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风景》等几本书

一天 阅读:1008 2013-02-28 00:52:04 评论:0

读书是间歇性的,一阵阵如同发寒抽风,而且不可预料。总体来说我不是一个读书的人,对读书也没有深度的喜爱,甚至曾经作为装逼卖弄的手段。家里书倒是买了不少,整个一面墙的书柜上大大小小五颜六色的,都是书。每次走到书柜前,定睛看去,其实没几本是从头到尾看过的。比如家里有丰子恺的全集,有四书五经的精华版,有四大名著,有弥尔顿的英文集,有钱穆的大部头哲学思辨,有钱钟书的高文典籍,看过的着实不多,买起来总是享受花钱的感觉,其实和到超市买杂物一样,未必有用,就是喜欢花钱,大钱舍不得,小钱花花养心怡情。

     有的时候看那么多书就特别内疚,觉得做人不能如此浪费,暴殄天物。就看几本聊以宽慰,就是这种内疚感促使自己看了几本书。但是我看书又不记性,看过了就是看过了,没有自己的想法,所以很少做书评,看到别人写的那么深刻,细节都记得那么清楚,我就很纳闷,读书多累啊,要记那么多东西。我看熊培云的书,最不可思议的就是他一张嘴就是索尔仁尼琴说,或者亚当斯密说,又是昆德拉说,或者阿诺德说,我不知道是不是他会查找备注资料,还是写的时候就旁征博引,全靠记忆。我是谁说的都记不住,或者只能记一个梗概,最后都成了我自己说的,我自己说的又不那么精确,又不仔细,所以听起来就很怪。

     《小风景》是香港董桥的作品,读研究生的时候就闻大名,到处搜罗,找不到。后来才知道这书给朝廷禁了。我印象里面董桥是个很诗酒花月的散文作家,写的那些文字水性温柔的不得了,哪里有什么书值得禁呢。你看他的《旧时月色》,《今朝风日好》,但听书名都觉得浪漫满屋,绝无政治匪气或者桀骜不驯。我是董桥的粉丝,他的书几本是每出必买。但是后来就很少读了,读的最多的还是过去的那几本,比如《文字是肉做的》,等等。他的文字有人喜欢,有人厌恶,厌恶的觉得下笔太柔媚,有遗老风气,整页都是满当当的前朝旧事,如烟迷茫,尘烟烛泪,折扇花屏,深木广庭。

     后来朋友去香港,问我要带什么。我最不喜欢的事情,就是别人要出国,托人带东西,将心比心,人家游玩享乐,你还要给人家添堵。我从来不托人带什么玩意,奈何朋友坚决,说带吧,带个相机,香港相机便宜。我一看,相机那么贵咱买不起,你既然诚心决绝,那带点书吧。托她带了两本书《小风景》,《最后的贵族》。后者以前的名字叫《往事并不如烟》,也给禁了。其实两本书我现在看了,没什么大惊小怪,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东西都禁,这就是为政没有大气,不自信。要说国内的气候,其实也并非死水,要我说论到言论的开阔度,《小风景》比不上熊培云的《这个社会会好吗》。后者是司马近日送我的一本好书,读之欲罢不能,我觉得自己最幸运地就是,基本上每年都能有一本震撼的书,从林达的《近距离看美国》开始,到慕容,到吴念真,张鸣,雪耳等等,好书不绝,日子就有盼头,沉浸在每日的社会乱象之中,人就显得拖沓疲惫,虽然不常看书,但是偶尔看看,也活络思路,给我们挣扎在底层的小民一些指望,如笛卡尔说,我思,故我在。我终于也会引用名言了。

     《小风景》的好,内容暂且不谈,就论这装帧出版的质量,我一架的书,基本上无可比拟。不得不佩服牛津出版社的功底,那哪里是做出版啊,那是做文化,做工艺品。书脊背是布帘的,纸上是那种有点糙糙泛黄但是看起来干净整洁厚实的,排版是繁体竖行,自己清晰无比,里面每篇都配了彩图,都是董桥收藏的书画,册页,折扇,工笔,写意的都有,还有名家的插画,版画。这种书拿在手里是享受,我觉得一本好书不仅仅有内容,还要有一个品相。以前媒婆劝人都说,找个女人就行了,灯一关都一样。其实心底里大家都知道还是不一样的,书也是如此。我买书很注重品相,不好品相的书内容再好也几本不买,如果实在想读内容,就先买一本看了,然后再找品相好的买回来藏。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