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都有不再喜欢贾樟柯的自由

靖博 阅读:106 2020-08-03 16:11:03 评论:0

*这大概是我使用脏字最多的一篇文字,只为统一表达一下我的反感。下不为例。

前年看完贾樟柯的《江湖儿女》后,我写了篇很随意的观后感,不是什么影评,只是看完电影后的第一感受。放到知乎上后,接连不断收到不少人满嘴喷粪的回复。对眼下中国网络上数不清的网络暴徒们我向来是不屑于回复的,但也看到过一两个心平气和的回复,意思是“你可以不喜欢,但我喜欢。”

我欣赏留下这种回复的网民,这才是我们的网络上理应有的正确留言姿势和态度。

一部电影,本来就跟一首流行歌曲一样,有人喜欢就有人不喜欢。哪怕是制片人、导演、主演和发行方都不能不允许观众不喜欢,不论你投了多少资,请了多少个大牌,或者自以为表达了多牛的思想。对电影而言,观众就是上帝。你我都是独立的“上帝”,你我都有喜欢或不喜欢的权力和自由,你我都可以把自己喜欢或不喜欢说出来。

知乎上给我留言的傻逼们的主要内容是说我不懂贾樟柯,不会欣赏,不理解贾樟柯,也不懂贾樟柯的电影手法。当然他们没有我转述的这么文明。所谓网络傻逼,张开嘴就拉屎,不会只吐舌头做鬼脸而不搞出点米田共的。

这些人上网的唯一目的就是找茬骂人,只要跟自己想的不一样,就开骂。才不会去看你到底说了什么,前因后果上下文什么的,统统不看。骂人和撒泼才是目的。

我对《江湖儿女》说了什么呢?我说这部电影露出了贾樟柯人到中年的一种被“招安”的虚弱,费了那么大劲,放着各种黑暗和冰冷的社会现实不去看,偏偏选了一个最不具代表性的街头混混,这样的选材本身就偏离了贾樟柯的电影风格。

大意就是这样,我懒得再去搜我写过的原文。

十几年前我看的第一部贾樟柯电影是《三峡好人》,虽然这部电影并没完全征服我,但我从中看到了一种与众不同的深度和视角,促使我接连欣赏了贾樟柯几乎所有的被禁的和没禁的作品。1997年的《小武》我看了两遍,说不出哪里好,就是觉得好。2008年的《二十四城记》第一次赚了我的眼泪。2013年的《天注定》我只看了一遍,但从此开始真正喜欢上了贾樟柯。2015年的《山河故人》稍微差了点,不再尖锐,但还有他的影子在,符号明显,意义也很清晰。

后来读了贾樟柯的两本书《贾想》上下册,喜欢他的文字,也加深了对他电影作品的理解。

2018年的《江湖儿女》基本上跟换了一个导演似的,完全不再有这么多年来对现实近距离地观照。情节瞎编乱造,表演夸张,片尾还搞镜头串烧向自己致敬,这些小技巧搁别的导演身上也就算了,你是贾樟柯啊,你不能这样堕落。我说《江湖儿女》是贾樟柯最差的一部作品,指的就是这一点。

水浒里最膈应人的人物就是宋江,从头到尾唯唯诺诺还没落草就已经想着招安了,招了安就开始给朝廷往死里卖命,折了大半兄弟,临了还坑死最亲近的俩兄弟。这种人品和人格,要TM多扯鸡巴蛋就多不是人。

我是不想看贾樟柯变成宋江。朝廷里有人说宋江好话了,但心里看不起他的那几个人还是看不起他,还是欲除之而后快。所有幻想被招安的人都应该以宋江为戒。

最后再说说知乎这个平台。

这个鸟平台一开始挺好的,兴起于后天涯和后博客、后微博时代,一开始是扮作知识分子形象的,大有拷贝移植Quora的势头,《知乎周刊》也颇有知识性。我一度对它有点看好,但后来越来越发现知乎一天比一天接近头条的档次,一开始是过敏起几个微红的小疙瘩,后来疹子面积越来越大,直到后来变成一块邪呼拉茬瘆人倒怪的红斑狼疮。

借着世界杯期间羊羊羊式的广告,目标群体发生了急速改变。有点像我家附近最近不断增加的街头萨克斯练习者,一开始是穿着文雅讲究的老科勒在吹,后来逐渐平民化市井化,今天基本上端着萨克斯在街头和公园练习的人都相当......“接地气”。

你去这个鸟平台每天的所谓热搜榜看看,再比较一下头条,有差吗?不会有的。

以前我还在高中同学微信群里时,有几个高中同学碰到我发表非主流言论时就“劝”我多读书。我说读什么书呢?他们说瞧瞧《三国》。干!他们心里的书就是三国。过去是《女友》,现在我估计他们也喜欢上知乎了吧。

所以我现在不再打开知乎的网页,采用对待其他内网一样的态度,目的只为躲开傻逼。

当年的傻逼,今天仍然是,无非是老了几岁。逼还是一样傻,只是刷了点绿漆。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