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刻(106)

靖博 阅读:89 2021-01-21 11:46:49 评论:0

之585

在《读者》上读到一个为给孩子治病在街头卖画的父亲的故事。画是小孩的作品,小孩得了绝症,父亲辞了工作全力陪护照料住院的孩子。

想起经常在街头看到的卖唱者,很多也说是为母治病卖唱。只是现在这个时代人们的善良已经被迫麻木了,骗子太多,虚假太多,谎言太多,从上到下,已成朽木。我们不敢轻信任何感人的话,连停下脚步仔细读完卖唱者面前的哀告文字都不敢。不是不敢,是心里早已判定了一定是骗子。

很多年前,我曾信奉“只要他们中有一个是真的,哪怕我被骗了99次也值了。我被骗的无非是一块硬币,但也许就帮助了那个真的。”

如今我也麻木了,像一个标准的中国中年男人,对一切都漠不关心,都敬而远之,都高度警惕,都百般戒备,都失明了。

之586

去年接连去了几次医院,每次回来都写些感想。但感想有什么用呢?减少不了患病的人,提高不了沦丧的尊严。医院里不适合谈尊严,我想之所以那里没有尊严,根源在于资源的不平等。种种医院即景合在一起展现的是一种医院困境,医院困境的源头在于资源分配的失衡,就像被迫让路给军用飞机的民航空域,所以中国的航班永远延误。

医院困境怎么破?其实最简单——取消一切不平等的“干部待遇”,疾病面前人人平等,迎刃而解。

就像同理的食品困境,人人都担忧食品安全,不信任国产食品,根源也在于食品供应的不平等。怎么破?——取消食品特供制度,你看吧,一个月全面改观。

衙门老爷跟平头百姓吃一样的东西,你看老爷们关注不关注食品安全?

之587

我的那个最近突发急病的朋友的老婆跟我讲了一件他抢救期间发生的一件事,愈发增加了他“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传奇色彩。

他被送进ICU的时候,胸部血管已爆裂,开胸手术急需大量输血。他是A型血,血库没那么多储备。正在生死攸关命悬一线的时刻,隔壁手术台上的一个重病病人抢救无效,死了。恰好那人也是A型血,于是原本给他预备的血就输进了我这位朋友体内,他这才被救了过来。

太惊险了,像悬念小说的桥段。

原来我们每个人到生命的最后关头,需要的不仅是空气、水,更重要的是跟我们匹配的一袋救命的血。人体之脆弱与虚无啊,令人心惊。

之588

公司pantry一个女同事问旁边的人怎么用微波炉,有人就教她。我在一旁看了也觉得有点可笑。可笑的不是她不会用微波炉,其实我也不会用,我家没有微波炉。

可笑的是她学会了基本使用方法后悠悠地说了句:我在家从不进厨房的,都是我爸妈在搞。

她不会用微波炉不是嫌微波炉不健康不是家里没有,只是在家不用自己做饭,厨房是爸妈的领土而已。

我越来越发现现在很多人,尤其职场中的中年女人,特别喜欢突出自己在家不用做饭这件事。意思并不是自己会不会做饭(大多数情况是不会),而是为了突出一句潜台词——我在家是不用做饭的,要么有父母操持,要么是老公负责,所以你看我多优越。

就是这种隐秘的心态,心机很深的 modest bragging.

之589

这波“行情”又起来了,上百种退烧药停售,两家医院停诊。新闻上仍然只是语焉不详的“发现情况可疑者”,任由百姓继续猜谜。很多人心惶惶其实就是从这种暧昧的态度滋生的。

全球同此凉热,如今的世界,谁也不能独善其身,不论你在反应链条的哪一环。

很多事藏是藏不住的,于是需要费劲地编,编不好了又会搬起别人的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很多事情就像石头和脚的关系,谁的石头不重要,重要的是石头砸在谁的脚上可没准儿,砸谁谁疼。

因此这年头处理任何突发状况时考验的不仅是应变,还有心机,需要编剧、导演、摄影摄像、灯光、造型、化妆师和群演,公映前投重金宣传,雇水军造势,最终上线后保证是一个成功的投资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