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刻(56)

靖博 阅读:155 2020-05-29 14:16:13 评论:0

之354

昨天的文字令胖鹿为我担心了,这件事令我不安和愧疚。

但就像我在今天的Quote里写的那样,我有时候不说话并不是不开心,只是想不说话而已。

我明白胖鹿对我的担心是怕我再陷入对过去的回想而诱发抑郁,对于有病史的人而言,的确值得警惕。

博客,尤其这个瞬刻系列,对我而言,很多时候功能只是个减压阀,就像北京土话里说的撒筏子那样,是一个情绪的出口,放出的大多是坏情绪,也有零星的不好不坏的情绪。

我写不出汪曾祺或蔡澜那种调调的文字,抛开功力,更主要的是还没到那个境界吧。

我在这里写下的字,更像荷兰的妓院或国内曾经遍地的洗头房,对强奸案来说就是个舒压口。

至于我的文字里所谓的“戾气”,大多是我有意为之。用脏话和暴力的口吻表达心底的一种不爽。表达完了也就完了,我并不想做什么。

对不住胖鹿,我有时候的任性让她担心了,我以后注意吧。

之355

一个在公司做了23年的老员工今天离职了,原因不明。

每个人在last working day照例会发一封隐藏了收件人的群发邮件作为告别,有些写得很煽情,末尾都留下自己的微信号、手机号和邮箱。

跟这个人没说过几句话,就是不久前某天被他拉去江边散步的那个人。

因此不想存他的联络方式,以后大概不会联系的。

这就是典型的同事,没有成为朋友的可能。

那天闲坐着突然想,我最好的朋友是谁呢?

好像没有了。

过去岁月里只剩下青春和模糊的记忆。

之356

德国同事跟我谈工作,又提到了巴西最近飙升的数字。

我说我很关心巴西的情况,但我关心巴西的情况不是因为我关心巴西的情况,只是因为它离我的草莓天堂太近了。

这话谁能听懂?

她哈哈大笑,说希望大海能留住它们。

这话说得太高了。

之357

最近在读一本关于24节气的书:《时间之书:余世存说24节气》。

是本文化书,不是散文。讲的是24个节气背后的传统和故事,睡前读来颇有趣味。

小学二年级时,我爸教我背24节气歌诀,后来一直就没忘过:

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

后来听郭德纲唱铁片大鼓《劝妓女》,跟我小时候背的稍有不同:

春雨蜇春清谷天,夏满芒夏二暑相连。秋处白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大小寒。

春夏秋冬分为了四季,清明佳节都把这坟儿圆。死去的良家的女儿,儿孙祭奠,苦命的个妓女,何人把她可怜,哎嗨哎嗨哎哎呀。

每次唱到这儿,郭德纲就会说,这段鼓书原来叫劝妓女,后来改叫劝于谦。

于老师:我啊

其实这段大鼓书后来还很长,说的是一个妓女劝别的妓女早日从良。但后面的词写得不怎样,就没必要贴出来了。

之358

世界上最好的牛肉大概是日本和牛,可惜国内买不到。

去年在神户特意花了两千多块钱(人民币)吃了顿神户牛,也算不亏了。

昨晚胖鹿做了土豆胡萝卜炖牛肉,澳大利亚高关税牛肉。

大城市的很多人吃惯了进口高端食品,标准不好降下来了。再加上关税,澳洲牛越来越金贵了。

楼下有家生意爆好的喜士多便利店,从早到晚没有一分钟空闲的时候。

喜士多里供应很多种午餐便当和小食。说实话,味道和卫生都不错。

但不知什么时候起,提到喜士多便当又觉得太低档了,好像去吃那种便当就是虐待自己似的。

要是在一个大郊区,或者内地小城市,喜士多不知多高级呢。

你叫一个天天吃路边摊的人猛地一下吃喜士多,他不知会多开心。

标杆上去了,嘴刁了,心理的那个标准也像跳高比赛一样下不来了。说服不了自己了,自己不认头。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