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行:会面及其他杂感

靖博 阅读:854 2013-09-20 21:49:35 评论:0

这几天会面了不少德国同事,与德国人会谈的感觉和与美国人不同。大概还是语言的缘故,再犀利再话痨的人一旦必须说非母语,气势和风格都会发生变化。昨天跟总部的一个律师座谈,超级俄罗斯大美女,以前在俄国开过自己的律所,后移民德国,现在刚学了六个月英语,因此她一路担心自己的英语不够好生怕我听不懂,其实她的英语已经非常好了。 

昨晚在科隆电影院(cinedom)前的广场旁吃巴西烤肉,价格和形式都与上海的几家巴西烤肉店相似,只是这家有巴西比基尼女郎现场跳草裙扭屁股舞。 科隆电影院每周四晚开始换新电影,并打折,但德国人不习惯看英文原版加德语字幕这种形式,因此在德国放的电影,尽管也是好莱坞片子居多,却只有德语配音版。德国同事谈及此事,都认为德国人太守旧,他们都觉得中国影院保留英语原声配以中文字幕的做法比较现代。 

说到这一点,德国人似乎对文化历史传统思想的差异很包容,跟德国人谈中国的现象和问题,好像更容易获得共鸣或反馈,有时候我会觉得德国人还没有香港人象外国人。 想起来法兰克福飞机上遇见的那个德国人,在机场取行李处临分别时,他长舒了一口气似的说:here things make sense. 这是我听过德国人表达对中国各种无奈最直接的一句话了。德国人通常没有美国人的那种大起大落的情绪语言波动,如他们的民族形象一样,敦实、憨厚、质朴、用全心与全力制作工具、汽车和目标200年屹立不倒的德国建筑物。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