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国》

admin 阅读:1064 2012-12-17 22:45:47 评论:0

自从买了ipad,就很少在机场书店买书了。机场里面设置书店是一个聪明的创意,因为能排遣人们因航班延误而不爽的方式不多。现在几乎所有机场书店里卖得最多的除了各种畅销书,还有写不断的铅笔,沾水写的毛笔临摹字帖,书店里的电视永远在播放国内那些“成功学家“和”企管专家“们的讲座,一个笑话接一个笑话,大多讲师是东北口音,不知是否东北格外盛产企业管理的理论家。

熊培云的《思想国》是两个月前在虹桥机场的书店买的,当时只是去买我喜欢的杂志(《博客天下》)的,旁边书架上整整齐齐地摆着一排这本书,塑料薄膜包得紧紧的,看封面不像那种骗钱的畅销书或励志书。封底有一段作者的话吸引了我:

”如果三月播种,九月将有收获,焦虑的人啊请你不要守着四月的土地哭泣。土地已经平整,种子已经发芽,剩下的事情交给时间来完成。“——熊培云

尽管不是的形式,我却觉得这句话就是一句美丽的诗。这个年代,还有几个作家能写出如此清新又启迪的诗?

我决定买下这本书。

等飞机的一个小时里我只看完了作者写的再版序。遇到美丽的文字,我总是看得很慢,有时忍不住返回来再读几遍,然后心里便会产生某种因自己不能而艳羡不已的奇痒。

作者在法国求学生活多年,深受法国思想家及文学家的影响。

来引用一段作者引用的托克维尔在《旧制度与大革命》中的话吧,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我无法在此叙述作者引用这段话之前的故事背景。

”革命的发生并非总因为人们的处境越来越坏。最经常的情况是,一向毫无怨言仿佛若无其事地忍受着最难以忍受的法律的人民,一旦法律的压力减轻,他们就将它猛力抛弃......人们耐心忍受着苦难,以为这是不可避免的,但一旦有人出主意想消除苦难时,它就变得无法忍受了。“

作者在这篇再版序言里回顾了法国大革命及后人的反思,用雨果对于革命的理想关照了中国历次改朝换代背后的那个永远走不出的怪圈,”于是人人自居于革命,而革命永远是‘尚未成功’,而一切兴利除弊的改革都搁起不做不办。于是革命便完全失掉用人功促进改革的原意了。“

法国和德国是拥有思想家、哲学家最多的两个国家,一个崇尚浪漫自由,一个凡事以规则律己,却在人类所有宏大的命题面前表现出了同样深邃的严肃。其中是个体对整体命运感受到的痛,被压迫着发出徒劳然而启蒙的呻吟。我不知道世界缘何是这样的安排,这其中正是我看到的最抽象的浪漫。

我看到第13页时第一次感到了某种激动,原因是很久很久没有中国作家如此深刻大胆并展示最大限度擦过禁区时的那种恣意。”所以帕斯卡说,人是会思考的芦苇,我们的全部尊严就在于思想。索尔仁尼琴说,对一个国家来说,拥有一个讲真话的作家就等于有了另外一个政府。“

......

但我们只能在片刻的快感里这般如履薄冰地释放,几秒钟的颤抖震撼不了“多数人的暴政”。

在线试读

熊培云《思想国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