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读韩寒有感

靖博 阅读:103 2020-08-03 15:43:34 评论:0

上周在微信读书上接连重读了两本韩寒的书:《可爱的洪水猛兽》、《我所理解的生活》。

这两本杂文集当年他最火的时候我就看过,如今重读,感慨万千。感概的并不是韩寒在我心中地位的改变,只是发现2008年可以出版那样解气的书说那样直白的真话,而现在很可能就出版不了,或者被404.

韩寒的主要作品我都读过,包括他博客上的文字。十几年前我就不喜欢《三重门》,现在仍然不喜欢,但这并不影响我也喜欢韩寒,尤其他的杂文。

如果有人听到我说竟然不喜欢《三重门》,反驳我“那么你的意思是你写得比韩寒好咯?”那么我愿意用韩寒的话来回应这个问题——你不喜欢吃某种鸡蛋,是因为你下的蛋比那种鸡蛋好咯?

这里的“鸡蛋”换成“牛奶”也可以。这是韩寒常用来怼网络暴徒的句型,我很欣赏。

我从没觉得韩寒是个多大的作家,但这不影响我喜欢这个人,因为他敢说真话,而且他说的真话时常夹杂着“傻逼”这种格外解气的情绪词而显得特别真实,更加因为他说的真话大多数都能被出版,这很了不起。我对韩寒的印象是他是一个了不起的意见领袖。

这很了不起,应该指韩寒火起来的那个时代——2008年前后。

韩寒说冰心、巴金、矛盾这三人的文字并不好,我表示赞同,因为我也一向觉得这三个人(其实还有好多他们那个时代的人)的文字不怎么样,作品不怎么样。韩寒说他因为小时候读的文字大多是林语堂、梁实秋这些大家,所以觉得前者不如后者。这一点我尤其赞同。我也因为同样的原因觉得后来的作家不好,虽然所谓的“后来”的作家其实很多人也曾经是林、梁同时代的人,但人的思想一旦被封锁和改造,势必会影响其笔下文字世界的格局和格调。

有一个典型的例子是金岳霖。此人研究了一辈子逻辑学,为林徽因守了一辈子纯情,但晚年在强权的压力,尤其文革中的表现丝毫配不上他同时代学人的品格。金是个题外话,此不赘述。

来说说我为什么又不喜欢又喜欢韩寒这个人。

韩寒刚火起来的时候,网络上争议声音不断。其实跟早年王朔刚出来时一样,因为太不主流太不正统,所以不能被主流话语相容。其他类似的例子可能还有郭德纲、陈丹青等人。

这几个人专业不同,韩寒是职业赛车手,王朔是职业作家,郭德纲是从小坐科的相声演员,陈丹青的主业是画家。这四个人当年最火的时候也是最受争议的时候,其实你仔细看的话,他们四个有很大相似之处,如果用句很装逼的名词来形容他们四个的文化意义的话,可以说是——消解权威和解构传统的另类。

以上四个人当中,只有郭德纲是我全方位喜欢的,对其余三个我都不那么全心全意。

我喜欢陈丹青的敢言,还有他在中文推特上经常被流传的一些一阵见血的金句,但我不太喜欢他写的书和文章。

我喜欢王朔早期的小说,但不喜欢他后期的作品,也不太欣赏他对金庸和金庸小说的评语。

我喜欢韩寒的杂文、说真话和粗话,但不喜欢他早期的小说,也不喜欢他导演的电影。就这么简单,没有什么人是你必须喜欢的或者全部喜欢的,喜欢和不喜欢一个人,全是你自己的主观判断和选择,这事没理可讲。

那天读完《可爱的洪水猛兽》,我感慨了一声——十几年后重读韩寒,感慨万千。

感慨的内容我没说出来,其实我感慨的更是那个时代,那个韩寒代表过的时代,那个也被我百般批判过的时代。但时过境迁,很多事情都变了,曾经那么粗鄙的时代放在今天的标准来看,居然显得有些美好了。此事说明,在一个操蛋的时代,没有最坏,只有更坏。

韩寒的时代,如果在网上或书中写到敏感词,无非在紧要处用一串省略号替代也就罢了。如今省略号已不足以遮羞,需要使用大量错别字来代替紧要的字眼。

例如,韩寒的时代可以写“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公民有......自由”,现在就不能再这样写,而要写成“仙发第三十五条规定公民有......兹有。” 视情况而定,有时候可能“公民”二字最好也写成别字,例如“宫敏”之类的。

这就是我最近重读韩寒两本书最大的感触,我喜欢韩寒直愣愣开骂怒怼傻逼们的那种语言,一边回忆那个并不遥远的如今看来并不太差的时代。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