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刻(100)

靖博 阅读:141 2020-12-15 23:17:27 评论:2

之557

瞬刻系列都写了100期了,500多则一闪念的记录。任何东西,哪怕再没价值,积累到了一定数量都有种可观的欣慰。

微博刚出现的那几年,有个作家出了本书,汇集了自己的几百则微博,每则不超过140字,当时算一种时尚。现在连我都不上微博了,又是一个被自己玩死的时尚

有些地方,但凡沾点文化气,但凡还有点思想性,但凡还正视一眼冰冷的现实的,早晚会死。那些地方一直被一群憎恶文明的混蛋把持着,什么都不怕,就怕大家都有文化了就没人信他们的鬼话了。

之558

鹿跟她哥终于见了面,说“终于”是因为这个见面的难度堪比美朝领袖会晤。但不长的谈话,原本抱着浓浓的善意和关切,在此起彼伏的反驳中很快就结束了,不欢而散。

我可以想象胖鹿的感受,换成我只怕早一脚踹翻了桌子扬长而去了。

一个人年近半百还怀着少年时代遗留下来的很多恨,只能说是一种自甘堕落。就像很多人一辈子长不大,把帐统统算到原生家庭上一样。

不知道谁发明的“原生家庭”这个词,我越来越抱狐疑的态度了。孙悟空遇到挫折就该怪孕育他的石头吗?石头不语,这样的归咎大概是最方便的。

之559

中午在工厂食堂吃完饭跟一个当地同事绕厂一周散步,他说起他在上小学的儿子对光头强的痴迷,很无奈。有一次他儿子在学校用鞋子打一个女同学的头,老师勒令叫家长,问小孩为什么要那样做,结果孩子当着老师和他的面说“光头强就是这样打的”,说完还笑。

我同事说当时掐死儿子的心都有,太丢人了!随后又感慨中国动画片的暴力镜头和立意的粗糙,说你看看美国日本的动画片。我说是啊,据我瑞典的朋友说,像喜洋洋和灰太狼这类充满暴力镜头的动画片在瑞典是决不允许播出的。

想想我小时候,电影电视里全是打仗的故事,所有仗最终都是我们胜利,而且胜利得很轻松,就像所有敌人都是傻逼一样。

前天去电影院看了刚上映的俄罗斯电影《猎杀T34》,去之前胖鹿说不会是俄罗斯版的抗日神剧吧?结果被她言中了,一百个八仙的苏联版抗德神剧,不输给我们发明的“手撕鬼子”、“裤裆藏雷”、“同志们,八年抗战今天正式开始了”。

你那么牛逼,四个残兵败将一辆破坦克干掉德军十几辆坦克,那怎么德军轻轻松松打到了你首都了呢?

实在不明白怎么喜欢意淫的都是同一类人。

所有文明国家的战争文学和影视无一例外都是反战的,通过对战争残酷的生动展现突出生命在战争面前无差别的渺小和可悲。

所有鸡犬国家的战争文学和影视无一例外都是美化战争的,通过虚假的情节宣扬己方的“正义”和敌人的邪恶。

你自high就自high吧,但能不能也稍微长点脑子,不要让人觉得战争年代里牺牲的烈士们都死得不必要。

之560

这是痛风后第一次出差。傍晚我走过一条火锅街,一条串串儿街,一条烧烤街,一个巨大的充斥着各种我不能再吃的美食的街区,最后我站在空旷的广场中央,摆出一副二十多岁那种欠抽的孤独像,心里犯愁——我该/能吃什么呢?

险些进了麦当劳,胖鹿的电话恰好打来,最后选了一家川菜馆,吃了一顿纯素的川菜。

人人都看出我瘦了,我却高兴不起来。

瘦不下去时日日发愁,挺着个一肚子脂肪出处不好意思。瘦下去了又天天苦恼,生生饿出来的瘦突然没了当初的美好。

也许只有一个好处,现在再有人叫我去喝酒,我说“不能喝了,我痛风”,对方立即接受这个说法。看来痛风之深入人心。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
  • 老H 发表于 2个月前 回复

    坚持下来不容易。喜欢看这种有生活气息的博客 ✊
    猎杀T3下载了,准备看看别人家的手撕鬼子哈哈

  • 访客 发表于 2个月前 回复

    说白了,绝大多数人没有系统的写作能力以及阅读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