏大面向了無影響的塵粉經驗──全部重新經歷一回;不只看見每個字的來歷,也看見自己的過去。

在介紹相關漢字的來源時,張大春也讓讀者有機會接觸到遠古的文字字型,從而能更清楚地了解漢代許慎所論述的“六書”為何。例如,作者談到“禮”是一個會意字。所謂“會意”,許慎解釋為“比類合誼,以見指偽”。張大春追本溯源,藉由繁體字“禮”的組合成分來解析。 “禮” 中的“曲”和“豆”,若再進一步探究,其實是過去祭神的物器。祭祀神明的儀式是莊重神聖的,因此“禮”才會引申出今天道德上的含義。

而這本書帶給我的開闊,無非是就是這種介於虛無與盈滿之間的感覺,彷若漂浮於塵世,脫離「我」的現實,卻又更深更深的踩入歷史隔空,並沿途撿拾作者遺留於路上為標記的落花。當然棧道上包含更多,卻不好一一明言道,一本書能容納下多少「我」的人生,大概也就那些重量了。

作者與這些有感的文字晤面彷彿又見到了故人,從而聯想起恍然若夢的過往歲月。例如“慈”字就讓他惦念起人如其名的表妹“孝慈”。一個“笑”字,又讓記憶回放至服役期間,聯想到外號人稱“開口笑” 的教官。作者沉浸在“這些字、詞的情境之中”,又不自覺地重溫了這些字、詞背後所承載的人情世故,讓讀者在字理耙梳和現實日常間找到相互過渡的橋樑。

當字與人相遇,每個字都是風景。它們曾經鮮活過的痕跡,留存在詩詞文本與時人心中,凝聚出不同時代的樣貌,由一代代惜字的人們一一揭露、鑽探,最後銘記下來。到了張大春筆下,化作本書四十六篇寫自身與字詞相遇到相知的散文,並於每篇文末再延伸十道與主題相關的選擇題,無論作為自我挑戰或趣味猜謎,都能感受到文字的無窮魅力。
更令我惊异的是,这位中学生在最后一段提出了一个问题:

我們生活在一個繁體字的國度,看懂這本書中文字的古今流變並難,但對於簡體字使用者來說要如何了解、領會這些字的意涵呢?

提出这样的问题来真好!

我们的中学生能在阅读一本书时想到看不懂繁体字这件事吗?

我本来是写读张大春的读后感的,却中途被一篇中学生的作文吸引了,这个感慨竟比对张大春的书更大更深。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