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大丽十日追忆(3)

靖博 阅读:169 2020-10-14 16:23:23 评论:0

Sep 27,第三天

大理旅游的人很多选择专门用一天时间环海自驾。我们也是这样计划的,但前天上了飞机才发觉忘了带驾照,两人都没带。这件事可见再资深的旅行者也需要在出发前老老实实地做一张packing list.

大理是全中国大众甲壳虫(VW Beetle)车最多的城市,据说全国80%的甲壳虫都被回收到了洱海。网上洱海游记里最多的一类照片就是一个女的,穿着很艳丽的衣服,把一辆颜色更艳丽的甲壳虫停在洱海边,摆出各种同样艳丽的姿势拍照。甲壳虫半球形的车身跟水中倒影极易构成一个圆形,的确漂亮。洱海自驾的第二种热门车辆是各类敞篷跑车,第三是Jeep(也要敞篷)。

敞篷其实不是关键,关键是车身的颜色。

听说几乎每天都有半吊子自驾者转弯不慎冲入洱海的事故,以跑车居多。土吧?没开过跑车的人猛地一下子根本“跑”不起来。

我们无法自驾的问题无法解决,既如此便如此吧。胖鹿在网上找了一个包车服务——有人开车的那种。

司机姓赵,白族人。但说原本是大理的本土汉族,50年代被政府一刀切硬给划成了白族。不知这段历史背后什么逻辑。

小赵很健谈,不烦人的那种健谈。

昨晚从大理古城打专车回住处,一个女司机如数家珍地向我们介绍了一遍环洱海的主要景点,所以今天我们有了点小目标,确定了几个主要停车点,重点定在大理的地标——崇圣寺三塔。

大理是白族人最大的聚居地,行政区划上叫白族自治州。从洱海的任何角度远望去,一片接一片白色的民居散落在山脚下。

白族民居都很干净,白壁上必有图画。我第一次对一个少数民族发生了浓厚的兴趣。

第一站去了双廊古镇,是洱海环游路线上游客必去的一个打卡点。更因为这个古镇上有杨丽萍的两座别墅——太阳宫、月亮宫。(结束这次旅游数天后听说杨丽萍的别墅也被划为违建了……不知真假。)

双廊古镇没有太多出奇处,唯一的好是清净、干净,但别忘了,今天只是Sep 27.

在月亮宫门口吃了个闭门羹,要进去得花100块钱买杯咖啡。丽萍不应该这么缺钱啊?想不通。围着月亮宫绕了一圈,在附近小胡同里买了杯鲜榨石榴汁,¥10,大理的石榴怎么都那么甜!

我去过太多太多古镇,每到一个总想起一个句型——天下XX一大抄。要我说,天下古镇也是一大抄。不是说哪个古镇模仿哪个古镇,而是说每个古镇都很相似,不仅旅游纪念品卖得相似,古镇的味道相似,除此之外实在没有什么特别了。I hate nearly all the 古镇。

但这个百无聊赖的不耐烦很快就被小赵打破了。

小赵推荐我们去另一个古镇看看——喜洲古镇,说那里是白族传统蜡染的本部,没有别处那么商业化。而且他家就在喜洲镇上。我们起初狐疑了一下,心想是不是他只是想把我们领到关系户的店里吃饭或购物?

但后来证明我们太复杂了。小赵领我们穿过镇外一大片稻田(十几天后新闻爆出这片稻田被蜂拥而至的游客践踏一空),给我们拍了无人机航拍,说你们自己去镇上逛逛吧,然后就自己回家吃饭了。

喜洲古镇比双廊更干净,几乎没有游客。随便进了家饭店,坐在天井里悠闲地吃了顿最满意的饭菜。这顿饭一直让我和胖鹿念叨,直到写作的今天。

好饭菜给了我们对喜洲的好印象,在镇中心一个小铺买了个喜洲粑粑(¥10),从第一口到吃完这个粑粑我只用了三秒钟,这还是在刚刚吃饱的前提下,胖鹿只从我手里抢到了一小块。That’s how delicious the 粑粑 was.

这块粑粑让我和胖鹿念叨了一路,又一路回到上海,又过了半个多月还在念念不忘。后来我们在丽江昆明一路都想再买到那么好吃的喜洲粑粑,却未能如愿。

白族人的每个村落中都有一棵大榕树、一座寺庙、一所学校,每户山墙上都画着画,门前写着自家姓氏的古词,标榜着自家姓氏的古风韵味和传世家风。

我们碰见的每个白族人都喜欢自豪地说一句话——我们白族人讲究清清白白做事,老老实实做人。

我喜欢这句话,喜欢他们墙上的绘画,喜欢村里百年的大树,喜欢村小学朗朗的读书声,喜欢供奉神灵的小庙,喜欢老年人每月初一十五吃斋念佛的传统,喜欢每个年轻人勤勤恳恳地微笑,喜欢每个为自己民族骄傲并恪守祖训的白族人。

几天后到昆明后,在云南大学门外的文化书店买了本白族文化的书。这是后话。

崇圣寺三塔之于大理,就像外滩之于上海、天安门之于北京、武侯祠之于成都

历史上共有9位大理国皇帝在崇圣寺出家,金庸在《天龙八部》中称为天龙寺的就是这里。

小赵说很奇怪,这个实打实的5A级景点很多年轻游客却不进去,只是驱车到门外远远跟三塔合个影就走了。

我不是佛教信徒,也从不烧香许愿,但我对每座有历史的寺院都满怀敬畏。不敢高声语,只愿默默观。胖鹿比我懂,告诉我在佛教圣地一般要按照顺时针方向围绕建筑物走。

小赵说很多年前三塔中的一座塔身裂了,但云南那场大地震过后,那座塔居然神奇地复原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加上高智慧神明的大慈悲,还有什么奇迹不可能呢?我选择相信所有这些向善的传说,因为美好。

三塔的主塔真名叫千寻塔,多美的名字。不知道那九位放下皇权走进佛堂的大理皇帝寻到了什么,想象不出从俗世巅峰遁入空门的那条路究竟是繁花一梦还是逼不得已。我宁愿把他们想象得单纯些,不把他们比作被迫出家的唐高祖和为情顿悟的清顺治。

今天从三塔慢慢下山时感觉右脚脚背有点隐痛,好像扭伤的感觉,也没在意,不料次日却成了一个不小的麻烦。

晚安,列位出家的大理国主,I mean,晚安洱海、喜洲和三塔。

明天爬苍山。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