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刻(119)

靖博 阅读:75 2021-06-02 21:52:39 评论:0

之649

我走出昆明机场的一瞬间,贪婪地深吸了两口气,像某种报复。

昆明是国内少有的适合大口吸气的地方,尽管不敢放心地晒太阳,特别适合胸闷或情绪低落的人过来住两三天,什么都不用做,哪里都不用去,就躺着,坐着,歇着,就算一场身心疗养了。

第二天傍晚我去滇池海埂大坝散步,不是海鸥的季节,水面有些单调,游客也不多,这样走着走着很容易忘记时间和距离。

不大的观景台上有两个歌手,两人不是一伙的,分占一角,各唱各的。我比较喜欢声音嘶哑的那个歌手,翘着二郎腿,随意地拨弄着吉他,唱一两首给自己点上一根烟,吸烟时不唱,清弹梁祝。年轻的流浪歌手就该这么洒脱和不规矩,我喜欢,果断打赏。

之650

鹿公司十年了,昨天(6月1号)是她的10-year anniversary. 

先不说人一辈子有几个十年吧,人一辈子谁能在一个十年里碰见一个最好的人呢?所以说上帝最大,他老人家安排发生的事一定是最好的。

十年前,胖鹿刚来我们公司时,头两个多星期她都没见过我的面,尽管我的办公室跟她的就是隔壁。那时我出差多,长年不着家。

有些事只靠人的智力水平是计划不来的,有些人仅凭自己的屎运是等不到的。还得靠上帝他老人家,He最大。

我没在任何一个公司待到过十年,在来上海之前,甚至也没在哪个地方生活超过十年。

这一辈子,有过几个十年了?还有几个?

之651

昨晚睡前跟着 keep 做了一组睡前放松瑜伽,零起点的那种,很初级。昨晚一组动作共14分钟,身心愉悦,的确拉伸得很放松,有助睡眠

今早六点多起床,去滇池边跑了步,又贪婪地深吸了很多口气,像某种贪污。

来昆明时碰见一个女的士司机,很健谈,说很热爱开车,很热爱现在的生活,觉得一切都是正正好的那么好。

这样的人和态度我只在少数几个城市见过,北京和上海我就从来没遇见过一个说这种话的人,更别提的士司机了。

北京的的士司机越来越不爱跟客人聊天了,今天碰见的这位大哥(其实他肯定比我年龄小),一脸愁苦像昨晚没睡觉又在麻将桌上输了不少钱那种,碰见高速上堵车就拿出手机来看。我观察到了两次后实在忍不住了,说了他两句希望他不要在高速公路开车时看手机,对我们俩都不安全

他没言语,表示那种听见了我说的话但就当我放屁那种拽和不满意。问题是不满意的应该是我啊。

在这一点上,北京的士司机就永远比不上上海差头司机,差距太大了。千言万语此时不想写。

不是有人早说过嘛,中国从南到北,人的服务意识直线下降。服务最好的在香港、广东,最差的在关外三个省。你琢磨吧。不过现在关外那三个省很多人都跑去了三亚,所以以后这个从南到北的服务质量曲线理论大概也要修正一下了。不过他们去了三亚也不会因为天儿热而提高服务意识啊,服务意识茛气温有啥关系?

之652

儿童节,全国人民晴天霹雳一般地集体迎来这么大一个好消息——ZF决定允许人们生三胎了!

这么多年我一直坚持不在上海买别墅,是因为限购吗?这么多年我一直忍着不买阿斯顿马丁跑车,是因为4S店太少了吗?

之653

旅途中最烦碰见以下几类人:

(1)老人旅游团 —— 集国人所有不光彩行为于一身的奇葩群体,罄竹难书。

(2)共舞猿团 —— 到哪儿都放不下单位里那套媚上欺下的等级嘴脸,跟上级点头哈腰,恨不得上厕所都能替领导代劳;转脸对下属瞬间板起面孔,秒杀川剧表演艺术家。言谈举止透出的那股自以为是和狭隘,加上潜意识里人多势众的某种优越感。旁观者只能侧目不语。

(3)老师群 —— 大学教师年轻化,小学教师老龄化,这两个趋势都很明显。夸夸其谈,大惊小怪,口无遮拦,大声喧哗,不知这师怎么个表法?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