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刻(64)

靖博 阅读:103 2020-07-15 16:12:19 评论:0

之390

今年终于不用再去淘宝找人给外地牌照异地年检了,外地车牌可以在上海年检。

上午开车去了离家最近的一家车检站,记录一下。

开车刚进院子,就有两个工作人员过来指引停车。停好车,问我的保险是哪里买的,如果是上海买的保险连保险单都不用出示。这个“迎宾”让我感觉还挺好的,心想到底是大上海啊,这么热情主动的服务。

那人领着我去了办事大厅,说把行驶证交上去就可以,大概四十分钟就弄好。

So I did.

我把行驶证递给工作人员,对方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好玩的镜头来了——她远远地坐在柜台后面,微微伸了一下手,注意是微微,估计手有残疾(我猜),指尖停在距离我的行驶证大约十五厘米的地方不动了。

几个意思?这是要我伸长手臂越过柜台把证塞到她手里的意思吗?

So I did.

她继续看着桌面上的手机,右手接过了我的行驶证。始终没有抬头看我一眼,估计颈部也有残疾(我猜)。

在她身后走过来一个穿着监测站制服的男子,微微抬起右手,注意是微微,估计也有同样的残疾(我猜),冲我无声地做了一个转动钥匙的动作。我问“是要车钥匙吗?”他微微点了点头。

我大概碰见了两个身残志坚的工作人员,两个右手都不方便,一个还不会说话。真不容易啊,我想。

他拿了我的钥匙说那边坐着等一下——原来不是哑巴,太不好意思了(我想)。

今天来年检的人很少,五六个人坐在大厅里等着。

环顾了一圈,大厅尽头摆着一张大茶桌,很多福建人家里和小企业办公室喜欢摆的那种,桌上有一套很多杯子的全套功夫茶具,但桌边没人。

多亲民的办事机构啊,尽管没人烹茶,但摆一张这么专业的茶桌装饰也挺休闲的(我暗赞)。

大厅里放着两个按摩椅,扫码的那种。上面坐着两个等待验车的人,都没扫码付费。因此两把按摩椅异口同声地不断重复着提醒他们”累了吗?来做个按摩吧。请扫码付费使用。累了吗?来做个按摩吧。请扫码付费使用。累了吗?来做个按摩吧。请扫码付费使用。“

电子语音毫不间断地重复着,但坐着的两位大哥丝毫不受影响。这定力!(我暗赞)

以后这种按摩椅厂家可以考虑做些小改进如下(我暗暗建议):

1. 椅面加盖、上锁,上面装置铁丝网和毒刺。不扫码付费便不能坐下。

2. 第一次扫码付费到时后如果不离开座椅,语音提示分贝设置为最大值,至少要比汽车防盗报警器语音声响大。

3. 如果该人仍赖着不起身,铁丝网和毒刺缓慢复位将其锁定在座椅上,直到再次扫码解锁。

以上建议拿走不谢,可以考虑申请实用新型专利。

四十分钟后,拿回了盖了年检合格章的行驶证。

第一个大爷预测的时间真准,40分钟(我暗赞道)。

之391

前天跟我手下员工开会,订了一个会议室。

公司的会议室主要以太阳系行星命名,我们用的那间会议室叫Venus.

投影仪连不上,员工打了IT热线求助。下面是他们的对话:

热线中心:”你们在哪个会议室?”

员工:“Venus."

热线中心:”是维纳斯吗?“

员工:(语塞)......“是V-E-N-U-S.”

热线中心:好的,维纳斯会议室。马上给您派IT人员去现场解决。

我问她:这十个会议室的名字你都认识吗?

她说大部分看见认识,但不知道什么意思。

不知道什么意思不就是不认识吗?(我心里说)

“那几个不认识的会议室名字你查过字典吗?”

她说没有。

总共就十个会议室,分别是:

水星(Mercury)、金星(Venus)、地球(Earth) 、火星(Mars)、木星(Jupiter)、土星(Saturn)、天王星(Uranus)、海王星(Neptune) 、冥王星(Pluto),再加上太阳(Sun)。

这十个星球名字中,除了天王星和海王星,其他几个都不难。

居然从没想过认识一下?!

那个IT热线中心的人也是,会不会组词啊,金星就说金星呗,说什么维纳斯啊?Venus的确是维纳斯,也是金星,你怎么不说太白金星呢?

一件很小的事,我只是看到了一个滑稽的现象——据说知乎上连续十年每年最热门的话题都是“怎样学英语?”十年来从未跌下榜首。

这说明学英语似乎是绝大多数人的迷茫和愿望。可是,身边就有英语,到处都是英语,从来不想着去学,非要去知乎上提问?

算了,我不会因此就想去当老师教别人学英语的,只是看到很多年轻人迷茫的状态有点惊愕了。

不过,Let them be吧。

之392


不知道这年头还有谁会像我一样热爱读

我手机上有两个冷门的app,一个是汉语古诗词,一个是English poetry. 都做得很好,每天推送一首或几首诗词。

English poetry那个做得更复杂些,每天还有一个诗歌阅读挑战,类似现在人喜欢的打卡。每天一组英诗,有古代的也有当代的,有名人的也有新手的,还可以贴自己写的原创诗歌

但我几乎从来没有做到过读完每天推送的英诗超过三天的。有时候是因为某首诗太美,启动了我的创作和研究欲,就把其他诗落下了。有时候是忘记了去读当天的诗。

那天看电影上一个人说艺术已经死了,我想其他艺术就算死了也好歹落了个全尸,诗却是真的死得干干净净的连一丝骸骨都没留下。No hair, no fiber, at the crime scene.

WHO is the unsub (unidentified subject)?

Who killed poetry?

想到这一节,我便会觉得读诗这件事有些悲壮,写诗简直就是一场革命了。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