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

靖博 阅读:967 2017-12-28 13:24:28 评论:0

记不得我是否以前写过这个题目了,因为经常会在生活的不知哪个时刻突然想到胡德夫。想起这个名字自然就会想到台湾台湾民歌和匆匆。《匆匆》是胡德夫的一个专辑中的一首歌。热爱台湾民歌的人不会不喜欢这首歌。

有时候我们真的太匆匆了,匆忙得连在饮水机前注满一杯水都等不得,驾车时因错失一个红灯而懊恼不已,吃饭时狼吞虎咽如同饿犬护食,夜深了却不想睡,宁可每人捧着手机四处无聊地闲逛。我们的心太乱太匆匆了,根本停不下来,更别说一刻的宁静。

我时刻提醒自己慢下来,答人话前慢下来,莫要呈一时之快伤害了听话人;手头工作骤然多起来时慢下来,想想SWOT的方法,免得无头苍蝇般语速则不达;工作邮件发出前慢下来,回头检查一遍错白字标点符号有无差池,语气有无负气的生硬或冰冷。其实停下这一拍,世界已不同。如日本哲学里说的那种“一期一会”的境界,你慢了一小拍,世界仍往前走去,周遭的一切早已是另一个时空世界了。

刚才办公室pantry咖啡机前见两个女同事同时去做咖啡,两人平日显然不熟,互相谦让了一下,又同时上前结果反而“撞车”,双方都误判了对方的谦让而做出了同样的反应。有时候走在路上与对面的来人也会如此,像中了魔一样,两人同时朝一遍让,再同步往另一侧让,结果形体尴尬。明明那么宽的路,却能发生两个人“螳臂档车”般的阻塞,你说我们是不是太匆匆了?

知乎上有人问大陆可有像胡德夫一样的音乐人?我答曰大陆无人有胡之情怀与境界。胡德夫是当之无愧的台湾民歌之父,我更把他当作一位人。胡年轻时毕业于国立台湾大学外文系,因此也写得一手好英文歌,只是他之所以是胡德夫,正是不愿多写多唱英文歌的情结

在这样一个阴雨的冬日午后,突然又想起胡德夫来,觉得有点怪异,但也是个小确幸的美好。

了解更多有关胡德夫和台湾民歌的一切,推荐阅读马世芳的《耳朵借我》系列书籍,亦可在喜马拉雅app收听《马世芳说》。

《匆匆》

初看春花红 转眼已成冬 匆匆匆匆
一年容易又到头 韶光逝去无影纵
人生本有尽 宇宙永无穷 匆匆匆匆
种树为后人乘凉 要学我们老祖宗
人生呵就像一条路 一会儿西一会儿东 匆匆匆匆
我们都是赶路人 珍惜光阴莫放松 匆匆匆匆
莫等到了尽头 枉叹此行成空
人生呵就像一条路 一会儿西一会儿东 匆匆匆匆
人生呵就像一条路 一会儿西一会儿东 匆匆匆匆 匆匆匆匆

参考链接
【请先登陆社交账号再留言,顺序错误会导致留言丢失。】
发表评论