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刻(102)

靖博 阅读:61 2021-01-06 14:21:37 评论:0

566 - 不是心静不下来,而是心放不下来

当下的人们有很多心病和心结,如果你觉得没有,那只是不自知,不是不存在。

很多人苦于心总也静不下来,好像越是有钱越难心静。所以就见很多有钱人没头苍蝇一般地寻求出口和解脱,拜佛和“修行”在时下的中国格外流行。我把“修行”加了引号,表示我对这个词的滥用表示不赞同和怀疑。

有个巨富,嘚瑟巅峰时期拍电影、唱戏、打擂台,把每个心里藏着的梦想都实现了一个遍。不得意的低谷时期访高人、求仙术,跟每个后来被打假的神人都扯上了联系。

看过一段视频,此人主持一个未来技术大会,受访人是特斯拉的马斯克。此人抓着话筒一刻不停地显摆着自己的英语,丝毫不给被采访者说话的机会。

他是这样开场的:I don’t need to go to the Mars, because I just came back from there, so... (意思是很多人曾说他长得像火星人)

最后这个“so…”是用英语说段子最常用的一种语言小技巧,他运用得不错,只是这句笑话一点都不可笑,没有抓住英语笑话的逻辑。

马斯克是这样回应的:哈哈哈(故意的干笑)。

此人接着说,我不想去解决火星上的问题,让别人去解决吧。我只解决我能解决的问题。

马斯克皱了皱眉,耸了耸肩,没有回应。

近日坊间有很多关于此人的流言,都是不利于他的。

我一边看着他当年穿着全副武装的戏服学唱京剧“皇恩浩荡~~~~~~~”,一边为他惋惜——很多有钱人的问题其实不是心静不下来,只是少一张保命的身份而已。

大限来临时,皇恩浩荡喊得再高声,也软化不了刽子手已经扬起的那把鬼头刀了。

所以我说有钱人的问题跟我们普通人不一样,他们不是心静不下来,而是心安不下来。财富不安全,随时可能被充公。行动不安全,随时可能被限制。生命不安全,随时可能被剥夺。

这种状态下,求佛、学道都不是正解。也许只有放下一切,真的去隐居,真的去云游,散尽所有财富,放弃一切,留下一身皮囊,就此去者。

我第二次看那段采访视频时,深深为他感到伤心。

我第三次看那段他唱戏的视频时,深深为他难过。如今大家不仅揶揄他,而且叫好的人愈发多了。前天还有人叫爸爸,今天就恨不得集体脱鞋踩一万只脚在他头上——谁叫你有钱?!

有钱就是错,赚钱就是原罪。在某些地方一直这样。

一个人人都知道的千古教训,一个人人都挂在嘴上的传奇商人,生在一个人人自危的地界,人人都无话可说。

于是很多人去读《金刚经》、手抄《心经》,希冀从中寻到让心静下来的启示。

《金刚经》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红楼梦》从头到尾都在讲这个道理,所有佛经也都在宣扬这个世界观。你看着幻影不觉得是泡影,你明知道终点是坟墓还是一路狂奔以为自己可以突破光速,那能怪谁呢?

以前我看到这些有钱人病急乱投医地求仙访道觉得可笑,笑话他们内心的空虚。如今我看他们终究没能逃过有建制的暴力系统的魔爪,又真切地为他们感到痛心。其实我不是为他们痛心,是为我们每个人,早晚的事,最终一样的结局。是为韭菜之一生。

之567

那天看到一句话:如今世界的所有分歧/斗争,无非是Dec 25与26之间的对立。懂的自然懂,这就叫三观。

秒懂,不敢多说话。

马克·吐温有句名言:

It's easier to fool people than to convince them that they have been fooled.

用一句市井语言注解这句名言就是——什么叫斯德哥尔摩心态?就是吃屎不忘拉屎人。

懂的自然懂。

我每次跟爸妈讨论起现在这个时代,他们总是表达不满,不满现在的贫富差异,不满现在人没有了单位管束,不满每周四下午不再组织ZZ学习,不满什么都有人作假,不满人失去了信仰,末了总说过去的时代好,过去某某不会让老百姓饿死。

他们如果不是我爸妈,我一定把吃屎和拉屎那句名言送给他们。

之568

今年没有装模作样写新年决心,所谓的New Year's Resolution,过了New Year就忘了,既不resolute,也不是solution,纯粹只是一个庆祝元旦佳节的礼节性意淫。

相比去年,今年我想认真做成几件事。都是小事,小到跟谁也不想说,因为别人听了要么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要么暗自鄙夷一下,嘴上还要装出理解万岁的样子,何必呢?所有想做的事都应该埋头努力去做,多努力,少说话。

石头有天很晚了突然发了条信息,问我去年过得怎么样,是不是又写了几本书。这颇令我不好意思,书却是在写的,只是去年下半年就基本荒废了,没有写出多少进度。第二本和第三本书正是我今年要完成的小事之一。至于写的内容是什么,我不想说,说了破功。

之569

有天早上我出了电梯走到办公室大门口,正准备刷门禁卡,身后两个女同事正好也到了,说“我帮你开门”,于是刷了她的卡。我顺手就拉了们进去了,当然顺手把玻璃门把手交到了身后的女同事手里。

她们口中说着“谢谢”的时候,我突然想到我本应该给她们拉门让她们先进去自己再进门的啊。怎么那么简单的女士优先习惯突然之间就忘了呢?

大概当时我正在手机上看一段围棋讲解,身边的世界在那段时间内是不太存在的,所有世俗和礼貌就都瞬间忘记了。

每天如果全身心投入自己的事情,就会觉得一天过得飞快。一边上班一边聊天的同事们大概是没有什么事情在做的,那是一种空洞然而幸福的状态,我大概学不来了。

追求太多,思维陷入黑洞的时间就很长,这种状态在别人看来,就是一个外星人,一堆沉默着不冒烟的火堆。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