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教仁的近日阅读

一天 阅读:1002 2013-03-26 00:05:06 评论:0

3月20日是宋教仁被刺杀的日子,这些年开始有不少人纪念这个民国政治家,也是一种进步,让人略有欣喜。

我们那个时代的历史书上也提到宋教仁,介绍不多,基本上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唯一记住他的就是他被刺杀了,刺杀他的人是袁世凯。我们的历史书就是灌输一种仇恨,从头到尾就是这样,宋的出现服务了这个功能,仇恨袁世凯。

袁世凯是个悲剧人物,历史走过了一百多年,倒是有很多过去的定论开始转变,不少学者认为刺杀宋教仁的并非袁,更有激进的人认为杀宋者乃是孙,这个在网上可以搜到很多相关的论述。

金满楼的论述比较的平实一些吧,我觉得读起来比较客观,他暗示刺杀宋的并非袁,但是也没有说是宋,而实际上是小人为了谄媚的过激行为,类似当年水门事件中尼克松的属下献媚而做的过激行为。

但是还要复杂一些。有几个地方其实是存疑的,一个,刺杀宋的时候,孙去日本考察铁路,而实际上两个人应该在上海会面。另外孙和宋一直不和,杀宋对谁的好处最大,很显然,对宋好处最大,对袁最不利。陈其美这个人也有暗杀的习惯,陶成章就是他的祭品。当年的革命当然暗杀如同家常便饭,清廷的那些官员如同袁世凯之流,倒有些老派官僚的政治手腕,比较讲究手段的策略性,不常涉猎暗杀。

上面的论述,有一部分参考了网络上的一些说法,同时关于和水门事件的比较,其实是出自于唐德刚的论述。唐德刚是我比较喜欢阅读的历史学家,可惜他的书在大陆看到的不多,有一本《袁氏当国》,我买了两个版本,但是我感觉是阉割版。我看过他的《晚晴七十年》,当然是盗版,错讹很多,一直想买正版,但是被禁了。

国内关于民国这一段的,还有一本入门讲义,张鸣的《重说中国近代史》,个人比较喜欢,是人大教授的讲义,据说选课的人挤满大礼堂,年年如此,后来整理出书,只说到近代史,后来某派出现就戛然而止了。

历史书看起来有意思,但是佳作不多,国外的作品呢,因为语言问题,又没有国内的风趣,用英文读中国历史,没有味道,我也读过一些英文国史作品,完全不是个味道。国内的写历史的,良莠不齐,按照传统观念写的,根本不值得一读,有启发的,基本上就挂了,所以只能语焉不详,或者浅尝则止。

历史这个东西最禁不得细看,一细看简直污浊不堪,所以任何一个人和体系想要带点高尚的色彩,让人崇拜跟随,势必要篡改历史,这个是必然。也可以反过来理解,一样成立。

我一直在试图找到一些比较好读的历史书,但是并不代表我喜欢有一些所谓揭露历史真相的书籍,比如《HTY是如何升起的》这一类书籍,我对于单独叙述政治类的书籍毫无兴趣,朋友从港台带回来的各种内幕书籍,我从来不看,文笔,思路,都很糟糕。

昨天定了一本书,茅海建的《天朝的崩溃》,不要担心,这个天朝是晚清。卓越上现在这本书已经没有货源了,价格要吵的很高,我在某宝上面发现了据说是正版,定了一本,应该明天可以到货。据说是很振聋发聩的,我曾经看过一个章节,描述鸦片战争的,比较震撼。

比如我们提到林则徐,一定说他是开眼看世界的第一人,但是其实这个并不是准确的,林本人对于西方的理解也很局限。另外鸦片战争的真实状况是否如同我们的历史书所说呢,这个按照之前我所说的,其实我们的历史教材并不注重历史本身,而是这个历史事件是否可以激发仇恨,如果不能激发仇恨,那么就可以改编使之可以激发仇恨。起码我们现在知道三元里,冯婉贞都是造出来的,用南京话说,不存在。

但是这个我们知道,我不敢说有多少人知道,恐怕一代又一代的孩子们还要经过如同我们一样的过程,被灌输,然后反灌输,经历从谎言走向事实,又走向苦恼虚无的过程,如同我们现在一样虚无。

知道真相本身没有太大的意义,就好比《楚门的世界》里面那个苦逼的楚门,知道真相的结果是无处可去。更何况,对于历史来说,有人说,事情一旦发生,就已经没有真相可言。

推荐金满楼关于民国的一些书,同时推荐张鸣关于民国的一些书,另外推荐我还没有看过的茅海建的书,再推荐雪珥一些关于民国晚清的书,如果没有时间读,那么读一读张鸣和雪珥的,尤其是后者。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