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刻(122)

靖博 阅读:94 2021-06-22 13:53:06 评论:0

之664

昨晚参加了一个聚餐,相识近十年的一群老友断了很久的聚餐。

七八个人,无一人处于全健康状态,每个人都有这样那样的小毛病或大病初愈。这倒也是中年人相聚时的常态,只是忆起七八年前疯狂喝酒聚餐的日子来,忍不住觉得凄惶。

如今的中国中年人已日渐成为各种怪病、老年病、慢性病、疑难病甚至绝症的最大易感群体了,每个中年人都顶着一头过量的白发,揉着总也睡不够的疲劳的双眼,背还勉强没驼,大腹基本都翩翩地暴露着渐渐无力维持的自律。

谈话总是离不开健康,一群人凑在一起就只有回忆年轻时的酒量和熬夜的能耐。几句话就都进入养生经验交流了,叫人烦不胜烦。

我痛风,不喝酒,又新近戒了烟,彻底作了一回观众,得以全程见证别人每个阶段的醉态——当年的我每次也都那样啊。

每天注意锻炼健身的运动爱好者也躲不开各种怪病来袭,这就叫人愈发觉得虚无了,究竟要怎样才能守住一天天老去的那点可怜的健康呢?

之665

在淘宝买东西大多默认使用菜鸟物流送货,但菜鸟最大的问题在于总是不经我同意就放到菜鸟驿站让家人去自提。

自提本不算问题,几百米远,就在小区大门口,问题是家中老人行动不便时即使我注明了要求送货上门菜鸟仍然不跟我商量就送到菜鸟驿站。

我向菜鸟客服反映不满,菜鸟就通知驿站(通常是个人小店老板)——嘿,有人投诉你了,你给人家回个电话。像很多年前民间有人举报上级领导,很快举报信就转到了领导手中一样。

店主打我手机,十分不满我的投诉,语气濒临开战——你投诉我了?

我并未投诉店主,只是菜鸟客服跟我说驿站说寄件地址不清楚无法投递,我说放屁,每个包裹别人都能投递就他说地址不清楚?叫他打给我。

这是店主打我手机的背景。

北方是个毫无原则的人情社会,所谓的人情,不仅指熟人之间的那种心理纠缠,甚至广泛存在于毫无关系的陌生人,例如这个充当菜鸟驿站的小商店店主,他应该不认识我家人,但因为他在我家小区门口常年开着小卖部,就好像跟每个人都有了见面之情似的,于是算10%的熟人。

按照北方的社会人情规范,熟人之间是不兴投诉的,于是一个半熟不熟的人即便得罪了我做错了事,我也只能忍着或者自认倒霉,就像我与这个店主之间的关系。

假如我抱怨了他的服务不到位,他就可能气哼哼地把快递包裹扔到我爸妈家里,甚至从此在心里对他们结下某种怨恨。我不愿那种后果出现,于是我在上一次类似事件中选择了退让——我又撤销了送货上门的要求,默默地改回了投放驿站的选项,尽管我百般不喜欢菜鸟的这种自说自话的“服务”。

我也是第一次知道所谓菜鸟驿站并不只提供临时存储,还要做最后投递的,即所谓的 Last mile delivery. 

假使我知道店主不仅负责从快递公司手里接货,还要负责抽空送上门,我大概是不会向菜鸟客服反映不满的。

当时我的确不满,怎么办呢?

我的决定有了——从此不再使用菜鸟裹裹,淘宝购物我一律指定使用顺丰,运费贵我愿意,咱有钱,没必要跟菜鸟驿站浪费那么多时间和口舌。

之666

那天读一本英文书,作者提到她逐渐认识到如今不论在什么场合,有三个领域永远都不要碰,一碰就容易引发跟别人的争论,甚至谩骂,然后心生龃龉,朋友最终美的做。

这三个话题是:(1)政治(立场) (2)宗教(观点) (3)性(话题)

仔细想来,她总结得很对,我所在的这个环境也是这样,这三个话题不能碰,一碰就崩盘。

我于是刻意缩小了社交圈半径,拔高了谈话对象的选拔标准,最终找到了各方人等都能舒适接受的一些话题和环境,喝着茶,慢慢聊,挺自在。

有人在网络上只要一提到引发不同意见的话头,我第一时间就走开,因为如今真正有“意见”的人不多,所谓的“意见”基本只是“我认为......"然而后面却接不出什么认为的内容来。

随便一个人名,随便一件小事,放在如今的网上或群聊里,必然迅速分为两派,立即产生对立,不是为了辩论,只是为了不同意另一派,为了反对而反对,为了两分而两分。

挫气勒要洗!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