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歪诗几首

靖博 阅读:610 2017-11-29 13:40:46 评论:0

无题之一

我渴望
有个人
哪怕只有一个人
哪怕只有片刻
能不再唠叨 和炫耀
各家餐厅饭店的
菜品优劣
不再高呼无脑的口号
不再空张着虚空的
嘴和眼
望向茫然的无边
我只希望
有个人
哪怕只有一个人
停下琐碎的念头
提及一些思想
谈到一点遥远
低下头
努力地卑微一刻
做出一个
人的样子


无题之二

有一天
树叶不再摇曳
纱窗外 是熟悉的天空
没有人再唠叨
也没人 从窗前走过

有一天
四下里突然变得安静
心中 不再有迫切
没有脚步声
也没人 在楼下唱歌

于是开始回忆
用力去想
想不出什么
就像这世界从未发生过

身旁一会儿多了个人
明天又少了一些
不知谁的影子
看不清什么动作

我们看着远处
茫然一片
你说 喏 那就是当年的你我


无题之三

谁喜欢在雨中奔跑
望着灯火
寻着脚下
夜里的
像个渔夫

暗夜没有彩虹
也不见晚霞
与夏虫语冰
却说 落木无边
生也有涯

谁会在路边等待
谁爱在山巅远望
大雨倾盆
落笔生花


无题之四

窗明几净
突然想跑步
家里暖橘色的墙
粉红的花
绿色的你

秋夜无雨
于是很幸福
莲花瓣的灯
攀缘而上的绿萝
你轻轻一指
就能照亮全城

尘嚣落下
即刻无声


无题之五(同事猝死之夜)

假如
上帝坐在产房
太平间站着撒旦
他们会不会笑?
他们在两头
我们在中间
称为人生
其实为什么不叫人死
意思都是那段路

我们学走路
学识字 学生活
一头呵护 一头是引诱
平地上挖坑 盖楼
有人掉下去 摔死
这过程好愚蠢
没人叫我们去盖楼

出生的那块布
露出婴儿的眼睛
其实它什么都看不懂
死时的那块布
从脚盖到头
其实他还没看够

家人或戚戚
他人亦已歌
人群散去
泪已干
不知刚才哭什么
说,这会儿车不好打


无题之六

如果移民
我就和胖鹿作农民
在天边的那个国家
放牛、牧羊,养一只

我每天都要喝茶
汉字、读中文书
在晨光里朗读
唐诗 宋词
在泪流满面里 想念
我爱的祖国

国在山河破
唯有泪千行

若不是向往自由
谁会离家出走?
若不是厌恶黑暗
谁会用黑色的眼睛
相看苍白的手?

那一去
也许就是永远
也许就是世代
那时
才是真的乡愁


无题之七

读了半辈子书
总想作陶渊明
郑板桥 或唐伯虎

想了那么多对策
不吵架的智慧
才是最大的习得

你一生气
我就扮虚弱
你就爬过来
像一头鹿 或拉布拉多

我拍拍你
你软软的
抱起草莓熊
说 乖儿子 啵


无题之八

江上起雾
看不见来船
唏嘘夏天的走远
仿佛一切都已过去

我决定原谅这世界
但不知原谅什么
就想试试原谅的感觉
那种高尚和优越

放了一上午
咖啡还热着
同事羡慕
我说,嗨,
我那天天自制咖啡的老婆

楼上不一定能看风景
风景不一定有观众
就像擦身而过的缘分
我只顾了回眸
就像雨后树上的白果
你说它古老
我只记得白果是奶奶的闺名


无题之九

如果喜欢花
就去作园丁
从早晨 到黄昏
只有花、水、土地、阳光
没有担心

花没有大脑
但也有心
它明白你的爱
知道你的深情

在厨房里枯萎
却又在客厅重生
谁知它是不是仙子
你是不是韦陀

缘起缘灭
花开花落
此事古难全
却也那么美


无题之十

医院出来
轻快得猛抽了一根烟
喷出一口放心
想起医生的一笑
觉得比范进还如愿
想想漫漫的一生
到最后 还不是一切医生说了算?

我觉得医院应该供神
供李时珍
供轩辕氏
供所有名医
或者霍去病

医院门口坐着一个老妇
死死攥着诊断书
干嚎着无声的哭
女儿扶着她
哭了声
妈......


无题之十一

昆明回来
给你带了鲜花
还有饼
昆明人给它们成了亲
昆明下的雨
莫非跟我回了上海
我忘了买些昆明的绿和蓝

标签:随笔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