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刻(108)

靖博 阅读:113 2021-02-02 12:23:37 评论:0

595

渡边淳一把男人比作鲑鱼,就是人们通常认为的三文鱼。青壮年时期的鲑鱼游历江海,但最后都会回到自己生长的河流。这种习性很像年轻时的男子,发生争吵时就喜欢一气之下摔门而出。

渡边又把女人比作鳟鱼,一旦游到大海就不再回头。这种性情像吵架中的女人,女人不轻易离家出走,但一旦过了那个极限,她就再也不回来了。

这段话其实有点浪漫化了,把男女的不同性情强行比拟为两种相似然而又不同的鱼类,有点不准确。

鲑鱼一般生活在海中,但习惯去淡水中产卵。鳟鱼一般生活在淡水中,常被人当作淡水三文鱼。

这两种鱼之间不知有什么生物上的亲缘关系,反正大多数人也搞不清楚到底谁才是三文鱼,但也许男人和女人之间就是这种不能完全说清楚的关系吧。

不论大海还是江河,不论咸水还是淡水,我想无非还是庄子说的对——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596

休了一天假,连上周末,却好像多出了很长一大截时间沾了很大便宜似的。

傍晚跟胖鹿去了迪士尼小镇上的那家Cheese Factory,全上海仅有一家店。很好吃,很道地的美国味道和气氛,外面小雨沥沥,里面格外暖和。

好久没敢防开肚子大吃了,昨晚像搭错了神经,心里暗叹一声不过了,一口气吃了一个半美国分量的鸡肉三明治。吃完当然后悔,一如既往地满腹流油加满腹懊悔,但吃东西这件事总是这样不能两全。满足了皮囊,就得委屈理智,如人生各种事情一样不得两全。

吃就吃了吧,反正也吐不出来,反正也开心了。

597

到底有多少钱才算财务自由

这个问题一直没有仔细研究过,总觉得我们离那个自由还有很远。

昨晚吃饭时简单推算了一番,发觉也许并没那么遥不可及。

所谓的财务自由,首要的一点先要看你想要什么样的自由。先界定好了自由的边界才能计算和规划。

所谓的财务自由,起码要能保证你不用再每天出去做工而仍能保持当下的生活水准不下降。当然跟你的收入金额有关,但也取决于你所在的地区消费程度,更重要的是你的欲望和需求。

人的欲望和需求都是在逐渐下降的,除非你很倔强非要争取当上世界首富。

今年的125日是值得我们家庭纪念的一个重大日子,胖鹿精心打理了大半年的事终于成功了第一步,距离我们的阳光生活近了一大截。

我想我们渴望得到的自由里面除了财务自由,更重要的是身体(健康)的自由和心灵的自由。

忍不住畅想有一天我和胖鹿可以自由地在我们喜爱的国家和城市享受日不落的阳光,游走在我们喜欢的所有地方。也许胖鹿可以去读PHD,我也可以去研究我们的文学历史

那样的自由,似乎并不是财务自由那么简单。

598

早上在 pantry 咖啡,在一个女同事后面等着。

做一杯cuppuccino 的话,咖啡机先出12秒奶泡,然后研磨咖啡豆,然后出咖啡,默认容量是80ml,做满一大杯的话需要调节咖啡量。

这位女同事等待咖啡的时候显得很焦急,一手烦躁地摆弄着手机,看样子其实什么信息也没看进去,一手快速旋转着咖啡机上的咖啡旋钮要跳到250ml,咖啡注满杯子后,她甚至等不及咖啡机停止后最后的那几滴咖啡滴完就端着杯子匆忙地走了。

我顺手拿了张餐巾纸擦了一下滴落到桌面的几滴咖啡,为她这慌忙的早晨感到遗憾。

人们真的忙到连多等两滴咖啡落下的时间都没了吗?

还是不愿为这种小事多等待一秒钟?

也可能咖啡这东西越喝越没耐心吧。

599

有部美国老电影《飞越疯人院》,这么多年里看过很多次,但一次也没看完过。一方面是片子太老,片源质量不好,另一方面是我每次看这个电影,总会产生可怕的幻想。

假如一个正常人因为触犯了某种权威或威权,被作为疯子强行送进疯人院,他该如何证明自己不是疯子呢?

起初也许他发疯地抗议、辩解,试图证明自己不是疯子,是搞错了,或被冤枉了。但他每天这样的抵触行为更容易被威权定义为疯子的行为。时间长了,所有人都会认为他是真的疯子,最后他自己也会被真的逼疯。

假如是你,你会怎么做?

你能证明你不是疯子吗?

就像你能证明你出生过吗?

在一个不能发声,发声也没人听见的环境里,除了变成疯子,别无他法。

早上看新闻,缅甸又发生了政变,昂山素季又被军方控制了,历史又一次重演了,缅甸再次陷入了一个疯人院。

我不是为昂山辩护,从她变成新的暴君后我就开始反感她了,但一个暴君被另一个暴君取代,结果无非是另一个暴君开始防止其他暴君的出现,这样的历史我们读了两千年了。

在一个疯子的国度,人人都是疯子,作疯子最快乐,最简单,最安全,如果你忘记你不是疯子这件事的话。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