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刻(105)

靖博 阅读:71 2021-01-19 17:03:12 评论:0

之580

周六去福州,早上出门晚了,险些误了火车。催促着的士司机一路狂奔,终于赶在开车前十五分钟到了。

火车站仍然没有任何防疫检查,什么码都不看,但进候车室安检很严,X光机居然有人认真在看,查出我们行李中有把小水果刀。

为什么水果刀不能带上火车?我始终不理解。八九十年代旧火车时期人们在火车上削水果吃东西吹牛的场面再也没有了,如今哪里都如临大敌,好像突然多了很多敌人和仇家。带水果刀乘火车的危害与带水果刀在任何其他地方活动有什么区别?真的为安全的话,应该考虑全面禁止水果刀的生产,彻底消灭这种物品。

这趟高铁很满,旁边有人大声外放手机视频,有个很活跃的东北老太高谈阔论,一会儿分享自己在上海看房、摇号的经验,一会儿吹嘘自己儿子多优秀,有个家里有三套房的上海女孩倒追都不肯,一会儿又讲自己儿子留学时自己去美国的见闻,然后又评论川普和中美关系......

Mama Miya!中国老太要集体成精了,还是快组织忠字舞样板戏让她们有点儿正事儿干吧。

之581

配岳父去福州老宅寻根,昔日的大院早已不见踪迹,到处在建设。中国的城市日益相似了,一样的商场,一样的景点,一样的纪念品,一样的灰尘和雾霾。只看路牌不看沿街单位的铭牌根本判断不出到了哪个城市。

所有翻新的景点都一个路数,在旧址上盖起新楼,挂上老字号的牌匾做现代派的生意。中国哪里还有什么老字号?字号是老的,内容早已面目全非。当年不是破四旧吗?如今又到处把四旧翻出来打主意,能不能有点儿创意弄出点新气象?

从福州到宁波,胖鹿说宁波好像停滞了很多年。街道的确没有太大变化,城市建设好像跟错了节奏,与二十年前差别不大。

我却不觉得遗憾,所谓城市建设,如果只等同于拆迁+建新城,其实不叫建设,只是摊大饼。如今人们评判一个城市的标准已经单一到了看路上有没有垃圾和纸片,只要一尘不染就是好。难不成大家都看不见无处不在的保安和保洁员吗?这么多人守着,看着,整理着,像一个第一次进城的乡下人,一会儿检查一遍衣服和头发,生怕乱了丝毫惹人笑话。

这样的城市,不再有性格和文化。只有一片拘谨的整齐,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

之582

二十几岁大概是最容易发展友情的,这一辈子最令我安心的友情都是那个年龄段留下来的。重见老友,发觉大家各有苦衷,生活并不阳光明媚。大家也看出我最近能量级有点低,凭空显出同是天涯沦落人的落寞来,其实明明都还不错。

我最近的情绪低落大概是与饮食结构大调整有关的,痛风影响了正常的营养吸收,加上对工作的诸多不满意,于是就表现为胖鹿说的“像失了魂”一样的走神。

我痛恨这种状态,心里愈发有些焦急。

二十多岁交的朋友分开了二十年,重聚首仍然觉得暖心。好希望他们都顺心顺意,好希望大家能常常见面。

之583

我问他:你快了吗?

他说:......我很快乐啊。

我:高德地图显示你还有五百米,怎么五分钟过去了你还是五百米?你到哪儿了?再不来我就取消订单了。

现在的专车司机真逗,我管你快乐不快乐啊?

之584

台湾时发现那边人还把 hotel 叫作饭店或旅馆,没人叫“酒店”。如果你跟一个台湾人说在什么什么酒店碰头,他可能会说“我不喝酒哦”。

我们这边也很好玩,夜晚睡觉的地方叫“酒店”,明明是喝酒的地方,却叫“夜店”。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