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刻(71)

靖博 阅读:109 2020-07-31 10:46:49 评论:0

之421

昨天从昆明返沪,记录一下沿途的感受。

昆明机场候机楼入口比上海机场措施严格很多,有三道岗位检查每个人的手机绿码。检查人员不仅看每个人的手机,还用手指逐个去戳每个人的手机屏幕,目的是看那个出示的绿码是实时app显示还是事先截屏的照片。

过了安检,一路走到VIP候机室,目测沿途的店铺至少关了一半,几乎所有旅游纪念品、特产商店都没开,只有餐饮店大多还营业,比虹桥机场的情况更差。可见游客数量减少的幅度。

我这次出差是疫情以来第一次,一半的目的是淌一下路,亲身感受一下外面的情况。整体看来,目前出差还是比以前麻烦很多,每到一处都要扫不同的二维码,出发地和目的地的绿码都需要检查。这一点对公司的外籍员工会造成不少困扰。

我的个人心理感受而言,现在出差还是觉得不太安心。尽管昨天回程飞机上乘客不多,基本实现了人与人间隔的座位安排。我前面有两排家长带着小孩,吵闹了一路,我戴着神奇的airpod清静了一路。

今年年内,我还是不打算再出差了。

之422

昨天从机场乘车回家,提前订了接机服务。由于飞机延误,驾驶员等了我近一个小时,但并无怨言。路上很堵,我突然发现驾驶员有点犯困的表现,本来想问问他,但我坐在后面稍微出点动静的声音,他就警醒过来,车也开得很平稳,因此我终于没问他。

这种情况很多年前经历过一次,好像是在广州。一个出租车司机一路打着瞌睡一路飞快地开车。我当时坐在副驾驶位,那次真的觉得很危险,就要求他停车休息一下。那司机很尴尬,苦笑了一声说对不起,家里最近有事,好几天没睡好了。高速上没法停车,我只好请他慢点开,同时给他一根烟,陪他抽烟聊天,又给他吃了颗薄荷糖,防止他再打盹。

又有一次,在上海遇见一个出租车司机,一路上叹气连声。我问他怎么了,他说活着没意思。那几年还没出过近几年的司机驾车自尽的事,但我也有点怕了。于是跟他聊天期冀能开导他的绝望。从琐碎的日子说到历史说到人类的孤独说到佛家对人生意义的洞彻再说到基督教的原罪和救赎。最后他也没跟我说具体什么劫难让他感到了对生活的绝望,我下车时建议他抽空找个教堂进去感受一下。

后来不知他怎么样了。

现在每次坐车,心里都没以前坦然。见过了不同状态的司机,新闻上看了不同的惨案,现在坐车时总习惯暗中观察一下司机,但很少再跟他们闲聊了。

之423

今天读到一篇TIME杂志2017年5月刊上的旧文,很震撼。

不知道有没有被封锁。点击图片可至全文页。

最近在学几门美国英国大学关于COVID-19的课程,很系统,很深入。疫情发展到现在,各国都在经历wave 3了。很多经验教训该总结了,很多错误该思考了。不能因为今天穿得干净就试图淡忘昨天掉进粪坑那件事。历史悲剧之所以一再重演,并不因为别的,只是因为不正视错误,不总结教训。

我说的是美国。

之424

今天上课时又发现了一个超赞的网站,用各种图的形式展现人类历史上的历次流行病和灾害。


https://www.visualcapitalist.com/history-of-pandemics-deadliest/

这是我最近在研究的一个课题,资料收集很繁琐,信息量巨大,慢慢整理和学习吧。


如果仅从R naught来看,现在的COVID-19只有2-2.5(意思是每个病毒携带者最多只能传染2.5个人),这个数值跟历史上的几场pandemic相比,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致命。现在的各种举措,有的是草木皆兵无限放大危险,有的是仍然漠不关心措施不力,两个极端态度。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