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锣湾

靖博 阅读:1310 2012-12-14 22:50:02 评论:0

终于去了诚品香港店,在铜锣湾轩尼道500号希慎广场(Hysan Place)8、9、10三层楼。书的品种和数量惊人,很多台湾竖版书在大陆都没有出版过。日本作家的中文译本和英文书很多。店里还有咖啡馆和日本文具店。

从尖东出发时,原本是想打车去铜锣湾的。香港的出租车一般都规矩地停靠在划定的的士站。连续上了两辆的士,用广东话告诉司机我的目的地,他装孙子,再给他看我用繁体字事先写好的纸条,他依然装死,说不认识。我冷哼一声,下车步行去尖沙咀站乘地铁。香港司机这一行径的原因之一是嫌路太近,第二是听出我是大陆人。这是我最不喜欢香港的一点。上次从深圳走来香港,在落马洲打车去新界,司机也是不尽责,找各种理由不把我送到正确的目的地。丢奎老母!我以前的老板作香港皇家警察的时候曾专门负责抓这种不规范的出租车司机,可见这种现象由来已久。仅从这一点来讲,上海深圳、广州、厦门、青岛成都等地的出租车要比香港的士先进很多,至少只要乘客上了车,哪怕再不愿意,也不敢拒载。算了,不跟他们计较了。

香港的地铁很好,尤其惊人的是地铁站里的路面上都画了分流线,行人自觉靠左侧走,因此人流行进得非常快,上下班高峰期,却一点也不混乱。地铁与上海相仿,只是上下车时人们都非常自觉,毫不拥挤和争抢,尽管车厢里人也很多,但看上去井井有条。时而传来大陆同胞大声讲电话和一堆人大说大笑的聒噪。

从尖沙咀坐一站,金钟站下,换成港岛线过湾仔,第二站就是铜锣湾。从F2口出去就是希慎广场。票价港币11.5元。铜锣湾是大陆客传统的购物地点,因此那里路边和广场上照例有某功反对某党的标语横幅和照片等,但第一次在香港看到十字路口另一侧居然是香港某市民组织反对某功,要求某功滚出香港的反抗议标语。双方均以来港的大陆人为目标受众,各自喧嚣着不同的理念。这是我喜欢香港的一点,但总觉得中国人太喜欢窝里斗狠了,对真正的敌人却每每做出亲仇敌快的蠢事。在诚品还看到一本号称第一禁书的新书,书名好像叫《来生不作中国人》。我对政治的关注已荡然无存,因此什么也没买。只去了诚品,完成了一桩来香港的心愿。

从铜锣湾回来的地铁上我旁边一个老外拎着一个塑料袋,悉悉索索地吃了一路糖炒栗子,但没有人指责他。如果当时吃东西的是大陆人,只怕又是一场大战了。真的很无语。上次的事件我原本是理解香港人的,今天这个场面却让我无法否认香港人比大陆人更深重的某种奴性。我也没说话,因为在大陆的地铁里吃东西是不违法的事。想偷拍一张照片,想想还是算了。香港人反感和抵触的是大陆人,并不是吃不吃东西这件事。

香港的的士很贵,从机场打车到尖东,30分钟的路程要500多港币。在小酒吧随便吃点东西加瓶啤酒就将近300港币。去茶餐厅服务员听你说普通话就不爱搭理,也挺无趣的。这是我每次来香港都比去新加坡感觉更像外国的原因。在新加坡不论哪里,都可以说英文,如果看对方也是华人模样,尽可以问一句“可以讲华语吗?”,十有八九都能得到肯定的回答。接下来只要注意一下,尽量用台湾国语的腔调与对方说中文就可以了。对方若发觉你是大陆人(新加坡人称大陆中国人为PRC Chinese),也基本不会再热情友善了。

每次来香港,都百感交集。其实我何必操这个心呢。很多大陆年轻人来香港都喜欢说英文,但大多数在对方狐疑的眼神下都坚守不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将Chinglish换为普通话。来香港的话,还是提前学好广东话最方便。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