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刻(103)

靖博 阅读:89 2021-01-07 10:56:14 评论:0

之570

本周在读"Life and Death in Shanghai“(《上海生死劫》),作者 Nien Cheng(郑念),原名姚念媛,是她1980年代赴美后用英语写的回忆录。我惊奇地发现这本书居然在大陆出版过中译本,而且今天的中国网络还能查询到。1988年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译者是上海作家程乃珊 / 潘佐君。

这至少说明了88年的大陆出版业还相当兹有。

尽管如此,中文译本肯定也删减了很多内容。根据英文原版来看,估计30%的内容没人敢翻译

作者的英文极好,书写得很抓人心。昨晚睡前读到66年文哥爆发时的一段,身上一冷,恍惚觉得文哥第二季如果爆发怎么办的恐慌。曾经的杞人忧天越来越不荒诞,很多恐怖论调逐次浮出水面,例如前不久看到有主流媒体上鼓吹up the mountain and down the countryside(shitty translation on purpose)的,令人震惊。

陈丹青说过一句话,大意是,这个民族是不是弱智?到现在还在争论文哥是不是好。这本来是个常识,像饭和屎一样好辨别,根本用不着辩论。

话说得很解气,但说了似乎也没用。

之571

听说女性癌症患者越来越多,据说诱发原因不是抽烟和空气污染,而是厨房的油烟。

这个说法不知真伪,但足够惊心。

难怪我爸妈碰上抽油烟机坏了宁可叫外卖也不做饭。那次我在家赶上一回还笑话他们过分小心了。

抽油烟机火力全开不知能否把所有有害气体都排走,还是不论怎么排怎么抽,有害的油烟都在,不离不弃?

我无法判断,但我猜以此为借口更加不开火做饭的年轻人会更多。

之572

之前不知道葡萄牙居然也有作家获过诺贝尔文学奖——若泽·萨拉马戈(José Saramago),1998年获奖。

这个葡语名字音译成“若泽”,而不是像西班牙语Jose一般译作的“何塞”(只有三毛把他的爱人Jose叫作“荷西”),大概是葡语和西语看似相同却大不同的区别吧。

简单了解了一下这个作家的情况,挺有意思。

1922年11月16日-2010年6月18日,代表作《修道院纪事》、《失明症漫记》、《复明症漫记》,是个无政府主义者,葡萄牙共产党党员。

此人有过一句名言:“如果还有一小时生命,我愿意用来换取一杯咖啡。”

咖啡的爱,堪比毒品。

之573

有个现象我一直不解——北韩的黑客技术好像特别厉害。

传说他们一直在默默地大规模挖矿,好绕开米国的全面封锁和制裁。几年前那个wannacry也有人猜测是他们搞出来的。

总之这个世外之国除了唱赞歌厉害,好像就是电脑黑客技术特别厉害了。

不光是他们,好像世界上黑客技术厉害的都是类似的国家,count it in your heart without thinking aloud.

只不过这几个国家中有一个曾经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被米国利用一个小小的U盘攻陷了其整个核基地。这件事在信息安全界是史书级的经典案例

我一直不解并好奇的不是他们的电脑技术,而是——那些有条件兹有上网的人,难道每天脑子里只想着钻研技术,而从来不会受到他们看到的信息的影响吗?

If yes,如何保证他们的思想不受到兹有世界的影响?

If no, how did they do it?

我于是只能怀疑那些鸡犬国家的黑客们大脑中早已被植入了特殊芯片被做成了完全木偶化的机器人。此事细思极恐。

之574

很多人日日吵着没时间,但时间一直在,只是他们一直在吵,顾不上感觉时间的存在。

很多人天天喊着无聊,但一刻不停地在聊天,他们一直喊,一直聊,然后觉得无聊,这是一件当今最无解的无聊。

很多人说日子太平淡没意思,但日子天天过着,风平浪静,他们又觉得风太平浪太静,没意思。How about 请上帝给你安排一场现实恐怖片?我看他们的小心脏接受不了。

很多人说等我有了钱,我要这样那样。但现在的你比十年前的你肯定有钱了很多,也没见你怎样。

有了时间去桂林还是有了钱去桂林?去桂林还是去昆明都很押韵,但不是重点。

重点是你还要怎样有时间,你还要怎样有钱?

有了钱你也是存着,有了时间你也是日日吵着没时间。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