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刻(118)

靖博 阅读:88 2021-05-07 14:46:23 评论:0

之644

人一生中真正无忧无虑的日子是极其有限的,风平浪静的时光像露水一样短暂。身在其中时你不会觉得那种日子有多宝贵,反倒会时常觉得无聊。

然而人生中没有几样东西是靠得住的,诸如平安、健康快乐、幸福、好运、顺利、财富、成功,你不知道哪个方向吹过一阵风,继而引来大雨,你以为理所当然的一切转眼过云烟。

我们真正需要的东西其实很少,无非是一日三餐,体面的衣服,安全的家,一份稳定的收入,一个可靠的伴侣,其余的哪样不是奢求?

不渴望什么成功,只希望每个亲人都能继续平淡平静着。

*上面这段话写于5月7日,那时的感受更多的还只是茫然和惆怅。在父亲病房陪护一周后才真正懂得了上面这些话的意义。

之645

父亲手术的那天是我46岁生日。

一大早就赶到了病房,两个妹妹、妹夫都在了。爸斜躺在病床上,有些茫然地看着我们一圈人。忽然,他说了句:“今天是你哥哥的生日。”

话是对妹妹妹夫们说的,他却看了我一眼,旋即眼角有了泪水。

手术前病人的心情大概是最乱的,既有对死亡的恐惧,也有对手术结果的迷茫。爸的战友们来看他,跟他握手,给他打气。

临近中午时,护士来做手术前最后的检查和准备了。给爸插了导尿管,那个镜头太惊心,后来一想就觉得浑身疼。

麻醉师来了,叫一个家属去楼上推一张手术床下来,妹夫去了。我给爸脱衣服,全身脱光,换上手术服。我对爸笑了笑,说爸,别紧张,一会儿一打麻药,睡一觉起来就好了。

爸说没事,我不紧张,说完去擦泪。我猜他很想跟我说声生日快乐

爸自己双手撑着床挪到了手术床上,我和妹夫们推着车乘电梯送他去手术室。车子交到手术室门口,我们下楼等通知。

今天手术很多,五楼挤满了人。隔一会广播会喊病人的名字,叫病人家属去谈话窗口。麻醉签字、切片送检、主刀医生谈话,好几次。

整整一个下午,我们坐立不安地等待着。不时有从手术室出来直接送进ICU的病人,看得人心惊肉跳不知所措。

爸的手术终于结束了,很成功。我们接了人直接推回他病房。医院没有护工,术后需要至少三名男家属才能把完全麻醉的病人从手术床平移回他的病床上。

爸的眼睛半睁半闭着,还在麻药的劲儿里。

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在病房通宵陪夜,眼睛一秒钟都不敢眨,盯着输液管,盯着父亲的眼睛,盯着床头的生命体征检测仪,盯着窗外漆黑的夜......

之646

鹿来了。

我在医院走廊里看见那一头她的身影的一瞬间,特别想哭。

爸第二天醒过来了,各项体征正常,恢复得不错。妹夫们连续几天来病房跟我一起陪夜,或白天轮流替换我让我回家洗澡休息几个小时。但接连几天,我好像没跟任何人说过一句关于自己的话。能跟谁说呢?能说什么呢?

胖鹿来了,我抱着她,好像抱紧一团阳光

胖鹿这次来,无意间震撼了我姨,让她想到自己那不懂事的儿媳,慨叹不已。

胖鹿的一句话,将被我妈和我姨在未来的很多年中百般重复并传颂——胖鹿说“我来就是来干活的,不是玩的。”然后卷起袖子就给我爸做饭,送饭到病房来。当晚又买好了次日的菜,次日清晨又做好了爸的午饭送来,然后匆匆赶火车回上海去上班。短短两天不到,她给爸妈买好了家里用的,术后吃的营养品,一阵风样地,春风。

中年夫妻,还有什么比得上这样的陪伴和支持?

之647

德国同事开会之前,我想好了怎么说。临时取消了一连串出差和会议,得给同事们一个交代。

她说 I hope everything is well with you. 

我才说了句 sorry. My father has got cancer 就忍不住了,眼泪夺眶而出。

德国同事很体贴,要为爸每天祷告,分享了她父亲几年前病重时的心情。嘱我多陪伴父亲,尽好儿子的责任。

之648

早上去体检,满腹狐疑,百般犹豫。

从来也没这么怕过体检,生怕一不小心查出点什么问题。

体检中心人很少,态度和设施都很好。我直接拒绝了胸片,既然筛查不出肺癌早期,何必白遭一次辐射呢?照例又拒绝了肛指,医生也巴不得,他也不在乎多插少插一个屁眼儿。我说痔疮得过,但都是外痔,一长我就用马应龙,三天就消了,不严重。医师说那很好啊。

这样的体检多轻松,大家各怀心事,反正谁都知道只是个过场。

但人这副皮囊实在不争气啊,从头到脚,从里到外,哪儿都不让人省心,哪儿都能不知什么时候悄悄给你长出个你不想要的东西来,不能想,一想就丧气。

我平时担心的什么脂肪肝啊、痛风脚啊、不能吃海鲜不能喝啤酒啊、静脉曲张啊、偶尔失眠啊、减肥减脂不成功给啊什么的,都算什么啊?

只求好好活着吧,活到哪儿算哪儿。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