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读书话(26):A World Without Work

靖博 阅读:1907 2020-08-13 15:29:16 评论:1

你有没有担心过未来的某一天突然自己找不到工作了?你的工作,你的所有技能都被机器人和人工智能替代了。

前不久我写过一篇小文讲了technical singularity(科技奇点),讲的就是这个现象。

其实这个担忧很多人都有,但只是隐隐地担忧,觉得那一天还离我们很远。

1891年,奥斯卡·王尔德(Oscar Wilde)就提出了这个假设:

“while Humanity will be amusing itself, or enjoying cultivated leisure … or making beautiful things, or reading beautiful things, or simply contemplating the world with admiration and delight, machinery will be doing all the necessary and unpleasant work.”

王尔德幻想的是未来某一天人们不用再像当时那样每天辛苦地劳作,可以把一切不轻松不好玩的工作都交给机器人来完成。

但AI技术的发展似乎超越了大作家一百多年前的幻想,机器人未来取代人类的劳动似乎将是全方位的接管,而不是像某些地方把脏活累活派给农民工那么简单。

“A World Without Work: Technology, Automation, and How We Should Respond”, by Daniel Susskind,是2020年1月新出版的一本书,我读完后思考了很多,也报了两门关于AI的网课,开始系统地学习AI基础知识。


其实人类已经经历过了两轮AI大潮:

1. 1947-1980s: the first wave of AI

标志性事件是艾伦·图灵(Alan Turing)1947年在伦敦数学学会上第一次提出了著名的“图灵测试”理论(Turing Test,又叫图灵实验)。

简单地说,图灵测试的目的是测试机器是否有人类的思考能力。

步骤如下:

实验涉及三个人/物,A – 被测试机器;B – 正常思维的普通人;C – 测试人

假如C使用A和B都理解的语言分别问一串问题,前提是这些问题涉及的场景和物品A和B都看不见。经过若干询问后,如果C不能得出结论谁是A谁是B,那么A(机器)就通过图灵测试。

图灵的这个实验假说开启了人类AI研究的第一波浪潮。


2. 1997-Deep Blue (IBM) beat Kasparov

第二波AI浪潮从1997年IBM深蓝机器人击败国际象棋世界冠军卡斯帕罗夫开始,催生了后来我们都知道的AlphaGo.

*AlphaGo本来是DeepMind Technologies研发出来的,2014年被Google收购。Google在AlphaGo基础上进一步推出了Alpha Zero,比AlphaGo更智能,不需要输入任何以往的棋谱,只要输入基本规则,由Alpha Zero自己练习三天,形成它自己的data,就能超越AlphaGo的表现。

2019年,Facebook推出了Pluribus,据说可以打败世界顶级的扑克牌玩家和专业选手(poker players)。

世界主流科技公司都在积极投入AI的研究,有没有觉得一点点可怕?

AI的继续发展到底对我们意味着什么?对我们未来有哪些负面的影响?关心这一点的人可能比关心AI未来正面影响的人更多。

在AI领域,有一个理论假说——the ALM hypothesis (全称是 the Author-Levy-Murname hypothesis)。

这个假说提出了一个观点:

Machines could readily perform the “routine” tasks in a job, but would struggle with the “non-routine” tasks.

什么意思呢?

这个假说把我们现在从事的各种工作切分为很多tasks. 不论你的工作内容是什么,不管有多复杂多专业,其中一定会有很多不那么复杂不那么专业的“任务片段”(tasks)。未来AI能够替代我们做的主要会是这些任务。这些任务都是routine的,重复性的,很容易被AI掌握,并且可能做得更好。

但有两个方向的工作是AI还暂时无法替代我们的:

  • High-paid/high-skilled work – 这类工作包括creativity(创意类)和judgment(判断类)工作。
  • Low-paid/low-skilled work – 这类工作主要指需要深度人际互动的服务类工作,目前的AI技术还无法取代人类的interpersonal skills.

很多人以为AI的发展对蓝领的冲击要大于白领,其实这也是一个误解。

The Moravec’s Paradox(莫拉维克悖论)认为:"many basic things we do with our hands are the most difficult tasks for a machine to do."

例如:cooking meal, trimming a shrub,理发等。

这些看似简单的工作靠的是人类的某种本能,一连串动作的组成无法用语言描述为AI指令,所以不容易被AI掌握。

1950年,the US Census研究了271个职业,发现只有一个职业彻底消失了——elevator operator(电梯操作员),就是过去在电梯里戴着手套专门给人按楼层按钮的。

这是1950年的情况,在那之前,人们其实对工业化机器大生产取代人工劳动的担忧也存在了很久。

我们现在常说的机器人(robot)这个词是1920年才发明的,之前人们担忧的主要是automation(自动化),例如自动化机床等。

What can we do? What shall we do?

如果我们认识到了AI技术未来不可预知的发展,我们该做什么,能做什么使我们明天还能在机器人的世界中保持employable呢?

这是我读完这本书后严肃的思考。我的决定是——立即开始学习,全面学习,提升自己。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
  • 中国建设招标网 发表于 8个月前 回复

    如果我们认识到了AI技术未来不可预知的发展,我们该做什么,这是一个很大的假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