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大丽十日追忆(7)

靖博 阅读:162 2020-10-25 17:46:46 评论:0

Oct 1,第七天

早上酒店吃早餐的人明显多了很多,小长假正式开始了,很多人昨天就陆续集结到了丽江

今天去昆明

丽江住了三个晚上,整体印象很好。

古城里装饰得很繁复,不是一般的花团锦簇。这一点值得江南水乡管理部门借鉴。

丽江火车站是我去过的中国最干净的火车站!卫生间尤其惊人。听说在创卫,希望保持下去。创卫是各地ZF的一件大事,如果为了创卫把所有公共卫生间都建设好,那是利国利民。但很多地方把创卫的重点放到了清理小摊贩和折腾门面房,那是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

在丽江到昆明的动车上恍惚有种在日本的错觉,造成错觉的不是窗外的风景,而是我和胖鹿松垮垮倚靠在一起无所事事满心欢喜的心情。

每场旅行都是幸福的,没有一个地方不美好。这是一对中年夫妻不想跟人秀但心里暗暗喜欢的一种安稳。

大概很少有人像我们设计路线的,先到昆明,次日去正式旅游,末了再回昆明。这次选了翠湖边的君乐酒店,一家有点老但性价比超高的小酒店。

十月初的昆明,夏天还远没有结束。这本来就是一座不懂春夏秋冬忘我的城市。翠湖上的海鸥还没来,湖上的夕阳还是满登登的橘黄色。

去了附近一家点评网评分很高的餐厅——野生菌火锅(菌故·野生菌肚子鸡火锅,小西门店),味道超过了我们一周前在昆明第一天吃的那家。连从不点评商家的胖鹿都主动写了热情的赞语。

我们去的早,店里只我们一桌,服务员正享受一天中最后一段闲暇。正吃着,一个服务员在窗边喊“彩虹彩虹”。

天上真的有一道彩虹桥,同时还在下着雨。这好像是我第一次在城市里看见彩虹。

今天的计划是赶在夕阳中去看西南联大旧址,不料走到云师大门口发现校门紧闭戒备森严,不许校外人员进入。有学生隔着隔离栏跟外卖员交接。

所有学校都控制出入,谢绝访客。旁边的云南大学也进不去。

云南大学西门外的小巷子还是那样,在一家书店买了本白族文化和纳西族文字的书。想起去年冬天偶然走到了云大校园正赶上绚烂的银杏落叶铺满了整条银杏大道。

瘟疫改变了一切,一点不假。还好它改变不了阳光和雨露。

今天是中秋节,翠湖上的月色正美。这是我和胖鹿第一次在外地过中秋节。绕湖走了一圈,月光如水,像这日子和心境一样安静。


Oct 2,第八天

翠湖西侧是云南讲武堂,我来过那么多次昆明都没进去过。穿过讲武堂大操场有一个中国远征军展厅,里面在播放一部纪录片,时长71分钟,我们俩就坐在里面看完了整个故事。

有个台湾老友的父亲曾是孙立人将军的旧部。我在门口拍了张看板上孙立人将军的头像发给她,说想到了令尊。远在美国的她回了一个祈祷的表情——其实她的父亲是她心上的一个痛,我不该随意再提起。

翠湖西路上有家餐厅占据大众点评榜首,本想过去吃午饭,结果不仅排队的食客众多,很多招牌菜品都卖完了。服务员建议我们下午五点钟来排晚餐。

我们四点半就去了,排在了第一位。过了十分钟,晚饭的队伍已经排起来了。愈发好奇这家餐厅到底有什么出奇。

招牌菜是破酥包(几乎每桌都会点),菌菇馅儿,的确鲜美。汽锅鸡反倒一般。

很多餐厅看都是这样,你越是吃不着就越是渴望,期望过高了又注定失望。这其实不是餐厅的错,只是食客自己给自己下的套,人为吊高了自己的胃口,最终落得个心理上的虎头蛇尾。

回房间无所事事到半夜,胖鹿忽然说还想去翠湖边走走。我建议不如去趟圆通寺,就在翠湖附近。结果寺院在装修,走过了都没看出被施工屏障遮起来的寺门。

两人各骑了一辆共享单车,从坡上滑行下到翠湖边。翠湖的夜很暗,夜晚的翠湖似乎很大。行人稀少,万物与世无争的模样。

预订了翠湖宾馆中餐厅明天的午餐,据说那家餐厅非常漂亮。


Oct 3,第九天

翠湖宾馆是昆明最早的星级酒店,由希尔顿集团管理。

看样子好像是有辉煌的历史的,但不知怎么在网上查不到这座建筑物的前身和历史。

一楼的中餐厅实在太美了,很多人等菜时都在里面拍照,美食美器加上超高挑高的空间,说它是昆明最美餐厅,估计没人会不同意。

这是我们此次云南之行中最满意的一家餐厅,我们此程的完美句号。

云南有鲜花、有菌菇、有烟草、有茶叶、有风光、有四季如春,因此才有不愿离开的人们。

昆明有用不完的阳光、有西南联大的辉煌、有大轰炸的历史、有飞虎队、有远征军,因此才有永不凋谢的春天吧。

其实我们只旅行了九天,我怎么会觉得是十天呢?

晚上八点多回到上海,还在困惑这个算数问题。不是我数学和记性不好,肯定是其中有一天的岁月留在了大理和丽江。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