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

靖博 阅读:1017 2017-04-19 22:14:27 评论:0

深圳可真是久违了!算来已经两年多没来深圳了,四五年前几乎每个月都来。

深圳的夏天比上海来得更急躁,昨天到时,下午气温已近30度。所谓的南方,对北方人来说泛指长江以北。对江南人而言,指的是岭南地区。

十几年前第一次来深圳时,很深刻的一个印象是这个城市似乎看不到几个老年人,到处激荡着年轻的气息。类似的一个对城市的感觉是去年第一次去黑龙江的佳木斯,在那里住了两晚,感觉是大街小巷都是老年人,见不到多少二十多岁的人。

此次来深圳开会,请公司负责志愿者协会的组织者联系了一个自闭症患者的教导基地。之所以称为教导基地而不是学校,原因是这个慈善机构的主要功能是训练自闭症成年患者的生活自理能力,并培养他们的职业技能,为他们以后的就业和生活打基础。

慧灵是一家民间慈善机构,在多个一二线城市都有类似的基地。这里的工作人员很伟大,有些要与患者同吃同住日夜生活在一起,充当他们的爸爸妈妈的角色,训练他们日常衣食住行的基本能力。负责人说,最大的困难还不是资金,而是工作人员的招聘。不论给多高的工资,都很难招到人愿意来这里工作。

这些自闭症患者大多年龄在二十多岁,程度不等。有特别活泼的,也有自始至终低头看着自己的手不说话不参与活动的。老师很有耐心,需要了解每个人的特点和行为目的,目睹了老师教他们“放屁要举手”、“接受别人的礼物要谢谢”、“看到地上的垃圾要随手捡起来”等。有的患者不停地来回走,老师说他的目的只是要吸引大家对他的关注。这时候老师就会拿出手机放在他耳边,说“妈妈来电话了”,他就乖乖地跟“电话那头的妈妈”热切地说起话来了(其实并没有打电话)。

基地有个杨老师,湖北人,原本是当地师范学院的美术老师,后来到深圳加入了慧灵,教学员们用碎蛋壳制作漆画。这种已经失传的民间艺术需要极大的耐心和专注,而这恰是自闭症病人的强项。他们的内心和我们不一样,他们可以毫无顾忌心无杂念地说他们的语言,做他们理解的事。杨老师教我们和他们配对合作完成了十几幅漆画,当真是一门艺术。

感动于这些老师的善心和义举,我买了一幅最近义拍剩下的漆画。


标签:深圳公益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