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刻(60)

靖博 阅读:138 2020-06-12 13:10:41 评论:0

之373

这个小系列写了60期了,堆积了近400条微文字。很像很久以前看过的一本书,忘了谁写的了,作者把自己的微博凑成了一本书。那时候微博还是个新鲜事物,每条不超过140字,开启了中国大陆第一个碎片阅读时代。

微博最火的时候,各大门户网站都推出了自己的微博,以新浪和腾讯两家的最大。张朝阳和丁磊也分别雄心壮志地搞过各自的微博系统,但最终都像马云一度希望用来往分一杯微信的羹一样失败了。

但微博实则是个无奈的中国产物,是个变形的怪胎。在微博之前,国内网路上曾经火过一批早期产品,饭否、滴答、嘀咕等等。都是copycat来的舶来品,都因为无法做好censorship被灭了。微博就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异军突起的。

因为这个出身,我从来也看不起它。尽管我知道它的无奈不全怪它。

之374

传统相声里有个小技巧,行话叫磨蔓儿。就是用对方的姓名找包袱,一般用于开场时调动气氛。

例如:


甲:请问您贵姓?

乙:不敢,贱姓杨。

甲:哦,不敢见姓杨的?你该人家钱啊?

乙:不是。是担不起贵字。

甲:哦,担不起柜子,那您抬这柱子。

乙:这人什么都不懂。我是说我姓杨。

甲:姓杨。是弓长杨啊还是立早杨啊?

乙:立早杨。嗨,什么立早杨啊?立早是张。

甲:哦,张先生。

乙:谁张先生啊?我姓杨。

甲:百家姓里没有这姓啊?赵钱孙杨?周吴郑杨?您哪句啊?

乙:蒋沈韩杨啊!

甲:哦,您姓蒋沈韩杨的蒋。

乙:对。不对啊,我是蒋沈韩杨那个杨……

其实还有很多种变体,很多相声演员都说过这种垫话的小开场。观众一笑,气氛就起来了。

说到中国人的姓氏,我一直对“姓”的组词方式很感兴趣。就是上面所说的弓长张,立早章,还有木子李,这些都是用拆字的方法解释姓氏那个字。

我再举几个例子,你看看是不是很好玩。

刘这个姓,在大陆一般叫文刀刘。在港台要说成卯金刀刘。因为前者是简体字“刘”,后者说的是繁体字“劉”。

“孙”一般说子小孙。

“吕”一般说双口吕。

昨天听张大春说了一个姓——魏。

你猜猜他怎么组的词?

千八女鬼魏。

太美了!太妙了有没有!

之375

我一直不理解为什么一沾政治话题,人们就瞬间发生分化、分歧、对立,甚至翻脸、仇恨。

这真是个奇怪的当代现象。

去年读过一本书,作者是个美国记者,对两位当今高人做了一个长篇专访,记录了他们对当今世界和人类的宏大话题的观点。

这两位高人,其中一个是南非大主教图图,另一个的名字在今天的中国大陆不能提。

这两位谈及的话题都是俗世间至高的问题,几乎都无解,但不耽误两人各自表达自己的观点和评论对方的论点。

如果换两个谈话当事人,我估计将是一场不欢而散的争吵和互相鄙视,从此不能再作朋友。

普通人为什么不能平静地谈论争议话题呢?这似乎又是一个关于为什么的为什么。

在我粗浅的分析,政治话题之所以不容易和平地讨论,根本原因在于政治话题大多涉及一个人的价值观,而人最难接受的就是自己的价值观被否定或鄙视。这种否定瞬间导致自尊心受伤时的应激反应,表现在言语和心理上就是立刻点燃的怒火和反驳——self defense的表现之一。

你不同意一个人的政治观点,必然发表你的不同观点,这在很多人听来就好像说他的价值观导致他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因为政治 in the most general term 无非分为自由与专制两个大类。你要么选择拥护一个,则必然反对另一个。要么选择混沌观念,说一切政治都是假的,丑恶的,肮脏的,并不发表你的立场。

但这个模糊状态实际上是不存在的,也化解不了你内心深藏的真实看法。不论做怎样的选择,你的道德守则总会督促你作出一个价值观的倾向选择——你赞同强权专制还是平等自由?这个问题会无解,但不会无法选择。

我见过无数这样的争吵,这样的分歧,这样的场景,最后无一例外地不欢而散,心存芥蒂。所以我说我选择沉默不争论,只是一种社交圆滑,但这种沉默并不代表我心里没有选择和主张。

我见过一个资深的基督教牧师谈到其他宗教时作出彼不如我的condescending姿态,也见过其他宗教的高人评价起别的宗教来语带不屑,说着说着就回到自己的逻辑圈里来了。

我猜他们两个也是不能碰面不能讨论的。

这真是个世纪难题,也难怪文哥时很多家庭夫妻为了政治站队而离婚了——丈夫是保皇派、妻子是造反派。

我妈经常跟我说这种故事,是她年轻时在农村亲身经历的无数闹剧。

夫妻都能因为这事翻脸,何况我们这些陌生人呢?

所以,最好的办法还是远离政治话题的任何讨论,尽管政治本身我们是逃不掉的。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