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刻(117)

靖博 阅读:163 2021-04-27 15:59:29 评论:1

之640

我时常会感到一种心虚和不安,尤其在感到幸福的时刻。类似心理学上说的 imposter syndrome(骗子综合征),是种病态,我知道,但在这片纷扰的世事里面总会觉得自己 don't deserve it. 

总会闪现往事不堪回首的念头,心头一阵酸楚。总想假设一些年轻时的场景,假如当初不那样做,是否会有更好的今天?

大概很多人都有过类似的恍惚吧。

鹿的一个老下属那天问她当初为什么会选择我,as if she'd teamed up with a bank robber,胖鹿说和我在一起觉得安心,有踏实的安全感。

我对胖鹿也是这样的感觉,安心,踏实。她给我的安心远大于我给她的吧,就好像她先给我的安心使我终于得以安心然后我才能表现得让她安心。

那天上网课,教授问 relationship里面什么感觉最重要,我给的答案就是安心,totally relaxed out of trust. 

但我仍会在深夜里空瞪着眼望向茫然的虚空,问自己——do you deserve all this? 

胖鹿在身边已经入睡了,我放下kindle, 对自己说,deserve it or not, you must value it. If you value it, at least you will deserve the effort. 

之641

昨天读 Fredrik Backman的小说“Britt-Marie Was Here",读到两句话:

It's difficult to know when love blooms; suddenly one day you wake up and it's in full flower. 

It works the same way when it wilts - one day it is just too late. 

一生就是如此,你不知道什么事什么时候来,什么事意味着什么,来了就来了,没了就没了,就像夏花的灿烂,忽如一夜花枝招展,又倏地一声,转眼即是深秋。

It's as difficult to know when love and life withers; suddenly one day you wake up only to find everything has changed - the night is gone, the morning is not young. 这句是我受触动后胡诌的。

之642

早上习惯喝两大杯咖啡,一边写下当天to-do list上的三件事,通常第一杯cuppuccino,第二杯latte,公司咖啡机做出来其实区别不大,就像喝茶的第一泡和第二泡。

一个半小时后习惯上厕所,my shitting moment falls around 1030 every day, give or take. 

一个楼层一个洗手间,里面有三个小便池,两个座便器隔间。上午十点半经常客满,遇见不只一次了。

于是走去楼下,客满。

再下一层楼,也满。

这我就不满意了,下面是今天的英文瞬刻:

10am must be the high time for bowel movement. 

Don't those people have emails to reply, meetings to attend?

Don't they have better things to do?

I grumbled after seeing all the toilet compartments on 3 floors were locked with indicators showing they were not available -- "occupied".

Occupied...

WTF! As if shitting had become a heroic act. 

之643

中国人第一次去日本大都有过震撼时刻,我第一次去的是福冈,被罗森便利店的一个方便面碗面震撼了,从此知道了之前吃的所有方便面只能把”方“和”面“两个字去掉。

几乎每个中国人第一次去日本都会被日本的厕所震撼到——干净、整洁、香氛、贴心、舒适到无以伦比。

但很多中国人第一次在日本用厕所都会犯下同样的低级错误——大便完把擦完的便纸扔进垃圾桶里而不是扔进马桶冲掉。

这个做法是有历史的。中国直到90年代之前还没有实现每家每户都有自己的卫生间,那个年代的马桶冲水效果很差,加上很多中国人那时候还没有人人都用上正式的卫生纸,很多人还在用报纸,所以马桶常常被便纸堵塞。

于是很多国人从那时起养成了一个当时算作文明的习惯——擦完屁股后把便纸扔进马桶边的纸篓,而不是扔进马桶随大便冲走,因为十次中有五六次是冲不走的。

日本的厕所不存在这个问题,首先卫生纸材质吸水,其次马桶冲水力量大,除非某人的大便本身过度坚硬或现状奇特,否则不可能冲不下去。所以日本的厕所里最基本的一个常识是——便纸扔进马桶随便冲水,万万不可扔进垃圾桶里。

我不只一次在日本的厕所里看见管理人员特意加贴的中文提示——请把便纸扔进马桶,不要扔进垃圾桶。

这是个早年生活记忆和习惯问题,知道了原因就能改正。也没什么太不好意思的,除非你家的马桶现在还经常冲不走卫生纸,那你大概需要换个卫生纸牌子了。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
  • 热搜 发表于 3个月前 回复

    文章不错交个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