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奠仪

靖博 阅读:115 2021-02-04 14:18:44 评论:0
早上出发晚了,到殡仪馆大门转弯时压了实线,不知会不会被拍到罚款扣分。

忐忑地百般不爽。

公司人事总监拍副总的马屁,建议大家“自愿”参加副总的刚去世的岳父的追悼会。

副总的岳父,还不是亲岳父,是副总的岳母晚年续嫁的一个老头。别说我们了,我估计副总的岳母都不一定很认识他。两个老人刚结婚一年不到,老头就走了。

殡仪馆和医院从不缺人流,人流不断熙熙攘攘的那个人流。生意不断,完美体现着人类生生不息往复循环的恒远。

停车,上楼,这个厅好眼熟,上次来参加谁的追悼会就是这个厅。

来宾都进场了,我蹑手蹑脚不好意思地把事先准备好的奠仪信封递给负责接待的家属方的人,签了名字,跟参加婚礼一样的流程。

上海流行的奠仪是人民币501元,突出那个一块钱的单数意义,至于为什么是501而不是301701,或901,甚至1001,不得而知。不过我猜301太少拿不出手,9011001有点多了。但701的谐音似乎更凄凉一些,而且价格适中,为什么是501而不是701?想不明白,但预计再过几年水还会涨船还会高的,就像给结婚新人的礼金和给小孩的压岁钱。

一切礼金的数字都在膨胀,所有礼仪的真诚都在贬值。

奠仪是台湾的说法,我觉得文雅就学会了。大陆文明一点的说法叫帛金,我的同事们连帛金都不会说,就叫丧葬金。

无所谓。都是钱,都装在信封里,背面都写着钱的出处,给了钱都签个名,仿佛钱来了才算真的告别。

追悼会司仪很专业,专业的嗓音、音调、语速、神情,听得出看得出受过良好的训练,经过了千锤百炼的实践——实践是锻炼追悼会司仪的唯一标准。

来宾大概有六十多人,挤得满满的。我在最后一排角落处勉强站好,聆听往生者生前好友和上级领导们的追思。

追悼会是了解一个人生平最好的地方,高度浓缩,高度概括,高度赞扬,追悼会上无坏人。

这老头挺厉害的,年轻时插队落户自强不息返城落户自考大学白手起家独自打拼终于在大上海扎根立足颇做了一番事业。

两个追思发言人讲完了,厅里一片低低的哭声,我鼻子也一酸。即便不认识他,听了他的一生也觉得人生真虚无,一辈子几句话就过去了。

四周看了看,没找到其他同事。

司仪指令来宾一排排上前献花、瞻仰遗容、向家属致哀。

老爷子很安详,西装、领带、皮鞋,整整齐齐。

虽然不认识他,在看见他遗容的那一刻,我也忍不住流了眼泪。

一个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找到来时的路?

一个人要经过多少事,才能如此释然地放下所有事?

安息吧,老先生。我是因我公司人事总监拍你女婿马屁才偶然听到您的生平故事的,向您坎坷而坚强的一生致敬。

家属早哭成了一片,瘫软地互相搀扶着,空洞无力地与来宾一一握手。

“节哀”,我对老先生的遗孀说,然后再也想不出还能说什么。

老太太我也不认识,我总不能说阿姨您好,我是因为您女婿公司的人事总监拍你女婿马屁才来的,那样显得不真诚。

下一个步骤是追悼会现场最揪心的一幕——钉棺材盖。

家属的哭声再也压抑不住了,司仪高声指挥和警告着家属——眼泪不要掉进棺材、把元宝纸钱均衡放好、手不要拉棺材。

我看不下去,从来都看不下去这一幕。

出了门,突然看见隔壁厅里鱼贯而出的同事们……

我去错了厅,奠仪给错了人。

不过算了,那个老先生也挺不容易的。

我不认识他,但也不认识人事总监拍马屁的副总的岳父。

希望两位往生者都安息,再也不用操心人世间的这些事了。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