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刻(63)

靖博 阅读:96 2020-07-14 14:09:36 评论:0

之386

鹿又给我买了个“玩具”——airpod最新款耳机。

这是苹果最新推出的一个重磅产品,个头很小,却又一次引爆了市场,尤其是耳机市场。

在网上学习了一下,airpod降噪功能的原理就是用一种被称为“降噪波”的“噪音”来主动消除自然噪音,所以蓝牙配对成功的一瞬间,周遭的一切声音仿佛一下子都消失了。

工作日吃午饭时可以趁机看一集美剧,平时办公室有人聊天时也可以戴上这个神器求得片刻的安静。这种能够自己掌控并突然降临的安静像一句咒语,手掐剑诀念声“疾”,就天外飞仙了。

体验了几天这种神奇的安静,不禁联想到那些失聪的人。抛开疾病的一面,失聪相比失明和失语而言,给人的痛苦想必是小很多的。

世界除了乱象频仍,就是声响纷扰,如果能看但选择不看,能听但选择不听,能说但选择不说,也是一种幸福吧。只是,不说的前提是能说,但自己选择不说,不是不能说。

之387

Emily Dickinson wrote, "One need not to be a chamber to be haunted, one need not to be a house. The brain has corridors surpassing the material place."

沿着这个思路的话,似乎也可以说

One need not to be a loner to be lonely,

Even amidst bustles loneliness befalls.

One need not to be mute to be dumb,

Even out of deafening roar breeds silence.

这四句是我读完Dickinson那句后的一丝灵感。

之388

上周六去做了一次艾灸,之后两天感觉很好,说不出的体内通畅的感觉。

连续几天早晨都能早起了,有时候甚至起在了闹钟前头。

那天夜半热醒,扭头看了胖鹿一会儿。她正熟睡着,额头也冒着细汗。

清醒时,似乎很少有机会静静地端详一个人的整个面部和神态,即便最亲密的人好像也不行。

人醒着时的每一秒每一毫秒都在动,即便是发呆愣神,每块肌肉和毛孔也还在动。只有熟睡中的人是静止的吧,只有心跳和呼吸声。

此时的安静在于不再有表情,肌肉的完全放松。这是任何人醒着时都无法达到的状态——谁能醒着而无表情?谁能醒着又不戒备?

表情做什么,戒备为什么,不知道,无目标,只是积累下来的本能。

所以你看表情这东西很可能全部是虚构的,人的最真的表情理应是无表情。

我那样看着胖鹿,心里安然,便随了她的呼吸,又入睡了。

之389

基督教圣经《启示录》第六章中有个“四骑士”概念(Quattuor equites apocalyptici),四个骑士,四匹马,各自拿着不同的东西。

骑马者 能力 骑马者的象征 顺序
白马 攜帶弓箭 瘟疫 瘟疫 第一
红马 攜帶砍刀 戰爭 战争迫害 第二
黑马 攜帶天平 飢荒 贫困,缺乏食物 第三
灰马 攜帶鐮刀 死亡 死亡 第四

耐人寻味。

弓箭象征瘟疫,砍刀象征战争,天平象征贫乏与饥荒,也许这是公平的裁决,镰刀本来就是死神的随身武器。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