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刻(67)

靖博 阅读:86 2020-07-22 14:58:55 评论:0

之400

费玉清是个传奇人物,近十几年在大陆尤其火,特别在上海,是所有老太的第一偶像。

费玉清是他的艺名,本名叫張彥亭,1955年7月17日生人。

张大春说,费这个字放在姓氏里正确的读音是“碧”,不再读费,但这一点似乎没人知道或遵守,连本尊都自称费玉清,而不是碧玉清。

但你看这个艺名就知道只有当费读作“碧”才有意义,碧玉,清。这个艺名起得好,可惜费字没有读对,费玉清这个名字就没什么意义了。

1981年,费玉清与日本演员安井千惠订婚,后来因不愿接受女方家长的条件而作罢。此后再没恋爱,独身至今。

这样的一生,这样的爱情观,真的应该叫碧玉清,而不是费玉清。

之401

大概是看我经常戴着耳塞,也经常听我打字,办公室一个同事最近总借机走到我身后不远处窥探我的屏幕。所幸我有防窥屏,估计他看不到我在做什么。

人的目光是有重量或者热量的,你注视一个人,那人往往就能感觉到。这个现象每个人都体会过。也许不是目光的热量,只是我们的眼角比较开阔,余光比较多吧。

Staring at people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英美家长都这样从小教育孩子。这一点好像中国家长很少强调,至少我从小到大没有听到我的父母或父辈这样警告过。

有时候打量一个人其实无须stare,也不要多长时间。大多数人,一照面,上下看上两三眼就基本能判断个八九不离十了。现在的人都浅薄,不值得注视。

之402

人之所以空虚,是因为没有找到活着的意义或目的。

人生是没有意义的,但生活的目的就是为没有意义的人生找到某种意义。这是毕淑敏在一次大学演讲中说的意思。

热衷电脑游戏的青少年,是因为实体世界里太无聊,不够刺激,同时无助并寂寞。

沉迷赌博的人,是因为怀有太高的幻想,同时任由人性中的顽童被轻易唤醒。

我也经历过那种空虚,当时也不觉得还会有什么事是better things to do.

鹿的一句鼓动,点燃了我心底一团异常的大火。虽然只燃烧了半年,从此却开启了一个崭新的世界

我就是从那以后明白了一个道理——空虚源于无目的,导致无聊。但生命太短暂,我不敢再浪费,于是重整每根空虚的神经去做我的better things.

这就是我每天忙得不亦乐乎的事——读书写作、continued education, lifelong learning.

这里面有大乐趣和大幸福,就是我的better things to do,只是不足为外人道也。

之403

初一时的班主任是围棋业余四段,也是我的围棋启蒙老师。

那一年的记忆基本上都跟围棋有关,班长叫王晓辉,是我们班棋力最高的学生,只有他有资格跟班主任对弈。

王晓辉是我的围棋入门老师,他教的我死活型、布局定式,我看的所有围棋书也都是他的书。那些年,全国都流行那几本围棋书:

《围棋定式大全》,石田芳夫著

《围棋手筋大全》,藤泽秀行著

《通向十级的捷径》,石田芳夫著

......

王晓辉带我去了我们那个城市的群艺馆,我才知道我家附近就有那么好的一个下棋的去处。下棋不要钱,出示学生证即可。棋室很简单,就是八十年代普通的房子吧,可以容纳二十几个人同时下棋。

那个年代,中日还在友好,中日围棋大战牵动亿万人的心,丝毫不亚于女排的影响。

1974年,21岁的聂卫平第一次赢了日本九段棋手宫本直毅。这个胜利的效应要到1980年后才逐渐被人民传颂。我的小学时代正赶上那波民族自豪感爆棚的高峰。

昨晚翻到石田芳夫的那本书,想起八十年代。央胖鹿再教我下围棋,她可是跟陈祖德下过棋的少年围棋天才。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