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平《不吵架的智慧》

靖博 阅读:929 2017-12-06 16:50:36 评论:0

还真有这么一本书叫《不吵架的智慧》!

那天临走前的上午,跟母亲和姨妈聊天,才知道了前几年母亲长病期间发生了什么。说来怪心酸的。

前几年,母亲大概接连病了两三年,恰是我抑郁症最严重自顾不暇的几年间,我回去得少。母亲的神经官能紊乱综合症,现在知道了其实就是抑郁症,令她住了三四次医院,出院回来静养期间也基本终日卧床在家,十分束缚和痛苦,父亲自然担当了每日做饭的任务。据姨妈和母亲讲,那期间父母亲之间的吵嘴怄气甚至大吵也未停歇过。父亲这个人基本属于情商极低的一类,脏活累活都干得,唯独一张嘴絮絮叨叨冷言冷语不讨巧,为此他的一生受害匪浅。他四十多岁时事业的中落与此不无关系。我不用细究也可以想象父亲平日里是怎样气哼哼地做饭和对待母亲,加上母亲也一贯挑剔和对他怀着一生的不满,两人之间的龃龉一辈子也化解不开。这一点,若要我做法官的话,我会毫不犹豫地裁断父亲负60%的主责,母亲担负30%,余下的10%乃是生活诸多艰辛与不顺序压给两人的共同负担。

有一次,母亲的病刚有点起色,两人又吵将起来。母亲一气之下出门散心,回来后父亲依然不依不饶继续之前的嘴张,母亲气急之下抄起火筷子摔在地上(注:火筷子是过去北方烧煤球时厨房必备的用来夹煤球的铁钳子),结果火筷子把手处一个钩扎破了她的指头,血流如注。两人当即不吵了,连忙送了医院

接下来我与父母亲进行了一番长谈,重点批评了他们吵架热爱摔东西这种恶习。常年生活在这种坏境里,耳濡目染父母亲大吵大闹,每天因为一点小事或一个话头就开始一场旷日持久的大战,这个经历给了我心理破坏力极强的影响。前几年抑郁症期间,我也摔过几次东西。其实每次东西摔出去的一瞬间我心里是极大的后悔,几次在胖鹿委屈和略带恐惧的黯然中懊恼不已。感谢胖鹿始终没有放弃我......

想起梭罗在《瓦尔登湖》中说的那段话,大意是“我见过的长辈们,很少有人给过我高尚或积极的影响。他们自己兀自沦陷在各种生命的泥潭中不能自拔。”

吵了一辈子嘴的我的父母,没有给我任何建设性的影响,我曾经暗暗怨恨过他们给我的那个不完美的原生家庭。然而那天我跟他们长谈的主题却是“不吵架的智慧”。我第一次详细向他们讲述了我的抑郁症诊断、治疗和康复的全过程,讲到了胖鹿和我相处中让我看到的那种宽容和爱。我建议爸妈首先学会不随意打断对方的说话,即便听到对方的话不中意时,也学会在心里默念一句“嗯,你说的有一定道理。”然后提示自己深呼吸平静几秒钟,不要轻易把气话说出口。我举了几个我和胖鹿日常生活的例子,例如有时候我自作聪明跟胖鹿争论一个法律相关的问题,胖鹿会说“额,好吧,也许你是对的。”其实胖鹿是大律师,我对个屁。但这样一来,我立即便意识到了自己的张狂和尴尬,继之心里体会到自己说话时听话者的感受。

我又说到了我对基督教唯一的疑虑,即,如果我成为基督徒,我如何能保证我的行为不会disgrace Him,从而对身边观望我正待决定是否皈依的人以负面示范效应?

很多人信仰多年,却只能在每周做两个小时(sermon期间)的基督徒,走出教堂,继续他们的冷漠和刻薄。我说这样的信仰,如果不能do what Jesus is doing,又如何能尽到传福音的义务呢?

这些话爸妈真的听进去了,两人居然陷入思考,并真的理解并赞同了我的看法。

我答应他们下次回家继续谈谈不吵架的智慧,不料真有人已经写过这样一本书。我想读一遍,看是否值得买给爸妈读。

这长长的一生,说也久,却也短。有多少夫妻之间还有爱?有多少冷言冷语裹挟着各自的卑微和无奈?我无法改变两个快七十岁的老人,我最亲爱的人,却想帮他们彼此打开生锈了的心扉。看,你们有我这样的儿子,还有什么事值得争吵呢?


在线试读

蒋平《不吵架的智慧》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