捧着一盆花

靖博 阅读:978 2017-11-24 12:08:05 评论:0

早上捧着一盆花,其实是一小盆绿植(宜家买的小发财树),走在陆家嘴早高峰的晨光里,引来路人纷纷注目。

今天穿了一身绿色,不知是否和手里的那盆绿植达成了迷彩效果,或者隐身了?

等一个大路口绿灯时,很多人看我的绿植,顺便也抬眼望我,仿佛仍在迷惑此人作甚。那景象,简直好比情人节一个男子手捧一束玫瑰走在街头的鲜艳。然而我的绿植是比玫瑰高级的,昨晚在宜家我一眼看中了它的生机,就从芸芸众植中取了它,这又是怎样飘渺的缘分?

其实我办公桌左侧就是公共绿植,但我嫌那一丛蓬勃太俗,总觉得它们的使命更重在除去新装修后的气味,丝毫没有美和愉悦。

于是把我的小绿植并排放在茶叶罐的身旁,小书架上竟然早有了适合它的位置,一切浑然天成,我觉得这事仿佛一桩天定的姻缘。

每天中午是我享受办公室安静的时刻,很美好的一小时,有时候是一个半小时,取决于同事们当日的懒散程度。刚才还叽叽喳喳的办公室一秒钟就没了一丝声音,这种奇妙的体验如同突然中了彩票大奖或久病后的康复。赚到了!我每天中午都这样暗想一句。

今早再次早起,但比前两日晚了十几分钟。今天的晨光很美,有太阳,于是路上行人渐多。一个人慢慢散步,平日总不见清闲的小店还关着门,有种窥见别人秘密的小欣喜。遇见一只小,四周没有主人,我们对望一眼,它便跟了过来,我扭头看它,它就一歪头,可想同时是发出一声乖巧的嗯声,我再走,它就不远不近地跟着,一溜小跳跃的得瑟。可见它是野,没有一点矜持。

同事看了一眼我的发财树,说:“山药?”

标签:办公室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