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刻(101)

靖博 阅读:88 2020-12-28 11:41:55 评论:0

之561

圣诞前一天给过去的几个老板们都发了祝福邮件,他们都回了信。最gentleman的那个前德国老板说几年前我送给他的那个北海道星巴克杯子他老婆一直用着,很喜欢,说一看到那个杯子就想起了我。那是几年前我和胖鹿第一次去北海道时在札幌买的。

这就是中国人热衷送礼的原因之一吧,容易让人记住自己。尤其给老板送礼物,心态和目的都不纯洁,但就是有用。说来可笑,我直到35岁才明白这个道理,才学会旅游回来要给老板带小礼物

所以每次在国外奥特莱斯和机场免税店里看到无数中国人排队购物买礼品和手信,都会想到那些礼物基本上都是带回国送给别人的,没有给自己的。

胖鹿教会了我送别人东西要送别人喜欢的,不是自己喜欢的。这是一个我三十几年都没学过的道理。

有时候送了别人一样小礼物,别人记得不记得并不知道,但自己一直记得。例如那个北海道星巴克杯子,老板不说其实我也一直记得。因为那个礼物恰是别人喜欢自己也喜欢的完美结合。


之562

早上我说最大的理想是成为一个真正的作家,不是随便自封的那种,而是文字水平不断提高最终成为的名副其实的那种作家,或者畅销书作家也行。胖鹿说我太虚幻,我说只是梦想吧。

其实作家又何必畅销,热爱文字何必一定要成为作家呢?大概好的作家没有人是一开始学写作就定下目标成为作家的。但行好事,莫问前程,这种心境最难得。

这几天在默想自己的2021年新年计划,继续写只是一件小事,算不得目标,也不想定什么目标,否则显得矫情。

看书写字这两件事常常不适合跟别人谈论,就像看书不适合当作兴趣爱好跟别人讲一样。不能指望这两件事能最终成为一件了不起的事,很多人看着看着写着写着一不留神就成了,就像人们活着活着就活明白了,一个道理。


之563

早上的一班电梯特别满,满到每个人手握着手机却无法把手机放在自己眼睛能对焦的地方看。

每个人都背着包,都穿着厚重的衣服,像背着全部家当的蜗牛。有人呼吸沉重,呼哧呼哧的像刚奔了一段长途的马。几乎每层都有人下,于是电梯每次缓慢停下时,安静的电梯箱里就响起一阵轻微的衣物摩擦发出的那种悉悉索索的声音,显示有人要出去。站在门口的几个人每次都要强忍不耐烦闪出电梯门让行,再走进来关门。碰见有二楼下的人最让人恼火,你一楼到二楼空着手也要挤电梯?简直浪费社会资源跟大家的时间。

以前的办公楼电梯飞快,二十层好像三五秒钟就到了,从不需要等或抢。现在的办公楼电梯常常比爬楼梯还慢,每次上下楼都要暗暗恼火一次。

很多东西都像电梯一样,好的时候不觉得,没有了才知道当初有多好。


之564

周日去电影院看了刘德华、刘青云主演的《拆弹专家-2》,居然非常不错,电脑特技水平很高。剧情仍然是老套的香港黑帮兄弟情+警匪无间道的老路数,只是生硬地加入了反恐元素,加上电脑特效的酷炫,武打动作设计也不错,剧本立意也颇有些深意。大概能代表目前华语商业电影的最高水平了,尽管仍是好莱坞风格。但比前段时间看的那部俄罗斯抗德神剧好了很多倍。

现在还没见底的COVID-19题材不知道会有哪个大导演首先搞出一部大片出来,斯皮尔伯格吧,或者韩国。在我的观影标准看,韩国电影是亚洲第一流,这种大事件大概也只有韩国电影能表现,敢表现吧。在那些只允许歌颂不允许探究和反思的国家,只要有歌咏比赛和联欢晚会唱赞歌就足够了——我最喜欢牡丹峰乐团的那首《没有你不能活》和《叫你老爸》,每次聆听这两首歌我都新潮澎湃地想用韩语高呼口号——Kim将棍蛮岁,祖阔统一蛮岁!为啥要用韩语喊?因为这两句话韩语跟汉语基本发音一样。


之565

整个2020年我听过的最有水平的一个笑话段子是:

老婆:我的卷发棒在哪儿?

老公:(放下手机不假思索地回答)棒就棒在跟你的气质特别配!

这个笑话让我笑了很多次,跟胖鹿讲了,她也笑得没气,同意其当选我家2020总结里的年度笑话。

南北方的幽默风格很不同,能南北通杀的笑话不多,很不容易。

还有一段郭德纲于谦的话佐料我很欣赏,但不一定谁都觉得巧妙:

郭:哦?你看出来了?禽兽的眼睛是雪亮的。

于:群众,群众的眼睛的是雪亮的。

郭:(手指台下观众)他们才是群众啊。

于:我是禽兽啊!

这段话佐料穿插在快速的对话中喜剧效果非常好,但不一定每个人都觉得好笑。我觉得设计得很巧妙,很高明,高就高在手指观众——他们才是群众啊(作迷惑表情)。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