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刻(61)

靖博 阅读:110 2020-06-18 17:25:16 评论:0

之376

今天值得记录并纪念——我的第一本书出版了!

断断续续写了大半年,期间产生过放弃的念头,因为别人都说没价值,自己也怀疑过。

但总算坚持下来写完了,今日上线开售。可惜国内看不到。

去年开始写,写到一半时开始了写第二本书。争取下个月出版第二本。

为了不让人觉得我只能写与工作相关的non-fiction,我还偷偷在写一部英文小说。这个先不能剧透,敬请期待吧。

今天感觉做了件大事似的,其实只是完成了一件拖了很久的事,长长舒了口气。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Try everything.

今天,为自己点个赞。加油、努力,尝尽人生。

之377

德国同事聊到近期德国逐渐防开活动限制的问题,她说德国政府刚刚推出了一款健康追踪app. 很多德国人揶揄政府说 The COVID is almost over and now you have developed an app to track COVID?

哈哈,这种心态非德国人独有。各国人,正常人都是这样。我说正常,因为没有被洗坏的脑子就应该这样,时刻对ZF不满意,让民众永恒的不满成为督促ZF进步的原动力。就像美国宪法允许公民持枪的法律一样,背后的理由是让美国政府永远不敢对公民胡来。

但近距离看的话,在欧洲任何国家开发类似我们那种手机健康码的app都是无比艰难的事。欧洲是全球最重个人隐私的地方,这一点远比美国严格。各种法律密不透风地限制各国政府侵犯和窥探公民隐私的企图。德国能开发出这样的app,实属欧洲的一大breakthrough.

面对德国民众的揶揄,我说They shouldn't. 须知 privacy 这东西是once lost, never regained.

德国同事要跟我交换私人电邮地址,这么小的一件事她说是思考良久后才决定的。这就是一个德国人对个人隐私的平均顾虑程度。

之378

有一次跟老家的高中同学讨论书籍定价问题,那时我正好在香港,坐在湾仔一个露天酒吧喝蓝妹。

三个同学都认为中国(大陆)的书太贵了,只有我不同意——台湾香港的书定价更高,比大陆高至少三倍以上。

但这并不影响两地人热爱买书和阅读

我的台北老友隔三岔五给我寄书来,都是亲自去书店买来的专程送给我。想必他都读过了才会想到推荐我读,但何以不把自己读完的那本寄给我而非要去新买一本呢?

尊重。

我能想到的他的理由就是——尊重。

我读了一本好书,希望跟我喜欢的人分享。我也不会把自己那本转送给他,而是再去买一本,最好没拆封。这样才是书友之间最贵的那个情谊。

中国大陆的普通书籍一般定价在20-60元之间吧,这很贵吗?I don't think so.

一线城市停车费一小时¥10,一顿工作午餐¥30-50,跟狐朋友喝酒聚餐请客最少一次¥500-1000,怎么一本不到¥60的书就贵了呢?

贵不贵其实看的不是价格标签,而是内容。

如今我已基本不逛书店了,不是嫌贵,只是因为没有好书。至少是没有我想买的书。我眼中现在书店里的那些书,的确定价太高了,大多数不应该超过¥10.

之379

世界这么闹腾,其实无非就那几个人——熊大、熊二、三哥、四妹、阿三,隔过重洋,别样乱象。究其根本,天下百般乱象,无非都是为了一个权力、一个面子。除此无他。

我有时候觉得这个世界大概是有设计缺陷的,所以隔一阵子就需要重启一下。造物主每次重启时我们并不知道。我们以为是重启,其实不是。我们以为运行良好时却可能偏是在重启,冷启动。不过好在造物主还没直接拔电源、摔键盘、扔鼠标、砸屏幕。

之380

古人说:冤成父子,债转夫妻。

大概是真理,一个可怕的真相。

父与子少有特别相投的,夫与妻也多有地位的不等。

有些子女投了胎,只为前来了结前世的冤仇。有些夫妻牵了手,只是两两相害毫不留情。

其实都是前生未结的公案吧,纷纷扰扰,打打杀杀,一辈子就过去了。来生怎么办?

最近学普林斯顿大学的一门佛教课,学到转世轮回一章时,出了一身冷汗。

之381

最近读了几本好书,下周争取写几篇读后感。

其中有张恨水的《啼笑因缘》。其实这本书我高中就看过,如今再读,感受不同。

有个编辑说高明的小说家一定要观照宿命,我觉得张恨水的书中就尽是宿命。

宿命令人惶惑,惶惑令人执迷,执迷令人困顿,困顿令人难逃这个圈。

在这个圈里,只要心存敬畏,也就还好。

所谓的宿命,要害不就在这层意思吗?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